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接二连三(下)
锦毛狸2019-10-09 17:251,944

  猩猩本来没被制住的那只手拍着地面还想把身体撑起来,结果被司马压得死死地,根本动不了,不一会儿,药性发作,他泄了气,不再挣扎,司马便放开他的手,站了起来。

  我看得快惊掉下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司马和别人动手,我知道他应该身手不错,但没想到居然能不错到这样。我拉拉葛云翼,低声道,“刚刚那个不是我的幻觉吧,司马真的……”

  “我也刚想问你同一个问题,刚才那个不是幻觉吧,不过现在看来不是了。”葛云翼也压着声音回答。

  “看看这架势,你说他是不是嵩山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啊。”我问。

  葛云翼摸摸下巴,“我看不像,这更像是武当山的绝学。”

  我们俩正猜得热火朝天,冷不丁地就瞥到司马投来冷冷的目光,看得我觉得背脊发凉,立刻闭嘴。趴地上的猩猩已经有人上来抬走,司马双手插在口袋里走了回来。鉴于他刚才显露的那一下子太惊人,旁边的人都以或惊讶或崇拜或敬畏的眼光看着他,自动给他让开了道。

  司马微皱着眉头冷着脸,我知道那是因为他并不喜欢这样受到瞩目,如果刚才不是没人解决得了,他也不会出手。如今事情摆平,他也不想再多做逗留,头也不回地就下了甲板,往里舱去了。我和葛云翼赶紧跟上,搞得和大哥后面跟的小喽罗似的。

  本来以为剩下的半夜总能一觉好睡,谁知道闭眼没多久,就听到一声尖叫,那种非常尖细好像女人一样的尖叫声,而且那口气还特别长,叫完换了气继续来,听了直教人心里发毛。船上是没有女人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有这本事还能叫得出这一嗓子。

  我在床上翻了个身拿被子捂住头不想起来,这次不比刚才火灾,完全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听到葛云翼骂了一声,也没有起床的动静,倒是听到司马那里传来西西索索的声响。我把被子掀开一条缝看,司马满脸厌弃,一副不胜其扰的表情,看来听力太好在这个时候反而是个累赘。

  司马扔下一句“你们别出门”就走出去了。他出去的时候,那尖叫声还在持续当中,他出去后没多久,那声音就停了,然后半分钟不到,他就又回来了,掀被上床继续睡觉。

  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我们问司马刚刚那个是怎么回事,他淡淡地回了一句“又一个中招了”,就不愿意再多说下去,心情看上去不太好。当然他的心情不好也可能源于当时饭堂里面别人对他指指点点、交头接耳,那些人眼里充满了探究和好奇,还有几个好像想上前来搭讪,但才刚近前就被司马抬眼瞪了回去。

  后来我们还是腆着脸去问了二德子三德子才弄清楚凌晨尖叫那位的事情。

  据说那人是打捞队里面的鉴定人员之一,换句话说,东西捞上来以后有没有用他们说了算,有用的拿上来清洗入舱,没用的照样还扔回水里。

  虽然说鉴定是个实打实的技术活,但那家伙是个有神论者,而且有很强的宗|教信仰,平时吃饭前都要祷告的那种。前一晚猩猩的事情出了以后,他回到寝室就紧紧拿着十字架抱着圣经坐在床上发呆。同伴劝了几句他没反应,因为是半夜别人也懒得再理他就自顾自睡觉了。谁知道后来他就开始在寝室里面踱步,来来回回生生把室友吵醒,室友满肚子火想要叫他消停一点,结果他就盯着寝室的小窗一目不瞬地看,然后就突然尖叫起来。

  他叫起来特别刺耳,室友毫无心理准备,吓得滚到床下,只穿了条沙滩裤就夺门而出搬救兵去了,可左右房间找来的人都实在受不了那尖利的叫声,根本近不了身,直到司马到。

  司马因为之前露过一手,所以他一到众人立刻分开道让他走。据说当时目击者说,就见他冷着脸走过去,一抬手在那人脖子后面一捏,那人就立刻晕菜,瘫倒在地上,接着司马一刻不停地就离开了,只是在走的时候扔下一句“捆起来!”

  后来那人就真被捆起来送医务室,就躺在被五花大绑的猩猩隔壁。

  我和葛云翼听完后对看了一眼,只觉得脖子凉飕飕,有点心照不宣。因为仗着和司马关系还不错,有时候会和他开开玩笑,看见他时不时地露出点不耐烦的表情,我们俩还觉得沾沾自喜,觉得好像能让这尊大仙露出点表情是很有成就的事情。现在想想,他没给我们俩一人脖子里来一下,真是便宜我们了。

  待到二德子三德子双眼发亮地和我们说完,便轮到他们腆着脸要我们引见引见司马,因为平时司马见到他们都是一副当没看见的样子,以前他们不知道他这号人物的厉害,一直都是爱理不理,现在想要来抱抱大腿。

  我有点为难,司马这个人没法强迫,不然可能真要被捏脖子了,心里正盘算着怎么推脱,葛云翼就已经假装愁眉苦脸地说司马这个人不太容易说动,最近事情接二连三他心情不好,要不离开这岛屿后再给他们介绍,不然现在说了只怕会引起反效果。

  二德子三德子看葛云翼这名义上的负责人这么真诚,便老实信了,于是这件事就这样被搁置了下来。

  本来以为司马这样小小的显山露水,带给我们的只是福利,跟在他后面感觉走路有风的样子。可没我们怎么都没想到,也就是因为这样,才间接引出了后面的事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海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