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96
月童2019-09-21 15:252,456

  “对,我跟秦老头是一个房的,那白狗就睡在秦老头床底下。”王大爷啧啧道:“说起来,这白狗跟成了精似的,听话得很。平常秦老头有什么东西,自己都找不到了,它却记得,还会照顾人,比人都机灵。反正啊,有那条白狗在身边,秦老头的精神还挺好,病也不严重。”

  “原来是这样啊。”顾可问道:“王大爷,难道秦大爷的家人没来照顾他吗?听说他的儿子女儿都挺孝顺的。”

  “孝顺?”王大爷冷哼两声,还想在说什么,一个穿着护工衣服的女工作人员走过来,年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王大爷,您这又是上哪里溜达去了?我找您半天了。快跟我回去把药吃了,这次别想逃跑。”

  “哼,一天到晚就追着我吃药,那是人吃的吗?又苦又难吃,我不吃。”王大爷听到吃药两个字,立即吹胡子瞪眼起来,耍起了小孩脾气,嘴一撅,眼一闭,双手抱着肚子生气了闷气。

  果然,老小老小,真是越看越小。顾可在一旁看得好笑,就连那女护工都有些哭笑不得,“您不吃药身体哪能好啊?再说了,这次给您准备了糖,可甜了。”

  “真的?”王大爷的耳朵动了动,睁开一只眼斜睨过来,“你可别骗我。”

  “这次真不骗您,我刚托人买回来的。”为了哄老人吃药,女护工从兜里掏出几颗糖给老人看,“您看,是您喜欢的苹果味。”

  王大爷看了看,另一只眼也跟着睁开了,伸手就想去拿糖。女护工见状,立即把糖收起来,“诶,不吃药就不能吃糖。现在跟我回去,咱们乖乖把药吃了,才能吃糖,行不行?”

  “哼,我吃,我吃还不行吗?”老人哼哼唧唧地跟着女护工走了,还不忘回头对顾可道:“俊闺女,等我吃完药再来跟你说。”

  顾可笑着应下,“好嘞,您赶快去吃药,我等着您。”

  王大爷走后,顾可又在秦大爷身边坐了一会儿。没多久,那个带王大爷去吃药的女护工走过来,对顾可笑道:“王大爷刚刚吃完药,现在去休息了。秦大爷也是我照顾的,我要带他去吃药。如果您想要看看这里的环境,我可以带你参观一下。”

  “不用麻烦了,我叫顾可,就是想问点关于秦大爷的事。”顾可摇摇头。

  女护工点点头,“我负责照顾秦大爷的日常起居,算是对他最了解的人了。你想知道什么,可以问我。不过,我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你。”

  “是这样的,上次秦大爷走丢了,就是跟着我老板回去的。后来秦大爷的儿子女儿联系上了民警,才找到我们工作室把大爷带回去的。我这次来,是想来看望秦大爷的。”顾可笑着解释道。

  女护工恍然道:“原来是这样,说起上次秦大爷走失的事,我也有些后怕。那天本来是安排秦大爷跟他儿子见面的,可是他儿子儿媳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把秦大爷一个人扔在院里。当时门卫大叔正好去上了个厕所,门卫室没有人,就让秦大爷走出去了。”

  “是这样啊……”

  女护工打断顾客的话,脸上的深色看起来有些气愤,“你别看他儿子女儿多么孝顺,实际上就是白眼狼。明明有家有业的,还把老人扔到这里来,也不怕人说闲话。那天我们院长通知他儿子说老人走丢了,他儿子和儿媳第一时间关心他怎么丢的,反而是跑来这里大吵大闹一顿,要不是民警通知他们人找到了,可能还有一顿闹呢。”

  “不过我看秦大爷的儿子女儿个个都很孝顺啊,怎么看都不像是装出来的。”顾可装作一脸迷茫的样子,心里却把秦向云和秦向宝一家子骂了个遍。

  女护工叹了口气,“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平常他们来院里探望秦大爷时,当着我们的面表现得那叫一个孝顺哦。可是门一关上,就谁也不管了,两姐弟吵得不可开交,有几次差点打起来。从那以后,院长特意交代,不让他们单独跟秦大爷待在一起,就怕又闹起矛盾来,连累了秦大爷。”

  “这么严重啊,不都是一家人嘛,怎么关系会这么差?”顾可惊讶,虽然见识过秦向云跟张宝娟唇枪舌剑的样子,但也没想到他们在老人面前会这么肆意妄为,全然不顾老人安危。

  女护工耸耸肩,“不知道,听说是家庭矛盾吧,毕竟一碗水难端平。”

  “对了,护工姐姐,你知道秦大爷养的那条狗的事吗?”顾可追问道。

  女护工笑笑:“你叫我小云姐姐就好,大爷养的那条狗我印象很深刻,因为平常要照顾老人的生活起居,大爷又没办法照顾那条狗,平常都是我在照顾。那狗又乖又听话,给什么吃什么,一点不挑食,要不是性格温和,院长还不让养呢。”

  “是不是一条萨摩耶?断了条尾巴?”顾可想再次确认一遍。

  小云想了想,点头道:“不错,那狗身上的毛雪白雪白的,是条萨摩耶,听秦大爷说叫白白。长的也胖,身上的毛很蓬松,跟个毛线球一样,你不说,我还忘了它缺了条尾巴呢。因为毛多,所以很难注意到它这个缺陷。”

  “小云姐姐,那你知道这狗的尾巴是怎么断的吗?”得到了有用的消息,顾可立即追问道。

  “秦大爷以前意识偶尔清醒时,经常说白白是陪他经历生死的好伙伴,听说几年前秦大爷经历过一场车祸,好在白白扑在他身上,帮他逃过一劫,白白却因此断了条尾巴,流血流的差点死掉。自那以后,老人就把白白看作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一样,去了哪里都带在身边,寸步不离。而且,老人意识不清的时候,谁都不记得,只记得自己还有个白白。”

  小云说着说着,看向秦大爷的眼神浮现同情的神色,“就因为秦大爷把白白看的那么重要,他儿子经常冲他发脾气。好几次追着白白打,想把白白赶出去。白白也不咬他,夹着尾巴跑走后就会找个地方窝着,等他儿子走了才回来。”

  “我听秦大爷的女儿说,秦大爷这次走失就是为了寻找白白,因为白白在一个星期前失踪了。我想知道,你能否告诉我,白白使用之前有什么异常,比如秦大爷的儿子是否又向白白施暴过?而白白以前被打后,会躲到什么地方去呢?”

  顾可话音刚落,就看到小云一脸古怪的看着她,“顾可,我怎么越看你越觉得你不像个普通人。”

  “那像什么?”顾可一愣,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对话。

  小云想了想,玩笑道:“像个记者,但又不太像。对了,像个侦探,电视里演的那种,专门破案的,只要抓住蛛丝马迹,就可以梳理出一大团线索。”

  顾可听了,只觉得哭笑不得,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形容,但确切地说,她不是像,而是一个真正的侦探——宠物侦探。

继续阅读:chapter9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宠侦探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