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应付
星乐牌2019-08-14 12:053,316

  经嘉随口问道:“今天吃早饭的时候,怎么没见其他人来,昨天我看到了挺多人的呀?”

  “我们平时都不在家里吃饭的,一般也只有我陪爷爷,其他人都忙得很。”

  “原来是这样,不过你们家掌控着福生珠宝那么大的公司,忙一点也能理解。”

  这本来是一句客套话,谁知道黄晶晶听了却很不以为然道:“切,家族的生意其实都是我爸一个人在打理的,他们这些人除了伸手要钱之外,其他什么都指望不上。”

  黄晶晶打的话,立即引起了经嘉的注意。

  他饶有兴趣地问道:“你们家都有谁呀?我看着挺多人的。”

  “人能不多吗?我爷爷一共有三个儿子三个女儿,除了我小姑姑嫁出去了之外,其他的都住在这里。

  唉!真是愁人啊!我二叔和三叔虽然成了家,但都游手好闲,成天什么正经事都不做,就知道赌博,他们的老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两个败家玩意。

  我大姑和二姑两个老女人,整天就只知道拿着我爸的钱在外面找小白脸,都四十多了还不结婚,真是愁死人,”

  经嘉本来以为打听到这些消息,得费不少劲,但没想到他还没问,黄晶晶便已经“如数家珍”般,全部给抖落了出来。

  之前经嘉觉得,那套首饰是黄家人偷的概率很小,但听完黄晶晶的话,他却改变了想法,觉得有必要将更多的精力放到这些人身上。

  两个儿子一家都是赌棍,还有养小白脸的女儿,就算黄家有的是钱,但想必黄老爷子和黄奕傅,给钱的时候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给他们,而他们挥金如土的生活,必然不会太过顺利。

  这样一来,这些人就有作案的嫌疑了,因为缺钱花在加上对老人心有怨念,偷走黄家的传家宝换点钱花,还是可以理解的。

  可以说,在经过和黄晶晶的聊天之后,案情可谓是取得了重大进展。

  经嘉心情大好,感觉自己找到了追查的方向,一时间笑的有些合不拢嘴。

  就在他想要从黄晶晶口中得到更多有用线索时,一道有些奇怪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他们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邢怀珊不知什么时候从房间走了出来,正双手抱在胸前,笑容玩味地看着他们。

  “没……没什么,就是随便聊聊。”

  话一出口,经嘉就感到有点不对劲,他和黄晶晶聊天可是为了办案,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邢怀珊和他又是什么关系,自己为什么要怕她?

  尽管心里是这么想的,但经嘉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下意识地退了两步,和黄晶晶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黄晶晶虽然在早上和邢怀珊认了错,可那只不过是迫于黄老爷子和黄奕傅的压力,此刻四下无人,她可不会客气,冷哼一声踩着高跟鞋出门了。

  经嘉看了一眼黄晶晶远去的身影,有些无奈地朝邢怀珊走去,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这件事情。

  等经嘉一走进,邢怀珊便笑问道:“你是不是喜欢那个黄晶晶?”

  经嘉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那样刻薄的女人?刚才我只不过是想从她那里了解一些情况而已。”

  而邢怀珊不依不饶道:“那你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事情有进展了我当然笑的开心呀,我现在已经有重点关注的对象了。”

  为了把邢怀珊打翻的醋坛子扶起来,经嘉连忙向她汇报和黄晶晶谈话的成果。

  见他这副样子,邢怀珊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小声对经嘉道:“我刚才出现的时机是不是不合适?打扰你办案了吧?”

  经嘉故意装作很勉强的样子,道:“没有不合适,反正该了解的情况,也了解的差不多了。”

  他这番话,让邢怀珊更加愧疚了,在一想她刚才吃醋的样子,忍不住就红了脸,于是连忙转移话题道:“说说看,你都查到了什么线索?”

  经嘉见这件事情就算是这样过去了,心中松了一口气,随后便将他在黄晶晶那里打听到的事情,对邢怀珊说了一遍。

  “对不起,我一会不会再打扰你破案了。”

  在听说了老人这一家人的品性之后,邢怀珊只盼着望着经嘉能早点找到那套首饰,然后再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见邢怀珊已经平静下来,经嘉说道:“我打算出去调查一下黄家的这些人,你就留在这里,这里比外面安全。”

  邢怀珊本来是想和经嘉一起去的,但一想到她跟着去有可能会变成累赘,便很乖巧地点了点头。

  她在阳台上目送经嘉离去,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并同时传来了老人的声音,“怀珊在吗?”

  邢怀珊连忙跑去打开了门,只见老人穿着平时出门的衣服,还微微有点喘气,似乎是从外面刚回来。

  “可以进去坐坐吗?”老人笑问道。

  “啊?当然可以,您请进。”邢怀珊连忙侧开身子,让老人进来。

  进门之后,邢怀珊又忙活着给老人泡了茶,这才坐了下来。

  老人喝了口茶,闭起眼睛细细回味了一阵,这才开口慢慢道:“你托我办的那件事情,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

  邢怀珊陡然一惊,手中的茶杯差点掉到了地上,老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这才过去三天而已,她和经嘉找了三个月都没找到的邢槟,这就有消息了?

  她有些不相信道:“您是说,邢槟找到了?”

  老人摇头道:“人还没有找到,不过已经有些线索了,你先不要着急,据我了解你弟弟现在很安全。”

  “真是太谢谢您了。”

  这是这几个月来,邢怀珊听到唯一的好消息了,邢槟还活着而且还很安全,这一刻她无语凝噎,无数感谢的话堵在喉咙里,竟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见他这副样子,老人露出了和煦的微笑:“总之你先不要着急,找到他之后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随后他压低嗓音道:“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经嘉。”

  “真是太谢谢您了,您的大恩今生无以为报。”

  “可以报,可以报的。”老人笑呵呵起身,拍了拍邢怀珊的肩膀,就走出了屋子。

  老人走了之后,邢怀珊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父母打个电话,以免他们担心,但一想到他们的电话很可能被监听了,于是只好作罢,准备等找到邢槟之后,带着他一起回去。

  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邢怀珊心中的兴奋简直难以用语言形容,她在屋子里不停地走来走去,最后觉得这屋子已经容不下自己的愉悦心情了,遂出了房间去外面的院子散步。

  黄家的宅子后面是一个平缓的小山坡,不过已经被改造成一个高尔夫球场了,她决定去那里散散心。

  人的心情好了,看什么都觉得美好,此刻邢怀珊眼中的天更蓝了草更绿了,就连远处无名小花的芬芳,她都似乎能闻的到。

  “喂,那边的下人,把球给我捡回来。”

  邢怀珊刚翻过一个小山坡,就听到有人用十分傲慢的语气在跟她说话,似乎是将他称作“下人”?

  邢怀珊低头就看一个雪白的高尔夫球向她缓缓滚了过来,而远处两男两女四个人正在冲她挥手。

  “快点把球给老子捡回来,不然的话就开除你。”

  那边的人,显然是将邢怀珊当成了黄家的仆人,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大家人人平等的好吗?

  面对他们的傲慢,邢怀珊又想起了今天早上和黄晶晶的争执,

  这让他有点生气,捡起高尔夫球狠狠地向那几个人扔了过去,不过由于力气太小,也没扔出多远。

  “法克!”

  对面的四人中好像有个外国人,见到这一幕忍不住骂了一句。

  不止如此,看那架势他似乎好友冲过来揍邢怀珊的冲动,但是刚走几步就被一个看起来三十来岁的女人追上去拉住了。

  邢怀珊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四个人,两个女人虽然年级大了点,但保养的很好,显的比较年轻。

  而那两个男人,都属于外貌很英俊,而且还有一身腱子肉的那种类型,恐怕任何女人看见了都会多看两眼。

  据此,邢怀珊不难猜测出,在黄家的私宅里出现的人是谁了,可不就是黄晶晶的两个姑姑和她们保养的小白脸嘛。

  因为经嘉不在身边,邢怀珊还是有些心虚的,见那些人没有冲过来的意思,直接转身快步离开了。

  在回去的路上她心中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家人似乎对她和经嘉很不客气,巴不得他们离开的那种。

  这让她产生了一个疑问,会不会她和经嘉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被这些人知道了,他们根本什么都查不出来?

  不过这些人对他们的态度越是不好,就越说明这些人心里有鬼,她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帮经嘉查清楚这件案子。

  要是那个偷走了首饰的贼最后被逮到,不知会是一副什么样精彩的表情呢?邢怀珊一时间没忍住,开始幻想起来。

  她走到宅子的门口,刚想进去,就看见本来应该外出跟踪黄家人的经嘉,竟然和黄晶晶两人有说有笑地回来了。

继续阅读:第一百三十三章 晚宴风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掘罪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