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耍我...
水笙笙2019-03-06 13:072,375

  “顾长歌我问你。”

  “啊?怎么了?”

  “你以前是不是认识仙君?”

  后者一怔,正不知如何回答,宁若清又道:“就是早上那位白衣仙君,萧子阳,替你说话,留你在山上的那位。”

  若说认识倒也不认识,若说不认识,几个月之前确实有过一面之缘,“没来玉霄空阙山之前不认得。”

  她这么说应该算不得撒谎吧?

  “那倒怪了,怎么弄的你好像是他的故人一般?而且子阳仙君很少过问派中之事,怎么你一来就下了暮阳峰了。”

  顾长歌抿着嘴弯起一个弧度,不管是自己的不祥还是什么,能引起仙君侧目的确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呢。

  宁若清虽然名义上是众人的师姐,以后这些人当中也许还有人要按辈分叫她师叔,但她的脾性也和孩子无异,吃了两块麻糬又和众人嬉闹了一阵,直到坐到大半夜才走。

  顾长歌收拾了东西也上床睡了,一夜无话。

  *

  正式开始修行之后长歌才明白什么叫做资质方面的差异,原来人真的有一种名为根骨的东西,这东西凡人看不见也摸不着。

  就好似凡间的算命一般,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这小子不是状元的命,回家种地吧,那得省了多少人寒窗苦读的时间,毕竟状元也就那么一个。

  教习场上晨光万丈,东方羽一边巡视每个人的修炼一边解释道:“每个进入青华派修习的弟子,都要先学青华派防身拳法以及剑法!哪怕将来无缘修仙也能自保,现在教你们的这招定神拳,招如其名,需凝神定气,扎稳根基才能进一步的历练防身之术。”

  东方羽完全成了这群新弟子的教习,而宁若清则成了他们生活上的管家。

  尹乐乐冲东方羽吐吐舌头,后者微微一笑,将她的腰身稍作调整:“此拳刚劲,你还欠缺力道。”

  “哦……”

  顾长歌往别人身后缩了缩,嘴里念念有词“没看见我,没看见我,没看见我。”

  东方羽似知道她的心思一般径直走了过去:“长歌,你耍的是什么拳?”

  长歌眨巴着眼睛躲躲闪闪:“不是定神拳吗?”

  “我看倒像是霓裳拳。”

  “啊?我没学过霓裳拳啊。”

  话音一落周围哄笑一片,顾长歌撇撇嘴:“东方羽……你耍我……”

  “呵呵,定神拳讲究收放自如,力道刚劲,你这回风流雪一般的姿态可不是霓裳拳吗?”

  “长歌姐姐没有习武的根基,难免做的不好!不许你们笑她!”尹乐乐瞪着眼睛冲周围的人跺脚,众人窃窃笑两声也就作罢了。

  东方羽又小声在她耳边说道:“出了家门可不是大家小姐,难道你不想拔得头筹让掌门人对你刮目相看?就算不能拔得头筹,待到拜师大会上表现出众,也足以让那些当初打算逐你下山的人后悔。”

  顾长歌想都没想,出口答道:“不想,我以往看一些妖魔志怪的话本子觉得津津有味,但现在让我来修仙,真是觉着难如登天。”

  东方羽无奈摇头:“你的性子倒是惫懒,不过既然来了,便用心修行吧,我自悉心指导。”

  “以往在家琴棋书画我都学不好,我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东方羽苦笑两声,温润如阳:“那便罢了,我不批评你就是。”

  “你真好!如我哥哥一般。”

  后者听了她这话干咳一声忙转头去看其他人的练习情况,众人不敢懈怠,都想在拜师大会上拿出自己最出众的一面。

  “今日练习唯穆弘最佳,凌飞燕次之,其他人回去之后要勤勉练习。”

  “是!”

  东方羽说完便解散了众人,凭他们练拳的时候再怎么严肃,东方羽一走也都恢复了少年本性,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结伴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而这边尹乐乐挽着长歌的胳膊指指前面一人道:“你看,他就是穆弘。”

  长歌扫了一眼兴趣缺缺“哦。”

  尹乐乐又拉了她一把:“怎觉得什么都不能引起你的兴趣?你到底对什么感兴趣啊?”

  对什么感兴趣?顾长歌的目光穿透云层望向那座被冰雪覆盖的山峰“我也不知道,但我为什么要对穆弘感兴趣?。”

  “他已经好几天都被东方羽夸奖了唉!而且长的也好看,一表人才,当然,自然比不过东方羽的,但大家都对他很有兴趣啊,你怎么能没有兴趣呢!”

  的确,那些走在穆弘身后的人无不在拿眼小心瞄他。

  穆弘这个人她有点印象,若说这个人是动物那一定是北冥之狼,若说这个人是个女人必然是最冷艳难以接近的美人,那天生的冷冽让人望而生畏。

  “穆弘!”尹乐乐生性活泼,几乎和每个人都打的火热,别人不好意思上前搭讪她自然不会不好意思,连带长歌都沾了光。

  穆弘个子比较高,一身仙家弟子的月白小衣穿在身上好像为他量体裁剪的一般,他剑眉凤目本是一个热血男儿,但一张脸却分柔,唇红齿白如女子一般,见尹乐乐和他打招呼,双手作揖礼数周全,并不像别人说的那么冷漠。

  “穆弘你真厉害!东方羽每天都夸你!”

  “是东方老师抬爱,其实我还有很多不足。”

  尹乐乐一边咋咋呼呼道:“他比你大不了几岁你居然叫他东方老师!哇,东方羽一定偷着乐呢。”

  穆弘似不喜她的样子,微微皱眉道:“我们现在跟着他学习理当尊重,以后拜了师才能论辈分,现在只得先叫声老师。”

  顾长歌打了个呵欠,与二人转过试剑台看到东方羽远远在试剑台上指挥别人搬运一些兵器:“东方羽很能干呢,有时候像我哥哥,有时候又像我们府里的胡管家。”

  穆弘忍不住多看了顾长歌两眼,见她回头看自己,又忙将目光错开,刻意的有些明显。

  “东方老师到底是首席弟子,得掌门和掌教的器重。”

  顾长歌哦了一声与他们向居住的庭院走去,尹乐乐一边笑道:“长歌姐姐,你知道什么是首席弟子吗?”

  后者耸肩:“不知道,但也不想知道。”

  尹乐乐冲着穆弘叫道:“你看看长歌姐姐,根本不懂什么是不耻下问,唉,和她说话累得慌。”

  长歌又忙赔笑道:“好乐乐不要生气,我是觉得到头来拜不了师还是要下山的,知道这么多有什么用呢。”

  尹乐乐作势要打她:“不准你走!你是故意的!你好好修习怎会拜不了师!”

  穆弘又开始打量起长歌来,想了想方开口问道:“你便是那日险些被逐下山的姑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华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华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