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矛盾体
如素2019-09-17 10:502,308

  顾言翊和温南枳没有多说话,确定了她的腿伤没事,顾言翊便起身离开了她的房间。

  等人一走,温南枳立即拿出了手机。

  她试着拨通妈妈的电话,但是响了一遍又一遍,依旧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无法确定妈妈的安全,让她的心悬了起来,恐惧也不由得漫上了心头。

  然后温南枳想起了周瑾,她以为会在一起一辈子的男人。

  宫沉已经知道了周瑾的存在,周瑾会不会也出事了?

  想着,她立即拨通了周瑾的电话。

  她一直都很喜欢周瑾,在温家的那些日子,都是周瑾安慰她,也是周瑾守护着她,如今逼不得已分开,她也不想周瑾因为她受到牵连。

  心里巴望着周瑾快点接电话,只要能听到他的声音,她就放心了,甚至还多了一丝希翼,想通过周瑾的声音,像以前一样安慰自己。

  电话一通,温南枳就迫不及待的开口,“周瑾,是我。”

  但是接电话的人确实她的妹妹温允柔。

  “怎么是你?周瑾现在没空接电话,你也不要再打电话过来。”

  “你怎么……”温南枳结结巴巴的开口。

  温允柔却没有给她说下去的机会,打断道,“温南枳,你如果不想害周瑾,就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你知不知道宫沉是什么人?他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要是知道你和周瑾藕断丝连,你会害死周瑾的!”

  “允柔,我就和周瑾说几句话,说完我就不打了,我还没和他好好解释。”温南枳软声恳求着温允柔。

  温允柔却异常决断,“我告诉你,不可能!解释什么?你难道嫁人了还要拖着周瑾?你可真贱!你要是再敢打电话来,我就回去告诉我妈和爸爸,你应该知道下场的!”

  温南枳揪紧了胸口的衣裳,身体都不由得前倾,仿佛温允柔就在自己面前。

  “允柔,是谁的电话?是不是南枳?”周瑾的声音!

  “周瑾!是我!我是南枳!”温南枳不由得抬高声音喊着周瑾的名字。

  传来的却是温允柔不痛不痒的回答,“又是推销电话,我给你回了,这种电话拉在黑名单就行了,免得下次让你分心。”

  咯哒一声,温允柔挂了电话。

  温南枳捂着脸,她知道自己再也打不通周瑾的电话,温允柔一定会把她的号码拉进黑名单的。

  但是能听到周瑾的声音,确定他没事就好了,她就放心了。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还是那么痛?

  她环顾四周,囚笼般的生活还要多久?

  ……

  顾言翊从温南枳的房间离开后,就去找宫沉。

  二楼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人,倒是遇到了忠叔在收拾房间。

  “顾医生,房间还是照样里面那一间,已经帮你收拾好了。”

  “忠叔,你做事还是这么细心,谢谢了。”

  顾言翊有礼的道谢,嘴角挂着区别于宫沉邪笑的淡淡笑意。

  忠叔身后的女佣不禁随着顾言翊的笑容一起笑了,心里恨不得能靠顾言翊更近一些。

  但是她们知道顾言翊只是看着好相处,事实上和她们的主人宮先生一样,能靠近的永远都是表面。

  顾言翊拦住忠叔离开的身影,轻声道,“忠叔,你给南枳准备一些营养品,她看上去状态不太好。”

  忠叔不露声色,左右看看一脸妒意的女佣,不拒绝也不答应,“我会问过宮先生的。”

  女佣一听轻哼着,宮先生把温南枳扔在杂物间不就是任由她自生自灭,哪里会管她?这心也总算是平衡了。

  顾言翊透过忠叔的眼神,明白了一切,笑而不语。

  忠叔指了指三楼的位置,“宮先生,去三楼休息了,顾医生直接上去即可。”

  顾言翊点头,转身上了三楼。

  三楼对宫家的其他人而言是禁区,但事实上只是宫沉的卧室而已。

  是宫沉面对纠缠自己多年噩梦的地方,里面什么都没有,雪白的墙面,一丝杂质都没有,一张黑色四角大柱的床,窗边两张软椅和小桌。

  顾言翊敲了三下门,然后走了进去,看到宫沉坐在软椅上,一手托着红酒杯,目光透过落地窗沉静的望着花园的樱树。

  宫沉是个矛盾的人,愤怒时犹如猛兽,凶狠毒辣,不留一丝余地。

  安静下来的宫沉,精致的像一副画,放在任何背景中都可以,不论多浓重的色彩,都抢不走他的光彩,一身最普通的黑色衣裤体态修长,指间轻摇酒杯,鲜红的液体淌过薄唇,都显得优雅矜贵。

  就连窗外的樱花都青睐他那张脸,飘落在他发梢,脸颊,脚边……眷恋的留在他的身侧。

  今年樱树开得很漂亮,宫沉的妈妈很喜欢。

  樱树中间还夹杂了两棵橘树,是宫沉小时候种的。

  他种树的理由和他说的话一样直白,为了吃橘子。

  但是自从橘树种下去,他一口橘子都没有吃到,反倒在外漂泊了十几年,等他把宫家宅子赎回来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了。

  顾言翊在宫沉对面坐下,往杯中倒了一点红酒,陪着宫沉喝了两口。

  “受伤了就注意忌口。”

  没有人的时候,宫沉就不爱说话,也不爱笑,不带任何表情,就喜欢这么静静的坐着,盯着某一处放空自己。

  听闻顾言翊的声音,宫沉回神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

  “宫沉,其实……”

  “如果你想替温南枳求情,就不必了,她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恩赐了。”宫沉冷言道。

  顾言翊捏紧了手里的杯子,俊脸上多了一层沉重,“你的复仇大计,就非要牵扯一个无辜的人?”

  “无辜?我整个宫家最后就剩下了我一个人,难道其他人都该死吗?”

  宫沉咬牙切齿,说到心口的伤痛时,他大手一挥,手中的高脚杯连着红酒泼上了墙,像是一道褪色的血迹,被周围强烈的苍白烘托的触目惊心。

  就连熟悉宫沉的顾言翊也屏住了呼吸。

  宫沉微微叹气,某根神经一松弛,整个人瘫坐在软椅上,显得异常颓废,他闭上了眼睛不去回想那些过往。

  “言翊,不要去碰温家的人。”

  “是吗?”顾言翊小酌杯中的红酒,看着眼前的宫沉,神色复杂,“宫沉,你也碰了温家的人。”

  宫沉半眯着眼睛,不悦的撇向另一侧,“我是为了报仇。”

  “嗯。”顾言翊轻轻一应,意味颇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