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随便玩
如素2019-09-17 10:501,743

  宫沉起身走出浴缸,露出了整个背上的纹身。

  刚才温南枳一直低头,如今却看得十分的真切,手里的毛巾掉进了水里。

  宫沉看了她一眼,她立即抓起干毛巾替他擦干身上的水渍,动作不敢有一丝怠慢。

  栩栩如生的鹰纹身上有些凸起感,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才发现鹰身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口,遮盖下变成了鹰的羽翼,每一道都特别的鲜活。

  纹身只是遮盖伤痕吗?

  为什么他身上会有这么多伤痕?

  宫沉察觉到了温南枳停留的目光,抽过她手里的浴巾,随手一围,“滚。”

  “好,好的。”

  温南枳像是巴不得一般,立即冲出了房间。

  几步之外,肖蓝等着她,讥笑道,“哟,舍得出来了?现在宫家的女佣都这么胆大了吗?连主人的床都敢爬?”

  温南枳抿唇,瑟缩的想要避开肖蓝靠近的身体。

  肖蓝抬手赏了她一巴掌,重重的一巴掌落在温南枳白嫩的脸上,声音脆响。

  肖蓝揉揉掌心后,冷笑着盯着她警告道,“也不照照镜子自己是什么货色,还敢勾引宮先生?”

  温南枳捂着脸颊,苍白的脸上立马留了掌印,嘴角渗出鲜血触目惊心,她却咬紧牙关,逼着自己吞回眼泪。

  房门一开,已经穿戴整齐的宫沉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

  肖蓝美目巧笑的贴着宫沉,“宮先生,难道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找个女佣恶心我?”

  宫沉一笑,随肖蓝刺激温南枳,他只是伸出手指挠了挠肖蓝的下巴,笑言,“她怎么惹你了?”

  言语暧昧,仿佛充满在意。

  温南枳不敢吱声,捏紧了手中的随时都会敞开的衣服,半垂着脑袋,脸上除了苍白之外,更多的是无神,眼角的泪水悬着就是不肯落下。

  宫沉见温南枳不哭,心有不满。

  会看脸色的肖蓝见宫沉皱眉,似乎有些明白了,上前挽着他笑道,“这么一个不会做事儿的女佣,惹到我就算了,不过我看她好像是惹宫先生不高兴了呢。”

  “今晚上宮先生不是有个应酬吗?我看她嫩得很,长得也还凑合,说不定很合那些老总们的口味呢。我可是替宫先生的生意着想,玩个女佣总不会让宮先生心疼吧?”

  宫沉明白了肖蓝的意思,目光落在温南枳身上,唇角勾起弧度,“好。”

  肖蓝看宫沉没有一点犹豫,就知道温南枳也不过如此,今晚上就让那帮男人玩死她算了,也算是替她分担了。

  温南枳贴着墙,浑身没有一丝温度,僵硬的比旁边的绿植都要笔直。

  她只看到肖蓝贴在宫沉的耳朵边上有说有笑,并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不过很快的,宫沉就发话让她滚了。

  回到杂物间,温南枳又开始发烧,身体的温度起起落落,睡了一觉又一觉,大量出汗让她像是泡在水里一样。

  傍晚的时候,两个女佣冲进来架着她,替她换了一身衣服又将她推到了宫沉面前。

  宫沉正要出门。

  挽着宫沉的肖蓝,看到温南枳一身红裙,肤质细腻凝白,心生一阵妒意,不等宫沉看清温南枳就拽着上了车。

  温南枳昏昏沉沉被带进了灯红酒绿的场所,推进房间后,看清眼前的状况,她脸上立刻煞白一片。

  七八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起身恭敬的对着宫沉喊了一声,“宮先生。”

  肖蓝仰着高贵的头,贴着宫沉坐下,像是宣誓她的身份一般,拨弄了两下红色的指甲,点了点红唇,目光指向温南枳,“这次宜市的工程能顺利拿下来,大家都辛苦了,这是宮先生的心意,虽然比不上往日小明星,小嫩模,胜在会玩,懂吧?”

  男人的目光在视觉上已经把温南枳扒光了,温南枳恐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停的退后着。

  她的后背贴在冰冷的墙面上,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在颤抖。

  男人们在宫沉面前还不敢乱来,都有些胆怯的望向宫沉,就等着命令一般。

  “不要,宮先生,不要……”

  温南枳哀求的看向宫沉,吓得双腿发软。

  “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保证,我保证以后听你的话,呜呜呜……”

  温南枳想要跑过去求宫沉,却被房间里的保镖给拦下来了。

  “我给过你离开的机会,是你自己跪着求我要留在我身边的,温家的小姐,这样的小场面,就受不了么?”

  黑暗里,宫沉的嘴角蓄着微笑,眼眸之中,全是寒冰。

  “不是的,宫沉,我……”她是为了妈妈才留下来的。

  没有人跟她说过,宫沉还有把自己的女人送给一群男人享用的癖好。

  宫沉看到了温南枳的惶恐,捏着盛着酒的水晶杯,微微挑眉,整个人都隐匿在了昏暗的灯光下。

  唇瓣微启,“随便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