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毁容
如素2019-09-17 10:491,829

  忠叔看到宫沉歪着头闭眼睡着了,十分的诧异。

  忠叔小心的替宫沉盖上被子,然后示意温南枳继续。

  温南枳没有见过睡着的宫沉,没有邪笑,没有冰冷嘲讽,更没有狂风般的暴戾,宫沉安静下的容颜冲击力实在太大。

  宫沉,一个安静睡觉的宫沉,身为男人却太漂亮了。

  并非女气,一眼就能分辨的性别,却还是想用漂亮两个字形容他。

  ……

  宫沉很久没有睡觉了,靠酒精麻痹也只不过能让他昏沉沉四五个小时,但是这次他睡了整整十五个小时。

  还是窝在一个连腿都快伸不开的杂物间,睁开眼后他先是迷茫的适应了一下身体的僵硬,然后闻了闻被子上的不属于他的味道。

  撑起身体,揉了揉太阳穴就看到缩在墙角快要面壁的温南枳,她怀里还抱了一把琵琶,像是十分珍惜的样子。

  珍惜?

  宫沉觉得温家的人就不配用这两字,冷笑一声,起身走到温南枳面前,用脚踹了踹她。

  温南枳迷迷糊糊的转醒,一看到面前的宫沉,立即瞪大了眼睛。

  但是还没给她足够反应的时间,门外就响起了管家忠叔刻意抬高的声响。

  “肖小姐,没有宮先生的意思,你不可以进来!”

  肖蓝?

  “宫沉!你给我出来!”肖蓝大喊着宫沉的名字,怒不可遏的尖声控诉着,“宫沉,你躲着就没事了吗?”

  温南枳盯着面前的宫沉,只见他细长的手拉了拉身上的衣服,不耐烦的走到门口。

  “我为什么要躲?你算什么?”宫沉毫不怜香惜玉的开口。

  肖蓝推开宫沉,探进身子就看到了角落的温南枳,脸色更加幽怨。

  “就因为她?所以你不肯再让我来?”肖蓝指着温南枳。

  宫沉不承认却也没有否认。

  温南枳立即摇头,但是肖蓝却听不进她的解释。

  肖蓝像是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整个人气得脸颊都扭曲了,微凸的眼珠子都快把温南枳瞪穿了。

  “我哪里比不上她?”肖蓝说完,眼角就湿润了,“我跟了你这么久,难道你就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没有。”宫沉回答的迅速,闲暇还整理了一下袖子。

  十分的无情。

  肖蓝攥紧了拳头,双肩耸动着,“我肖蓝从小到大都没有被人比下去过!我才是你宫沉最合适的人,除了我还有谁会在你没办法睡着的夜晚,陪着你?那些婊子都是为了你的钱!我不会让她取代我的!”

  肖蓝恶狠狠的瞪着温南枳。

  温南枳从肖蓝的眼中看到了杀意,她立即开口解释,“不是,我不是……”

  肖蓝一改大屏幕上温柔形象,直接向温南枳扑了过去,却被宫沉抬起的手拦腰截断。

  宫沉冰冷道,“拉出去!”

  忠叔叫人上前拉肖蓝,肖蓝满脸泪水,双手乱挥着,转个身就跑了出去。

  随即便响起了女佣的尖叫声,肖蓝直接从厨房端了一锅正在炖的汤冲了进来,对着温南枳就想泼过去。

  温南枳呆若木鸡,已经失去了反应。

  但是肖蓝手里的汤却只是洒了一小半,还都撒在了挡在温南枳面前的宫沉手臂上。

  宫沉面无表情,仿佛毫无痛感,甩了甩通红的手,脸色阴沉下来。

  他说,“肖蓝,你越线了,我能把你捧起来,也能让你消失。”

  肖蓝惊恐的盯着宫沉,面目扭曲,“你想干什么?就因为一个女佣?”

  宫沉沉默不言,居高临下的看着肖蓝,神色中带着被挑起的戾气,不痛不痒的用两指抵住肖蓝手中那锅汤的锅底。

  肖蓝暗中较劲想压下被抬起的炖锅,却还是抵不过宫沉的力气,宫沉直接把汤掀在了肖蓝的脸上。

  “啊!”肖蓝捂着脸尖叫着,几乎跪在了地上。

  宫沉却接过女佣递上的毛巾擦了擦手,“扔出去。”

  肖蓝满脸通红,甚至还肿起了水泡,一张脸算是毁了。

  温南枳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脸颊一转几乎贴着墙面,脑海里都是肖蓝这张脸。

  “宫沉,你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没有人会爱你了!你根本就不懂感情!”肖蓝咒骂着。

  温南枳捂着耳朵缩着,整个人都像是受惊的兔子,惶恐不安。

  宫沉瞥了一眼,然后向外走去,“婊子谈情?可笑。”

  温南枳对宫沉的恐惧更深了一层,他不只是个暴虐的人,更是无情冷血的恶魔。

  肖蓝一路尖叫着被人扔了出去,那些女佣原本看肖蓝深得宫沉的喜欢,一直巴结着,但是如今却一个一个都跟宫沉一样换了一张脸。

  肖蓝被人架出去的时候,温南枳还看了一眼,记得那张肿胀发红的脸,像是一个噩梦一样在之后纠缠了她好几天。

  梦里肖蓝把一切都怪罪在了她的身上,掐着她的脖子要她一起去死。

  “温南枳,我不会放过你的!”肖蓝顶着毁容的脸在梦里肆意大笑着。

  而此时,宫沉满手汤汁,汤水顺着指尖滴滴答答落下,好看的手指裹上了油腻,轻微的颤抖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