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0
月童2019-04-07 17:592,146

  看戏的人顿时散了,个个回到自己的位置,该干嘛干嘛去了。原地只剩下顾可与沈则,以及牵着哈士奇傻站着的陈羽鸣。

  “羽鸣,你也去做你的事。今天你和笑笑继续去走访名单上的人,哈士奇交给我吧。”沈则走过去,从他手中接过狗绳,催促他行动起来。

  陈羽鸣十分积极,路过顾可身边时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得别有深意。顾可看着他与朱笑笑走出门的身影,有些莫名其妙。

  沈则坐在沙发上,没再拽着哈士奇的狗绳,任由它在这个休息区域乱窜。他翘着腿,侧着头看向顾可,对她道:“去买些狗粮以及宠物用具回来,经费公司报销。”

  “是。”顾可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傻愣愣地点点头,然后转身出了门。

  她沿着大街走了几条街,才找到一家卖宠物用品的商店,她买了宠物用品以及狗粮,大包小包地搬回来,几乎把自己累个半死。

  “不错,挺有眼光。”沈则清点东西后,满意地点点头,之后又指了指楼上自己的办公室,对顾可说:“你跟我上来。”

  “是。”顾可跟着上去,进了办公室,沈则指着一个角落,那里有一个箱子,还没拆封。

  沈则指着那个纸箱道:“这是我很久以前买的狗屋,一直没机会用上。你等会把它拿出来,再拼起来,就放在那个角落,然后整理得舒服一点,方便哈士奇晚上能睡得舒服些。”

  “我还要拼狗屋?”顾可不可置信,这怎么听都是沈则应该做的事啊?他不是选择了照顾哈士奇吗?为什么还要她来做?

  沈则双手环胸,斜靠在门上,一脸不以为然地道:“以前侦探社暂时收留宠物时,都是我亲自处理这些事情。它们吃住的不好,就算找到了它们的主人,它们的主人肯定会伤心。”

  “你一个社长,竟然做这些?难道他们不帮你吗?”顾可惊讶。

  沈则耸耸肩,理所当然道:“社长又不是吃闲饭的,总要做点事情啊。再说了,我请他们来是来工作的,而不是来处理狗屋这种小问题的,所以这些体力活,只能我自己来咯你不是想跟我换吗?现在正好可以让我偷偷懒。你快点,等会还有事情呢。”

  “……”顾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掉进了一个多大的坑。但仔细想想,似乎是自己先提出来的?这就不关沈则的事了。

  想到这里,顾可欲哭无泪。但没办法,她既然选择了交换,就不得不坚持下去。否则,沈则肯定有法子整治她。

  “那我知道了。”顾可点点头,走进去把纸箱子拖出来,但没有想象中的重。

  沈则在一旁见她拆开纸箱,扔下一句话就下楼了,“搞定了就下来,你需要的工具什么的角落里的箱子里有,自己找。”

  顾可把零散的零件散落一地,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琢磨起说明书。

  一个小时之后,沈则没见顾可下来,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旁的哈士奇蒸腾得累了,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睡着了。

  沈则扔下手里的书,起身上楼。一进办公室就看到顾可蹲在拼装好的狗屋面前,不知道在搞些什么,完全没有察觉到他进来。

  “你干嘛?”沈则皱眉,“这玩意儿这么难搞,要你这么长时间?”

  “社长?”顾可被吓了一跳,她转过身来,就看到沈则满脸不爽地站在身后。

  “你在搞些什么?”沈则拉着她的胳膊让她站起来,然后把她赶到一边去。

  眼前的一幕让沈则禁不住动容,狗屋已经拼装好了,不过为了美观,顾可从那些工具箱里找到了一些小彩灯,缠绕在狗屋的屋顶上,打开开关,灯一亮,黄澄澄的灯光就好像天上的星星,十分的精美。

  同时,为了方便哈士奇睡得舒服,顾可还翻找出柔软的垫子,垫在狗屋里面。狗屋外面放着一个宠物碗,方便哈士奇喝水吃狗粮。这么一个用心布置的角落,让沈则不禁改变对她的些许看法。

  沈则一直认为,顾可并没有真正理解宠物对于一个人而言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她太物质,所以对于普通宠物而言,她是漠视的。

  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他早就看出来了。平常有客户报案,只要是名贵品种的宠物,顾可总会第一时间帮忙解决,而普通一点的,她就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了。这就是他为什么故意针对顾可,时而给她添堵的原因了。

  但此刻的沈则突然明白,顾可并不是一个真正势利的人,她只是被那些偏执的思想禁锢住了,也因此深受影响。所以她的行为中存在不妥,做不到一视同仁,甚至带有有色眼镜看人的行为,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爱心与耐心去完成一件自己应该做的事。

  “你这是干嘛?”所有的想法只是一瞬之间在沈则的脑海浮现,他指着地上的狗屋,淡淡道。

  顾可以为他不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以为他会责怪自己,忍不住提起心脏,小声道:“我看这些东西也没什么用,就拿来做装饰了。而且这样也很舒服,哈士奇睡得也很舒服……”

  “行了,我知道了。”沈则摆摆手,打断她的话,“把这里收拾好就下来,还有事情没有处理。”

  “好。”顾可看着他转身走出去的背影,拍拍胸口,忍不住长长吐出一口气,嗫嚅道:“还以为又要挨批呢,吓死我了。”

  半个小时后,顾可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好,按照沈则说的下了楼。沈则似乎要出去,正坐在沙发上等她。哈士奇也睡醒了,在他身边蹭来蹭去,几次想要挣脱跑出去,都被他硬拽了回来。

  哈士奇委屈地“嗷呜”几声,最终只能跳到沙发上,不断挠着沙发垫子,想要发泄愤怒的心情。

  顾可走过来时,它的吸引力全被顾可吸引过去。看到顾可的哈士奇似乎很开心,它从沙发上一跃而下,就朝顾可奔去,要不是沈则一直拽着它,估计又要发生那一天发生的事情。

继续阅读:chapter2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宠侦探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