第六十四章 计中计
醉嘞2019-02-18 11:144,973

  “报!刘备举兵十万与曹操一同攻击北海,邺城。南皮此时也已经被刘焉军团占据。”诸位将领很快齐聚会议室内,看着郭嘉提供的地图做了一个沙盘,在沙盘上研究来研究去。

  “是时候攻击北海了吧!”徐浩东见一干将领为数多大百十号人齐聚当场,看向郭嘉,问道。郭嘉点头赞成,“主公扬名立万当在今天。”

  “徐晃,廖化。”

  “属下在。”

  “你二人带领十万精兵攻打北海,务必在明早之前拿下。”

  “属下遵命。”

  徐浩东坐镇的下邳城内,只留下不到一万的士兵,其他的全部分批由徐晃带五万攻击北海,另外一批则是由廖化带兵攻打曹操的陈留。

  当会议室诸多将军退下之后,那个白皮辛穆旦仍旧未退去,他走到徐浩东身边单膝跪地,请命道:“大人,我愿助大人一并拿下诸城,还望大人准许,并在日后调兵助我父亲一统草原各部落。”

  原来,辛穆旦所在的辛格尔部落,目前因为发展势力过大,引起了草原第一大部落的窥觑。为了部落的生存,辛穆旦的父亲辛格尔让辛穆旦把众多的马匹卖掉换取些粮食准备被迁,在第二年来春时,好躲开草原第一大部落的攻击。

  原本身为部落第一勇士的辛穆旦就没想过要逃避,但对方人数是他的三倍之多,他实在没办法。如今,若是能得到徐浩东帮助的话,他不但不用逃避,相信日后是很有可能一统草原各个部落的。

  徐浩东得知之后,很豪爽的答应了,若是日后能一统草原的话,相信在一统华夏的时候。他可以从草原轻易调集数万的骑兵,到时候平原之战,谁还能抵挡?

  但他却是没有委派辛穆旦出城攻击,反而让他跟随在自己身边,看一场好戏。

  亥时,糜竺府衙,数百个孤魂战士犹如幽灵一般潜入府中,见人就杀,不到片刻时间,偌大个糜竺府邸已经变成了血池地狱一般,狼藉一片。

  “你,你们这是要干嘛?”当孤魂战士将血淋淋的尖刀架在糜竺脖子上时,他慌张了。

  “徐大人,让我等送大人一程。”言毕,泛着寒光的尖刀一拉,糜竺不可思议惊恐的捂着脖子,血如泉涌,喷溅而出。“主,主公都知道了?”

  孤魂带头人只是点了点头,转而带队跳出府邸,朝城内另外座府邸飞奔而去。虽然没有说话,但心里却喃喃道:“莫以为你将妹妹偷偷嫁给刘备的事情没人知道。”瞬间,千人犹如鬼魅一般,消失在街道尽处。

  同时,深藏在泰山之巅的曹操刘备大军也得到了消息。从山上向下看去,下邳城中火光四起。

  “该动手了。”曹操,刘备,孙策三人对视一眼,大手一挥,曹操的夏侯渊夏侯惇,以及刘备的张飞关羽,还有孙策麾下的黄盖,程普,韩当等人率众朝山下蜂拥而去。

  而留在原地伫立眺望远方的三人,此时却各怀鬼胎,想着如此巨大的城池将要如何得到手呢!孙策则看向刘备的眼光,有些恼火,到现在他们仍被刘备控制。

  “嗷呜——”

  当三家大军冲至泰山边缘地带时候,忽然听到四面八方传来狼嚎之声,但他们丝毫没有在意。依旧是举兵朝下邳城攻来,一个个眼中都充满了战意。

  忽而,成千数万只数不清的狼群,在一只幼小的银白色的残狼带领下蜂拥而来,直追大军。

  而此时,见下邳,小沛城中迸发出冲天大火时。刚刚占领了陈留,北海的廖化,徐晃两人隔着数百里之遥,看着火光相视一笑。留下万余人防守城墙之后,立刻着兵按照之前军师郭嘉所言,带兵潜入山中,埋伏起来。

  在徐浩东命人点燃空地上干柴时,其已经来到了城门之上,看着眼前二十万大军蜂拥而来。徐浩东看向身旁的郭嘉,释然一笑,好在上天赐给了他郭嘉,在几个月前,郭嘉的建议下,秘密的组织了一军孤魂,要不然今天说不定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小长城虽然固若金汤,但曹操刘备孙策岂是等闲之辈,他们三人早在徐浩东身边安插了眼线。目的就是为了从内突破,里外夹击。

  火光中,两个浑身上下笼罩在黑衣里面的壮士在一干将士目瞪口呆中跳上了城墙,来到徐浩东面前。

  “什么人?”周边将士瞬间围了过来,徐浩东挥了挥手,让军魂战士警备,道“自己人。”

  黑衣人脱下面罩,露出徐浩东熟悉的面孔,“少爷,城中三万内贼已经全部清理完毕。”

  “主公。”旁边一俊男也脱下面罩朝徐浩东鞠了一躬,抱着银色枪杆,矗立在一边没有说话。对于眼前这个早有耳闻的主公,在小铁的影响下他可是十分崇拜啊!两人一周前才刚出师,小铁便领着赵云直奔小沛城来。

  听闻部下前来禀报的徐浩东当从昏迷中惊醒,从床榻上跳了起来,惊呼:“娘的,小铁回来了,还带着赵云?可是赵子龙?”

  两人刚返回下邳,曹操等人从不知还有徐浩东部下还有小铁,赵云二人。为了掩人耳目,徐浩东便将两人安排在孤魂军中,让两人当孤魂的首领。

  “杀啊!”视线所及之处的小长城之上果然只有三三两两的少数士兵再防守而已,夏侯惇大吼一声,带着数万将士率先冲向城墙,自有部下扛着云梯架了过来。

  “走,下去看看徐浩东府邸可有什么好酒。”听到前线已经传来震天的喊杀声,曹操调侃一番,两腿一踢马肚子,率先朝山下跑来。刘备,孙策随后。

  “轰隆隆——”

  在数不清的大军摸到城墙十步之内时,城楼上,忽然出现一个壮硕的身影,他拿过架在城门鼓架子上的锤子,狠狠的敲打起鼓面来。鼓声中,数万名战士忽然从高大的城墙上冒了出来。鼓声一停,数千门的大炮齐齐轰了一炮,火光乍现,夹带着千万人的尸体朝后退去。

  硝烟弥漫,浓烟中,夹着刺鼻的焦肉味,伴着敌军受伤士兵的哀嚎,以及战马悲痛的嘶鸣声,在寂寥的大地上久久,回绝于耳。

  “有,有埋伏?”夏侯惇定睛一看,原本无人的小长城之上如今已经站满了人群。“不是说徐浩东只有十万精兵吗?”

  夏侯渊也是心下跳动不止。“情报上是说徐浩东只有不到十万的精兵,而且我们可是亲眼所见,徐晃带着五万精兵已经去北海郡了,另一边也传来消息说廖化也带了五万去陈留了,这,怎么可能?难道他们还在城内吗?”

  一想到这,两人脸色蜡白,不知道该不该进攻,但未收到退兵号角的士兵却仍旧不要命的向前狂冲。

  “轰隆隆——”

  炮声又起,震聋了士兵的耳朵,震碎了孙刘曹的心。

  “鸣鼓收兵,快鸣鼓收兵。”几个回合之下,三人麾下已经死伤了数万士兵,在这样下去,他们辛苦累积得将士们就要打光了。

  曹操脸色铁青,恼怒道:“前军便后军,快速朝北海郡撤退,如今之计,我们三人唯有集结在一起,才有逃命的机会。”两人点了点头,一块收兵朝北海郡退去。

  “哼!想走?”渤海的天空微微泛亮,徐浩东冷笑一声,命人吹响进攻的号角。顿时,典韦,辛穆旦,赵云,小铁四将带着十万人追击上去。

  关羽,张飞正处于颓败军队最后边,到现在两人还没搞清楚大哥为什么突然退兵,他们两人原先是预备绕到南城攻打的,前脚刚到南城,还没准备发动攻击,这边就传来鸣鼓收兵的声响。

  “那个黑B就是张飞?”赵云刚拜入徐浩东门下就被大用,年纪轻轻就官拜校骑将军,徐浩东如此厚重他,让他不得不努力建立些功勋,以免别人看的他眼光有异样。“前方可是丑鬼张飞?我乃常山赵子龙,张飞那厮,嫣敢与我一战?”

  “哇呀呀!娃娃你想死,爷爷送你一程。”张飞不顾关羽劝导,睁开关羽束缚,骑着马儿飞奔朝着赵云冲来。

  “吱呀——”

  下邳三道城门大门,一股黑色的洪流犹决堤的滔天洪水一般,涌了出来。眼尖的曹操士兵一看,顿时心跳到嗓子眼了,声嘶力竭道:“是,是骑兵…”

  新装备的骑兵浑身笼罩在黑色的藤甲之内,手中紧紧握着一把修长的镰刀,犹如死神一般,收割着溃逃的敌人。这不是他们可敌对的,剩余的士兵纷纷往山里窜去。骑兵也不追击他们,依旧是朝着大陆赶着其他士兵。

  当曹操等人无奈之下,带兵潜入山中时,心里已经是懊悔不已。如此一来,行程必定是要被耽误了,北海,陈留,以及濮阳都很有可能被徐浩东占据了。“不行,不管怎样,我们都得拼命去往北海郡,趁徐浩东大兵攻来之前务必要拿回北海郡,否则的话,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刘备孙策闻言脸色苍白,心下骇然,赶忙催着心身疲惫的部下朝北海郡出发。

  当众人赶到离北海郡不到十里之遥时,葫芦口挺拔的山间,忽然滚落出数千根厚重的圆木下来,瞬间便砸死砸伤数千士兵,活着的立马惊慌失措朝后退去。

  “不能退,都给我向前冲!”曹操咬着牙,挥刀恶狠狠的斩杀了数十个想后退来的士兵,都是孙策刘备的部下,他的将士却是没有下手。惹的刘备,孙策咬牙矗在一边很是不悦,大有持刀要斩了曹操的冲动。

  “曹阿瞒,刘大耳,还有个孙什么?孙策是吧?”徐浩东骑着高头大马,身边有只银白色的小狼,趴在他身上,血红色的眼睛虎视眈眈盯着曹操这边看来。“不用害怕,我是特地来送你们一程的。除了曹操,刘备,孙策等人之外,其他人放下武器,一概不杀。”

  徐浩东话音刚落,身心疲惫的士兵则纷纷左顾右盼,期待着谁能第一个丢下武器投降。

  “啪!我投降。”也不知道是谁先丢了武器,喊了声,山间忽然传来数万个兵器丢在地上发出的声响。“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在曹操等人的注视下,徐浩东部下一一将投降的士兵用一个超长的绳索捆绑起来,压着退出战圈。

  “主公,我等效死命守护在主公身边。”一干大将,纷纷拔出利器伫立围拢在曹操等人身边。

  “徐浩东,能让我们死的明白些吗?”曹操忽然仰天长叹一声,悲叹英雄气短。刘备已是泣不成声,支支吾吾,道:“我,我不想死啊!”脸上满是泪痕,这家伙怕死的很啊!一旁的张飞关羽挺丢人的,羞与刘备为伍。

  “你还记得许邵否?”

  “自然记得,莫非是他看出了我们的计谋?”

  “断然不是。只是许邵曾为我算过一挂,他说,我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还请说明,孟德愚昧。”

  “许邵称我为天外来人,之后,他便暴毙了。死前,许邵说,下平之命,乃天命他不应该测的。”徐浩东说到这,也是惊诧的很,他万万没想到许邵竟然如此厉害,这人要是到21世纪的话,光靠算命就不知道能赚多少钱。“至于计谋,却是我二哥郭嘉所破。”

  “鬼才郭嘉,白白从我手中溜掉,可惜,可惜啊!”曹操感慨万分,若是当初徐浩东没出现在陈留的话,或许郭嘉就在他门下吧!也不会这么快就与徐浩东为敌了,说不定还会是盟友呢!言毕,拔剑抹了脖子。

  “好个枭雄!有胆气,以国士之礼厚葬曹操。”徐浩东感叹万分,夏侯惇等人见曹操自杀,一个个纷纷也拔出佩刀抹了脖子。

  “我,我不服你。”曹操温热的血液溅到刘备的脸色,吓得他差点从马背上滚落下来。他鼻涕挂在脸上,垂到嘴角,又是吸了回去。“徐,徐浩东我不服你。”

  “有何不服?”

  “你所说的凤雏庞统卧龙诸葛亮呢?我怎么都没听到过?”徐浩东集团自从有了郭嘉的加入之后,徐浩东混的是一番风生水起。他羡慕嫉妒恨啊!

  “你可曾到卧龙岗探访过?”

  “还,还没。但你说凤雏庞统会来找我的,可我到现在也没听到过凤雏之名。”

  “主公是怎么知道卧龙凤雏的?”徐浩东还没回答刘备,郭嘉却是在一旁插话问道。

  “偶有所闻。”徐浩东很看不起刘备,“我徐浩东从不说谎,至于有或是没有,你今天都得死。说实话,我很看不起你,还号称什么仁义之师,真是丢人之极。”

  “请容我,最后一句称你为大哥。”刘备还未说话,关羽却是从马背上下马,跪在地上朝刘备三拜,而后将身上的披风脱下来斩断。道:“从此以后,你我皆如陌人。我三兄弟,今生曾立誓同生共死。”言毕,关羽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寒芒乍现,削飞了自己的脑袋。

  “二哥啊!”

  同年七月,徐浩东召集诸侯讨伐董卓,袁绍被徐浩东推举为盟主。董卓焚烧京城,西迁长安,途中所劫钱财皆被徐浩东虏获。天子被袁绍抓去。当月,天子被人秘密杀死在袁绍帐下。

  同年十月,长安传来王允被斩的消息,徐浩东愕然,王允被斩,是因为其选了一个宫女调戏吕布,才被气恼的吕布斩了。那名宫女名为貂蝉。到这时,徐浩东才知道所谓的貂蝉,不是人名,而是宫中一种职业的称呼。

  小长城再次扩建,将北海陈留纳入管辖之内。天下各郡县闹盐慌,十一月,天水,长安地震,死伤万人。

  十二月,全国上下粮食枯竭,百姓纷纷造反,冒死抢砸官仓。

  第二年年初。逃难百姓纷纷逃亡圣城下邳。徐浩东大肆招募兵马,兵发十万,从长江乘坐数百船只前往大西北草原,助混血魔王辛穆旦一统草原。

  汉朝更末年,徐浩东兵发下邳,成多路一并攻击各路诸侯,有马,有船,有投石器,有轮子移动的钢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无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