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困兽
如素2020-07-25 16:581,708

  肖蓝来得很快,戴着墨镜,宫家的女佣立即迎了上去。

  肖蓝经过餐厅外时,看到了跪在餐厅中的一个人,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又退回去瞧了仔细。

  但是温南枳那一身娇嫩的白皮实在是好认。

  肖蓝龇牙不满的走到了温南枳的面前,不屑道,“真是命大,居然跳楼都死不了,看来是赖在宮先生身边了。”

  温南枳不理会她,双手攥紧了。

  肖蓝吃了闭门羹,更加不开心,想着宫沉本来就不喜欢温南枳,惩罚温南枳,宫沉也不会多说什么的,或许还会拍手叫好。

  “跪在地上看来是又惹宮先生不开心了,但是你这跪得多不诚心?”肖蓝轻轻柔柔的开口,高跟鞋在温南枳面前站定。

  温南枳来不及细想肖蓝话中的意思,肖蓝抓住她的手掌摁在了细碎的渣子上,甚至来回的摩擦了一遍。

  “啊!”温南枳低叫了一声。

  “啧,这就疼了?”肖蓝巧笑着,鞋跟落在了温南枳的手背上,美目瞪圆,“少在宮先生面前做戏,张开腿不都一个德行?还装什么清高?有本事你下回找个楼高的地方跳!”

  一直到温南枳的手心印出血迹,肖蓝才笑着离开,直接上了二楼找宫沉。

  温南枳趴在地上,已经没有力气撑住自己了,她从玻璃碎片上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狼狈不堪。

  一直到凌晨,二楼以及传来肖蓝的娇笑声,好像宫沉都不用睡觉一样。

  温南枳依旧跪着,从开始的疼痛,到现在只剩下麻木,眼中的泪水不过是沾湿了长睫便被她逼了回去。

  管家走上前伸手将她扶了起来,“回去吧。”

  “不用了。”温南枳推开管家,“我不想连累管家你。”

  “宮先生不会下来看了,他知道我帮你,没有罚我,算是默认了。”管家不清不楚的开口。

  温南枳身体没有一丝力气,被管家直接拽了起来,然后扶进了房间。

  房间里没有凳子,没有床,只能坐在地上。

  管家拿了药箱来,卷起温南枳的裙边,松了一口气,“还好,都是小碎渣,没有伤到血管。”

  管家一改白天的严肃,小心的替温南枳挑掉了碎渣,擦了药水,手心更是小心的替她包扎了起来。

  温南枳心头一暖,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对她了,“谢谢你,管家。”

  管家只是点点头,然后小心的提醒温南枳,“十一点以后到晚餐前,你可以出来随意走动,但是不要去三楼,晚餐后到凌晨四五点就不要出门了,宮先生……”

  管家没有说完,微微叹气。

  “凌晨四五点?”温南枳略微吃惊,宫沉不用睡觉吗?

  她记得女佣说宫沉一般早上十点才起床,那他岂不是只睡四五个小时?

  “不要多问。”管家慎重道。

  管家帮温南枳处理好伤口以后,就离开了。

  温南枳躺下后,浑身都虚脱了,毫不隔音的房间,依旧能清楚的听到楼上的动静。

  她睡不着也不敢闭眼,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也不敢去想。

  只要一闭眼,她就会看到宫沉的脸,比她做过的任何一个噩梦都要可怕。

  她只能盯着房间的一角,眨着酸胀的双眼,耳畔都是肖蓝的笑声,她甚至无法阻止脑海里想象肖蓝和宫沉在一起的画面。

  折磨着她在黑夜里只能将自己蒙进被子里。

  楼上的动静就像管家说的那般,一直到凌晨四五点才消失殆尽。

  整栋房子瞬间陷入了热闹之后的无声之中,带着黑暗的未知恐惧将温南枳拉入了沉睡之中。

  只是她睡得不安稳,尤其是在宫家这样的地方,所以稍有动静她都会惊恐的睁开双眼。

  门外的脚步声停留了片刻,房门也被人拧开。

  她的房间原本就是杂物间,根本没办法锁,所以她只能卷紧身上的被子,贴着墙角盯着房门。

  房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门外昏暗的灯光在房内的地上拉开一条裂缝一般,灯光将门外的人描绘太高大。

  温南枳用被子捂住半张脸,双眸惊慌的盯着门外外的身影。

  只见宫沉披着一件黑色的睡袍,细长的手指捏着一杯红色的液体,微微侧首,液体抿在唇瓣内,脸颊忽明忽暗,却带着说不清的魅惑感。

  她盯着这双邪气的眼睛,手都快将被子抓破,屏着一口气不敢再动。

  但是宫沉只是扫了一眼她包扎的双手,立即垂眸,不费力的带上门,转身就离开。

  温南枳顿时用力的呼吸着,压着起伏不定的胸口,盯着已经合上的房门。

  刚才她没有看错吧?

  宫沉的脸上明显带着倦意,却用酒精强撑着睡意。

  那一刻,他的表情更像是困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