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爽
如素2020-07-25 16:581,842

  无法呼吸的温南枳本能的抓着浴缸的边缘,将自己的半个身体趴在浴缸上用力的喘息着。

  不等她缓过劲来,面前出现一声黑色打扮的宫沉,他的嘴角永远噙着邪气的笑意,危险的让人无法靠近。

  宫沉抬手压住了温南枳的肩头,手温竟然与这冷水差不多,修长尖细的双手带着迷惑人的烟草味,蛊惑之下又如利刃一样杀人无形。

  他的指尖稍稍用力,便在温南枳的肩上留下红痕。

  温南枳恐惧的瞪着眼前邪魅的男人,好不容易恢复的呼吸,下一刻又被宫沉压入了水中。

  她无措的尖叫着,“啊!”

  等整个浴室都充满了温南枳的尖叫,宫沉才收手。

  宫沉往后站了一步,挺拔修长的身影犹如一道拉长的魅影,带着戾气。

  他抽出一支烟点燃,微微吐出云雾,漆黑的眼眸缀满了快意。

  “进来给她洗干净。”

  女佣机械似的走了进来,一把抓住温南枳的手臂用毛巾擦拭着肌肤。

  温南枳的手臂上除了绳子捆绑的痕迹之外,还不满深深浅浅的红痕,全身都是如此,像是被宫沉送她的印记。

  “好,好冷,能不能给我一点热水?”温南枳冻得说话都带着颤音,身体都蜷缩了起来。

  女佣依旧面无表情。

  宫沉却饶有兴致的一笑,“热水?冷水受不了,那就开水,要吗?”

  温南枳盯着宫沉的脸,立即摇头,不敢再说话。

  女佣用力的擦拭下,每一下都疼得她眼泪直冒。

  可是她不敢在宫沉面前哭,只能咬紧牙关忍着。

  “站起来。”女佣毫无感情的开口。

  温南枳看了看宫沉,不愿起身。

  女佣却眼神一凶,拧紧温南枳手臂上的伤口,让她不得不疼得站了起来。

  温南枳立即捂住自己的胸口和下身,女佣却更用力的拧她,双手在她身上肆意的触碰。

  麻木的温南枳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水混着冷水滴落,浑身上下冻得更显苍白。

  温南枳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她更加不敢睁开双眼,她害怕看到一个残破不全的自己,更害怕看到宫沉眼中含着恨意的嘲弄。

  可是至今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洗好后,女佣给温南枳裹上浴巾,将她拉出了浴缸。

  温南枳脚下根本就站不稳,头疼得比刚才更加厉害,整个人都摇摇晃晃的。

  宫沉扫了她一眼,掐了手里的烟,转身向外走去。

  女佣推了一把温南枳,让温南枳跟上宫沉的脚步。

  她头发还在滴水,滴滴答答的落了一地,揪紧身上的浴巾踩着木质的长廊跟着宫沉进了书房。

  宫沉十分随意慵懒的坐在,一手托在那张迷人魅惑的脸颊,双眸似笑非笑的看着站在书房中央的温南枳。

  温南枳因为高烧发冷,只能瑟瑟发抖的站着,房间站着的老管家让她更显急促,呼吸都变得断断续续的难受。

  宫沉扫过温南枳泛白的身体,冷声道,“我觉得书房有点闷。”

  管家立即看向女佣,女佣快速的将一排窗户都打开了。

  外面的冷风吹进来,将温南枳几乎快吹倒在地上,吹得她已经有些神志不清。

  宫沉满意的看着眼前虚弱的温南枳,仿佛看到温家即将倒塌的样子。

  管家递上温家送来的求和合同,宫沉一眼都没有看。

  他刻意当着温南枳的面,拨通了助手的电话,冷笑一声,“温家胆子真不小,送个这样的破烂货给我示好,看来是觉得我太好欺负了,我给你半个小时,我想看到温家半边天都塌下去。”

  温南枳听闻略微有了感知,目光模糊的看着宫沉。

  “怎么怕了?温家现在不过强撑而已,倒了一半的工厂后,剩下的根本不用费力,自己都能散成沙。”宫沉笑了出来,带着报仇的快意。

  温南枳用力吞咽着,湿润了一下干哑的喉间,“为,为什么?”

  宫沉笑得更大声,竟然拍了拍手,残虐的表情带着危险,“竟然问我为什么?你那个好爸爸利用下三滥手段毁了我宫家的时候,都没有给我们机会问为什么。”

  温南枳抬手撑着昏沉的头,努力的去理解宫沉的话。

  想起宫沉提起温家人三个字都像是沁入骨血的恨意,一定是她那个表面慈眉善目喜欢暗箭伤人的爸爸做了什么事情。

  可是为什么要她来偿还?

  温家人明明都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她妈妈。

  想着,她眼中便发酸,身上疼,心里更疼。

  眼前一黑,温南枳直接晕了过去。

  宫沉盯着倒在地上的温南枳,她本就皮肤白,眼下肤色透着透明感,仿佛随着虚弱的呼吸,她随时都会被窗外的风吹散。

  “闻到了吗?”宫沉皱眉,“很淡的香味。”

  管家和女人摇头。

  管家以为宫沉生气了,立即指示女佣,“拉出去。”

  宫沉目不转睛的盯着地上的人,片刻后,那股锋利的笑意又显现。

  毫无怜惜道,“带着合同,把她送回温家,立刻,马上!告诉温家人,我用的不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