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爬行者
丧尸小卒2019-02-18 13:283,160

  “这座老房子,山东老他们昨天就来过了,我们要到前面那座找找才行。”头盔男徐浩东紧紧跟在唐俊的身后,指着身边的这座老的要塌陷了的房子轻声说道。

  “嗯!”唐俊点了点头,这个家伙还真是怕死,连睡觉的时候,都带着摩托车头盔,唐俊真想问问他再这么热的天,穿着密不透风的雨衣热不热。要是闷出个病来,可没人会照顾他。虽然徐浩东一直有要讨好唐俊的嫌疑,但是唐俊并没有很好的去接受他,这家伙人高马大,长得比唐俊还要健壮几分,却是极为的怕死。“那就快些走吧!”不知道怎么了,自从出来后,唐俊老感觉浑身不很自在,好像有一双眼睛,在不知名的角落里,一直在盯着他似的,这种难以扑捉的感觉,让他很难受。

  时不时的,唐俊总是会朝身后偷偷看上几眼,但什么也没有发现,却是将其身后跟着的徐浩东吓得半死。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走前面好,还是跟着后面好。

  翻过木制的篱笆,现代化的建筑物要比以前好上不少,记得在以前唐俊路过的一些农村里,依旧是那古老的六合院,房子的四周都有石头砌成的围墙,关键是围墙顶上,全都镶满了碎玻璃,要是碰到那样的房子不让人蛋疼死才怪。

  房子的后门没有关。

  两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艳阳当空,当唐俊打开房门时,却觉得这昏暗的房内阴凉的很,透着一股子死人的味道。

  徐浩东舒了一口气,房门后什么都没有,漆黑一片。

  房子不是很大,靠着墙,有一个蜿蜒狭小的楼梯通往二楼,左手边,是厨房,看样子主人家的日子还过的挺潇洒的,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一架九层新的冰箱贴着洁白的墙体。饥饿的徐浩东反锁上后门后,当即就想跑过去打开冰箱搜索一番。

  却是被唐俊给拉住了,伸手指了指,二楼房顶边上的角落里,有一大片的黑影趴在墙上,若是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它的行踪。徐浩东惊的目瞪口呆,下意识的就要向后退去,唐俊一把拉住,将他摁在原地。

  一阵腥风袭来,就在徐浩东踏足的位置,若不是唐俊伸手拉的快的话……这一下,就骇的徐浩东屏住呼吸,心脏就要停止跳动了一般。

  这趴在墙壁上的生物,看起来像是一只壁虎一般,其实是一个人形的生物,粗壮的四肢臂膀紧紧抓住光滑的墙面,成人手臂粗细的舌头,从那人头扯开的阔嘴朝着刚刚想要退出去的徐浩东激射而来,沾满了蜡黄色恶臭的哈喇子的舌尖上布满了钢针一般的尖刺,要是被这尖刺扎上一下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跑!”趁着这只怪物舌头缓慢回收的时候,唐俊大喝一声,推着徐浩东就向后退去,惊慌失措的徐浩东也淡定下来,连忙跑上前去开门。人一旦慌张了,做一件平常很简单的事情都要忙半天都做不好,徐浩东急的焦头烂额,这后门就是打不开。

  只见身后的墙壁上,那只诡异的怪物已经贴着墙面爬了过来了,唐俊爆喝,“让开!”言毕,脚尖一点,纵身跳起来,一脚踹了过去。“轰!”的一声,木制的房门抵挡不住巨大的力量,轰然倒地,尘烟四起,两人一前一后冲了出来。

  在徐浩东身后的唐俊忽然感到背后直发凉,下意识的下地面扑了下来,一个前滚翻站了起来。在其身后,那一道索命的舌尖激射而来,由于唐俊成功的闪开,修长的舌尖舔到了唐俊身前的徐浩东的脖子上。

  “啊!”徐浩东怎么也没想到爬行者回来的这么快,一个不注意脖子被卷到了,徐浩东一吃痛,手中的双手开山刀叮的一声掉落在地。他想都没想,伸手死死抓住爬行者的舌头,不让它把自己往后拉去,好在手臂上戴了摩托车手套,这尖刺倒是没能扎进来。“唐,唐……救我!”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徐浩东的脸已经憋成了猪肝色了。

  唐俊早已经爬起来了,只是,他再犹豫,徐浩东已经被爬行者的舌尖给缠住了,那爬行者的舌尖上满是尖刺,不知道徐浩东现在有没有被刺到,如果有的话,只要一点点,就足以将他变成丧尸了。

  看着徐浩东痛苦的眼神,眼中那急剧渴望唐俊伸手拉一把的无助,和强烈的对生的欲望,让唐俊忍不住,还是出手了。刀光乍现,双手持刀的唐俊扬起了手中厚重的开山刀,狠狠的劈了下来,刀带着人,向前横跨数步,借助惯性的力量,直直的砍了下来。

  速度快的爬行者都没能反应过来,血花迸溅,爬行者那恐怖的舌头被一斩分成两段,黄白之物的血块洒落在地面,顿时将碧绿的草丛给灼伤枯燥了。这爬行者舌头上的唾液有毒,唐俊惊惧的看着这一幕。

  徐浩东被甩飞了出去,趴在地面上狠狠的吸了两口带着浓厚的血腥味的空气,冷静下来的徐浩东这才感觉到,在他的脖子上,有一处针孔大小的伤口汩汩的向外流着血液。“不能让唐俊发现了。”徐浩东面如死灰,借着唐俊在与爬行者搏斗的时候,他赶忙用手臂将脖子上的血液擦拭干净,而后,歪着肩膀,让伤口堵塞住,不在向外流血。

  吃痛的爬行者迅速向后退去,差点没从墙上滚落下来,他没有思想,也不怕痛,只是没有尾巴的爬行者,舌头就是维持他平衡和捕食的最佳工具了,如今舌头被唐俊给斩断了半截,爬行者非但没有要逃跑,反而身子后缩,宛如一颗出膛的炮弹一般,四肢一蹬,整个身体直冲飞了过来,速度快的惊人。

  看着面前的血盆大嘴,唐俊本想迎头一刀劈上去,转而一想,却是不敢。要是爬行者腹部有什么胆汁,也和它的唾液一样,会将人灼伤的话,他可不敢冒着被灼伤变异的危险。后脚一退,身子一侧,让过了爬行者的攻击。唐俊甚至有些佩服起徐浩东来了,还是这家伙有先见之明啊!头上戴着头盔,手上戴着摩托车手套,身上穿着厚重的雨衣,安全措施做的十分到位。

  “徐浩东,快砍了他。”说话间,唐俊一把将自己手中的双手开山丢了过去,谁曾想,徐浩东那个白痴深怕自己接不住开山刀,还害怕被砸到,连连后退了几步,正好那开山刀掉落在爬行者的面前,他哪里还敢去跟爬行者抢。

  “我草,你是人头猪身啊!”唐俊不满了咒骂一声,弯腰快速将徐浩东之前掉落在一边的开山刀捡了起来。

  爬行者在地面游弋的速度很慢,这家伙好像比较喜欢在光滑的地面上游动,在这草丛中,爬行者就好像一只被斩断了尾巴的毒蛇一样,游动的时候,姿势很别扭,速度也很慢。

  趁你病,要你命!

  爬行者快速游动,张大巨嘴,正面看来,就像是一只科莫多龙要吞噬一只豪猪一般。两排锋利的牙齿,黄的发黑,嘴中满是恶心的泡沫一般的口水流过草地,那一根根碧绿的草叶子顿时冒着浓烟,散发出一股焦味。

  它快速向前爬去,放弃唐俊是他最大的错误,但是徐浩东这个比较壮硕的美食诱惑实在太大了,它顾不上唐俊,断了半截舌尖又一次要喷出来。

  而,正在这个时候,爬行者的身后,唐俊双手举着开山刀横向劈了下来,力量很大,以至于唐俊那干了多年的搬运工隆起的肱二头肌像是一座座小山丘一般的隆了起来,青筋暴起。手中的开山刀被唐俊甩了出去,他深怕爬行者的身上的液体也会有硫磺一样的作用,从而不敢太过接近爬行者。

  “呼呼!”破空阵阵,锋利的开山刀准确的刺中了爬行者的身体,锋利的刀刃刺进了它的骨头,卡在当中。

  应该是肋骨吧!总的来说,这爬行者,虽然变异了,却还是人形身体,就像是一个人趴在地面上一样。只是,腹部扁平,跨步夸张的扁平,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蜥蜴一样。它的脖子很短,缩在双肩,原本活动受限制的爬行者,现在更是难以活动。

  没脑子的东西笨就笨在这里,腹部受到攻击的爬行者依然没有去搭理唐俊,它扭转着血淋淋的身躯,张着熏人的大嘴,还惦记着身前的徐浩东呢!

  吓得趴在地上的徐浩东,原本还想伸手将爬行者身前的开山刀给捡回来,当爬行者张嘴欲咬的时候,吓得他连忙随意摸了跟枯木捅像爬行者的嘴巴!爬行者嘴中那锋利的牙齿张合间,便将那枯木咬的粉碎,徐浩东想要爬起来,却要担心在爬起来的这段时间内,会被爬行者给咬到了自己的双腿,吓得连连抓着草坪向后退去。

  “死吧!”见受伤的爬行者喷出来的血液并没有像它口水那样会灼伤,纵身跳了过来,将卡在爬行者身上的大刀拔了出来,双手举起,朝着爬行者的脑袋砍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化丧尸之末日围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化丧尸之末日围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