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
月童2019-03-07 12:311,826

  “对了,笑笑姐,你是怎么知道对面没人住了?”顾可点头的动作一顿,突然问道。

  “对面那户门上的对联被撕得破破烂烂,一看就是熊孩子的杰作,不然谁会这么手欠?如果家里住了人,主人肯定会找家长算账,熊孩子也不敢来了,主人也会把卫生打扫干净。可现在那门上的对联都没被扯下来处理干净,再加上门把手上落了一层灰,肯定是没人住了。”

  朱笑笑解释道:“这些都是细节,要靠你自己去用心观察。慢慢来。习惯了之后,你一眼就能看出来。”

  顾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与朱笑笑一同来到了小区物业处。沈则与方研先走了一步,所以早就到了这里。

  物业处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个正在打瞌睡的中年男人,即将谢顶的脑袋上还有几根头发依旧坚守阵地,随着窗外有风吹进来,那几根头发一摇一晃的,竟然跟上了中年男人打呼噜的频率。

  沈则见到这情况,走到办公桌前,伸手用指节重重敲在桌上,发出咚咚声,“别睡了,快醒醒!”

  这个时候的沈则又露出了原来那副痞子样,见中年男人迷迷糊糊地醒来,他拉了把椅子坐在中年男人的对面,笑呵呵道:“老哥,睡醒了?来,抽根烟。”

  说着,他从衣兜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来递了过去。中年男人迷迷糊糊地伸手接了过去,愣了愣神,随后立即拧紧眉头警惕地盯着沈则,又看了看站在他身后的顾可三人,“你是谁?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我这不看见您门没锁吗?”沈则嘿嘿笑道:“老哥,我来找你有点事。”

  论起自来熟与厚脸皮的功夫,沈则自称第一,就没人敢称第二。

  那中年男人从桌上拿起一副眼镜戴上,盯着沈则看了又看,似乎在确认什么,过了几分钟,他沉声道:“我不记得你们是这个小区的,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如果是有关于居民隐私的,我们物业处一概不会泄露。”

  “是这样,我有个亲戚,就住在三栋的501号。他们家欠了我们一些钱,我这不急着用钱吗?就找了过来,谁知道他们不见了。”

  沈则面不改色地胡编乱造,说起慌来眼睛都不眨一下,看上去十分真诚。

  顾可站在他斜对面,窗外的风轻轻地送进来,沈则额前的碎发在细风里微微起伏,明亮的光线里,他看上去深沉而又平和。

  有什么东西静悄悄地在心底漫开来,温暖而又充满动荡的激动,顾可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或者错觉?

  在她意识到自己怦怦乱跳的心跳时,紧忙收回神,视线漫不经心地从沈则身上移开。

  中年大叔伸手扒拉了两下头上那几根孤零零的头发,喃喃道:“三栋501?他们一个月前就搬走了,听说好像还真是为了躲债。”

  “原来是这样,上个月本来就到了还钱期限,但他们说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筹钱,没想到是为了跑路!”沈则猛地一拍桌子,痛心疾首道。

  中年男子被吓得一愣,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沈则骂骂咧咧地带着那一男两女急匆匆地走了。

  “咋回事?”他郁闷地嘀咕一句,伸手把头顶那被扒拉到左边的头发又扒拉回到右边,盯着门口发着呆。

  沈则带着顾可三人一路走出小区,才停下匆忙的脚步,转身对朱笑笑和方研说:“陆运宁肯定不会帮我们了……”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瞥了顾可一眼,又接着说道:“现在我们要兵分三路,朱笑笑,你带着顾可去找刘苏小姐。方研,你就留在这个小区打听消息,要是能打听到住在陆运宁对面那户人家的消息,就立即回来告诉我。我现在回去,让于初黑进这家物业的电脑,调出所有视频资料,追查猫咪动态。”

  “是。”三人一起应声,便各自分开。

  顾可跟着朱笑笑打了个滴,根据刘苏留下的地址找了过去。

  刘苏自从与陆运宁分手之后,就一直住在自己的闺蜜家。离陆运宁居住的小区很远,一个在S市的东面,另一个在西面,颇有种刻意远离对方的感觉在里面。

  坐了两个小时的车,晕车晕得厉害的顾可几乎是挂在朱笑笑的身上。朱笑笑见她难受,便陪她蹲在马路牙子上缓口气。

  路过的行人来来往往,朱笑笑本就长得好看,属于妩媚的御姐型,这样一来很是惹眼。无论男女老少,都要往这边瞥上一眼。

  顾可从没被这么多人这样关注过,只得压下胃里头那股难受劲,在朱笑笑的搀扶下一步步往前移动。

  朱笑笑看不下去了,把她拖去了药店,给她买了一盒药,逼着她吃下去才松口气,“就你这身子骨,以后怎么跑任务?”

  “没事,我可以的。”顾可倔强的咬着牙,刚刚吐了很久,感觉连胆汁都快吐出来了,现在嘴里除了药味还有一股子苦涩的味道。

  “行了,你先休息一会儿,我们现在不着急。”朱笑笑让她在药店门口的长椅上坐下休息,她自己则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什么。

继续阅读:chapter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宠侦探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