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DTT2019-03-13 12:067,642

  就在文素汐将林浩树和赤语两尊夜游神请进屋去的时候,唐懋那厢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你怎么在这儿?”

  蔡舒萌带着几分醉意,娇嗔道:“给你打电话你没接。”见唐懋没什么表示,又说:“明天的慈善晚宴,我那部电影的主演也会去,到时候给他们一个采访的时间吧。”唐懋说了句“随便你安排”就要转身上楼,却被蔡舒萌上前一把挽住胳膊:“唐总,还有些事儿要跟你说,要不咱们进屋说?”

  蔡舒萌和文素汐乍一看就像是一对双生花,一朵清新淡雅,一朵妩媚娇艳,都令人赏心悦目,却又都不甘当花瓶,能力不比外貌差。人人都说蔡舒萌放诸于整个影视圈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却偏偏是周瑜遇上了诸葛亮,总是被文素汐艳压一筹。大家明面上说蔡舒萌只是欠了一些运气,可心里都明白,她欠的恐怕是唐懋这股东风。

  蔡舒萌和夏文汐骨子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蔡舒萌心眼多,手腕狠,是那种非常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且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说不择手段大概有点危言耸听,简单说就是舍得孩子才能套着狼,她豁得出去。而唐懋何其精明,他身边从来不缺投怀送抱的女明星和想要一步登天的女员工。他半生浮沉,已经过了拈花惹草的年纪,寻的是一个可以执手坐看云卷云舒的良人,自然不会着了这些妖媚道,反而对文素汐的那份纯粹青眼有加。

  唐懋抽开胳膊,脱下西装外套却不替她披上,只是递到手里,不着感情的说了句“夜里凉,回去路上注意安全。”抬脚要走,只听蔡舒萌幽幽地说:“知道文素溪车上的那个男人是谁了吗?”

  唐懋停下脚步,转身直视蔡舒萌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回答:“是她一个漫画家朋友的粉丝。”

  蔡舒萌轻笑一声;“竟然这么巧,撞上的还是熟人啊。您也知道,素汐要带着这个人出席晚宴做澄清,我真担心把握不好分寸,影响公司形象。”

  唐懋脸上声色不动,淡然道:“你倒是考虑周到。”蔡舒萌却像是醉了,踉跄着摔到唐懋怀中,抬头望着他一脸化不开的深情蜜意。唐懋避开她的视线,拿出电话按下号码:“姜宇,十分钟内开车过来我家楼下,送蔡总回家。”

  蔡舒萌终于发觉自己在演一场独角戏,站直了身子说:“没关系,我自己能走。”

  唐懋把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还是让姜宇送你吧,省得让人说我不体恤下属。”

  蔡舒萌扯了扯嘴角,露出了尴尬的笑容。两人一时无话,只有夜风一径摇动这树影。

  林浩树简直想哭!能和素汐在同一屋檐下亲密接触是不错啦,但是为什么这个神经病会跟来啊!

  赤语看着缩在浴室角落的林浩树,一脸不解:“你怎么了?”

  林浩树一把拽过上衣穿好,才惊魂未定地开口:“我告诉你啊,你未经同意私闯浴室,是性骚扰,是犯法的!”

  赤语:“惊扰了林公子,实在抱歉。我来就是查探一下此地是否安全,很快便会离去。”

  林浩树却不满意这个回答,哑声道:“你别来这套!我跟你说清楚,我喜欢女的、女的!你赶紧走吧,快,走走走。”说着拉起赤语就往浴室外面走。

  一开门,文素汐正在不远处踱着步子背稿“今天呢,想借着这个机会澄清一下我跟赤语先生的关系……”

  林浩树忙关上了浴室门,又扭开水龙头让水声遮掩自己和赤语的声响,这才开口:“赤语,我再郑重的和你说一遍,我喜欢女人,这是我这辈子的命数,请你不要强迫我好吗?”

  赤语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迷惑:“强迫你?”

  这反应让林浩树更是心头火起,快速说道:“别装傻充楞了,我跟你直说,我不喜欢你!我根本就不喜欢男的!”

  赤语终于听懂了:“林公子可是认为我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你误会了,我早已有爱慕的女子了。”说着却望向林浩树,深情得像是要触摸他的灵魂。

  林浩树抖掉一身的鸡皮疙瘩,“你能不这么看我吗……”看到赤语急忙移开眼神,又忍不住八卦:“你爱慕的人是谁啊?”

  赤语神色温柔:“她叫姞婉,是一位将军。”

  林浩树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附和道:“当兵的?那可厉害了!不过这条路不好走吧,女的想提干不容易吧。”又有点不放心,“你没骗我吧?”

  “在下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句假话,天诛地灭!”

  林浩树终于放了心,心有戚戚焉地拍了拍赤语的肩膀以示鼓励。两人肩挨着肩席地而坐,第一次达成了某种共鸣。

  赤语问:“你喜欢的女人,可是文素汐?那几幅画稿里的人就是她吧。”

  林浩树笑了笑,算是默认:“你也看到了,她跟她们公司的唐总才是门当户对的一对,挺好的。”

  赤语安慰他:“依我看,文姑娘不是那种看中钱财之人,你若是想追求她,我有法子可以帮你!”

  林浩树本不想在这个奇怪的男人身上寄托希望,却忍不住问:“你打算怎么帮?”

  “今日时间不早了,林公子早些休息,明日一早你就知道了!”

  果然不应该相信他的!林浩树勉强挤出笑容,心事重重地目送赤语离开。

  睡在喜欢的人家里果然是无上的幸福!林浩树一脸幸福的从文素汐的床上爬起来,对床铺、被子、枕头恋恋不舍。要不是赤语一大早就跑来,自己才不会这么早就起床呢。

  赤语一路拉着林浩树来到别墅门口,指着堆在地上的一堆乐器问:“林公子擅长哪种乐器?请选一样吧!”

  林浩树觉得自己可能还没有完全睡醒,不然怎么会追不上这人的脑回路:“钟、鼓、琴、瑟?我哪会这些玩意?”

  赤语不由分说把鼓槌递给他,说:“敲响它!”

  林浩树一脸莫名其妙:“大早晨的在这儿敲鼓?”

  赤语却万分认真:“对,只要鸣鼓,便可知晓文姑娘对你的情谊,快敲!”

  林浩树看向赤语:“真不知道你是想帮我还是玩我啊……”对方那神情笃定的俊朗面容似乎有一点点说服力,林浩树终于下定决心,将鼓槌猛然砸了下去。

  文素汐家这以安全、宁静著称的高端社区,难得有了一个百年不遇的戏剧化清晨。文素汐压着林浩树和赤语跟前来抗议的邻居们道歉,又跟保安小哥保证绝对没有下一次,求爷爷告奶奶的平复了这场无厘头的骚乱。她冷眼怒视两个罪魁祸首:“还嫌我事儿不够多是吗?你脑子抽了大早晨的敲什么鼓啊,他让你敲的?”

  赤语悠然道:“若想追求一位姑娘,用音乐来取悦她,最合适不过。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林浩树一个箭步赶上来捂住赤语乱说话的嘴巴,低声道:“你闭嘴!”

  文素汐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个活宝,说:“什么跟什么,哦,你以为我跟大树……?大哥,我们俩是好哥们,麻烦你没事别乱点鸳鸯谱了行吗!?这事咱们回来再解决!先去公司,咱仨一起。”

  林浩树放心不下培训班的学生们,嘱咐赤语好好配合素汐解决事情后就溜了,留下十分不待见彼此的文素汐和赤语大眼瞪小眼。

  拔地而起的高层建筑,飞速行驶的汽车,衣着奇特的行人……这一切对赤语来讲都是如此陌生,像是海市蜃楼,像是……恍如隔世。赤语将脸贴在车窗上,对着一晃而过的街景出神。文素汐见状,坏坏地将车窗降下。

  风猛灌进来,吹乱了赤语的长发,他不悦地扭过脸看向文素汐:“你故意戏弄于我?”

  文素汐忍着笑道:“诶呀,怎么不小心把窗户按开了。我哪敢戏弄你,我还指望赤语少爷帮我澄清谣言呢。”

  赤语严肃道:文姑娘放心,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文素汐却被撩起了好奇心,“你怎么那么喜欢大树啊?”

  “我对林公子的情感,又岂是只言片语可以言说的……不过我劝你,还是对林公子好一点。”

  “唉?要我说,你应该对我好一点才是,我跟大树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我喜欢的人他就一定会喜欢,我讨厌的人……”

  赤语看着一边坏笑一边猛踩油门的文素汐,心说这个年代的女子真是不知所谓莫名奇妙。

  文素汐带着赤语冲进会议室的时候,唐懋早已在上首端坐,蔡舒萌、悠悠和其他好些同事也都在,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文素汐权作不知,带着赤语坐在唐懋旁边,明知故问的说“我们没迟到吧?”

  唐懋看了看文素汐,又看了看她身旁的赤语:“这位就是赤语先生?面对媒体的说辞,你们心里都有数吧?”

  文素汐脱口而出“当然”,却听到身边赤语朗声说道“没有”。眼见会议室里众人满脸愕然,心说真是个猪队友!

  蔡舒萌将各人表情看在眼里,这才站起来将手里的稿子递给文素汐和赤语:“公关团队今早又发了一份稿子。”

  文素汐从善如流:“知道了,我会让赤语背好稿子,多余的一句都不说。”

  蔡舒萌刻意上下打量赤语,“赤语先生平时的打扮就是这样吗?出席晚宴好像不太合适。”

  文素汐立刻道:“这事我会解决的。媒体那边也已经通好气了,如果流程没什么问题,其他事情我来安排。”

  唐懋站起身来中断了两人的你来我往:“好了,今晚还要辛苦在座各位的通力合作。这不仅是为了澄清素汐的新闻,更是为了维护公司的形象。两部电影都在宣发的关键期,不要再出现不该出现的问题。我还有个会,得先走了。”

  众人纷纷起立送唐懋离开,他却回头望向文素汐,低语道:“晚会前养精蓄锐,杂事就交给底下人做吧。”

  文素汐点头:“知道了,唐总。”

  蔡舒萌看到此情此景,心下不悦,忙不迭挤到两人旁边,手上拎着唐懋的西装外套:“唐总,你的外套。昨晚太晚了,就没来得及送洗,要是不介意,我今天让助理送去干洗店再还给您。”

  文素汐看了眼唐懋,唐懋审视着望向蔡舒萌,又转头向文素汐解释:“昨晚舒萌为了确认晚宴流程去我家找过我,不过连家门都没进就走了,辛苦她了。”他叫住悠悠,“既然是为了素汐的事,悠悠你把外套拿去送洗吧,回来送到我办公室。”又转头对文素汐吩咐:“素汐你跟我来一下,我还有事跟你说。”

  两人一同走入电梯,姜宇本来要同行,却被唐懋一个眼神拦在了外头。文素汐一看这态势,明白是有些不方便别人听到的私事要谈,颇有些不自在。唐懋对着电梯镜面中的文素汐说:“怎么?不高兴了?蔡舒萌说的话你不会介意吧?”

  文素汐盯着跳动的楼层数字,不以为然的说“不会。”

  唐懋当然知道文素汐才不会吃这种莫名的飞醋,却掩不住一丝遗憾,他倒是希望她介意,至少说明,她在乎。“素汐,其实这次的新闻,有一个更好的澄清办法。”

  “什么?”

  “做我女朋友。”

  文素汐顿时怔住不知如何言语。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的心意你不会不知道。我明白,你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人。如果觉得我们的关系在公司不方便,我可以为你再成立一家独立的影视公司,或者——我离开,做文素汐背后的男人。”唐懋的笑温和如玉,这么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为了邀请你进入他的生活,居然说出甘愿做自己背后的男人这种话,如何不让人感动,又有什么理由能够拒绝?可文素汐却踌躇着说不出一句干脆的话来。狭小的电梯间里空气似乎凝滞了。在气氛更尴尬之前,电梯门终于打开了。唐懋长出一口气,和缓的说道:“终于说出来了,好久没这么紧张过了——素汐,不管你答不答应我,我未来都会继续无条件地支持你。等你想清楚了再答复我,好吗?”

  这个尴尬场面,他还想着给自己递台阶,打圆场。文素汐抬手扶额,心里感叹文素汐啊文素汐,这么好的男人,你到底在犹豫什么?

  文素汐把自己和赤语关在办公室里一句一句对稿子,爆了几条血管后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刚要松口气,悠悠推门进来关心进度:“帅哥练得怎么样了?”赤语一本正经地答:“差不多了,我正在习惯这种……言谈之方式!”

  文素汐再一次听到自己爆血管的声音,吼他:“不许说之!”被折磨得晕头转向的赤语连忙改正:“言谈的方式。”悠悠被这两人逗笑却又不敢笑:“嗯……这么说话舒服多了!以后少看点漫画,了解的知道你是个二次元古风宅男,不知道的不得以为你是个神经病啊!”

  文素汐打断两人:“别说没用的了!来,再来一遍,如果有人问你当时我有没有把你装到后备箱,你怎么说?”

  赤语仿佛被文素汐附身一般回答:“没有的事儿!我这个人平时喜欢喝酒,而且一喝就醉,中午约素汐吃饭的时候我没听劝,一口气儿喝了二十多瓶,后来我整个人就晕了,还在车上一直吐,素汐照顾我,如果说这里面有什么误会,那一定是有人别有用心。”

  悠悠凑到文素汐身边看她手里的稿子,感叹道:“哇,一字不差!”文素汐看来终于满意了,跟悠悠交代:“行,我看他再练也就这样了,走了!还要带他弄衣服。你下午别忘了提前去盯一下现场,有事联系我。”悠悠把手举到耳边敬礼:“遵命。”

  文素汐转向赤语:“走吧,一会儿就能见到你的林公子了!”

  赤语立刻兴致高昂:“走吧!”

  被他一脸明媚的喜悦晃得眼睛疼,文素汐觉得自己的血管似乎又爆了一根。

  本来要亲自盯着男主角改头换面的文素汐被悠悠一个电话叫回晚宴现场,只能把赤语托付给林浩树。左思右想总觉得放心不下,趁着自己做妆发的时候一个电话追过去:“怎么样,词背好了吗?衣服换上了吗?头发剪了没?你可别给我迟到啊!”电话那头的赤语还在别扭:“一定要穿这身衣服吗?”文素汐不禁翻了个白眼:“衣服什么的都不重要!你怎么舒服怎么来,只要得体!——另外这是正式的场合,所以领结一定要戴!最关键的,是你的台词要多背几遍!”

  还没说完,赤语那边就挂了电话。冷静,冷静……文素汐告诉自己,这个怪咖一定是不会用大树的手机才会挂自己电话,今晚一定会顺利!

  眼看慈善晚会开始时间越来越近,赤语还是不见人影。文素汐又是电话又是短信,赤语那边半点回应也没有,不由得七情上脸,急道:“这个赤语也没个声响,什么情况啊!”悠悠连忙宽慰她:“别着急,大树哥说他已经出发了,应该是往这儿赶呢。”文素汐扫了眼场外众多的记者和镜头,做出一张淡然微笑脸:“我该进去了,等一会儿赤语来了,你替我好好教教他怎么看表!”

  正说着,休息室的大门开了,一阵颇有侵略性的香气袭来,只听一把甜美的嗓音道:“哟,这么巧。”不愧是当红艺人,朵拉的脸蛋身材非常出挑,轻易就能吸引众人的目光。文素汐看到她身上的同款礼服,不由得心里一沉,质问悠悠:“你借衣服的时候没问清楚吗?”悠悠脸色发白:“问清楚了,也打过招呼了,不应该会撞衫的啊……”说着怒视朵拉身边的拿铁,却被避开了眼神。

  朵拉甜笑:“没事啦,我们穿起来区别还蛮大的,不算很撞。我先走一步,等会儿见。”说着越发挺直天鹅颈,袅娜走向红毯。悠悠急道:“素汐姐按流程你是下一个,我们往后错几位吧?”

  文素汐深呼吸了几次调整状态,强作镇定:“不用,错几个进去也是一样。”说着也迈步走向晚宴现场。

  红毯区内,频频闪亮的闪光灯简直要将黑夜映成白昼。一前一后出现的朵拉和文素汐更是把气氛推向高潮。“岁月不饶人啊”“年度卖家秀和买家秀”……记者们的窃窃私语传到耳边,饶是身经百战自觉金刚护体的文素汐,也不由得面露尴尬。等在会场门口的唐懋与她四目相对,眼中满是藏不住的担忧。

  文素汐振作精神迈步向前,周遭人群的窃窃私语变成了惊呼,正疑惑的功夫,一只大手挽住了自己的胳膊。赤语!剪去长发的赤语发型入时,穿着一身长袍古装,又在脖颈上系了一个显眼的领结。一塌糊涂的混搭在他身上取得了微妙的平衡,通俗的说就一个字:型!文素汐目瞪口呆,打量着赤语说不出话来。赤语暖心一笑:“抱歉,来迟了。”文素汐终于反应过来,熟练的挽过赤语的胳膊:“闭嘴,笑!”两人一起露出明媚的笑容,在闪光灯的照耀下走向会场。

  台上唐懋正在致辞,台下业内制作人、演员们各自找到了公关目标,拼尽浑身解数为自己寻找更多机会。文素汐和朵拉彼此虚情假意的应酬几句,已经略感不耐烦,听到唐懋叫到自己名字终于如释重负。她在话筒前站定,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而自信:“非常感谢各位的到来,今晚耽误大家一点点宝贵的时间,想借这个机会介绍一个我的好朋友给大家认识——赤语!”

  赤语在掌声中缓步上台,站在文素汐身边。闪光灯闪成一片,唐懋、蔡舒萌、朵拉等人各怀心思,不约而同的默默观察着这神奇的一对。

  台下早有记者按捺不住旺盛的八卦魂,问:“你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文素汐答:“当然不是,我们只是特别好的好朋友而已。”

  记者追问:“请问赤语先生,今天为什么穿成这样,有什么特别的寓意吗?”

  文素汐抢在赤语开口前回答:“其实他平时很喜欢看漫画、比较二次元,这一身是他平时COSPLAY的行头——我是觉得大家喜欢穿什么是自由啦,也还挺适合他的呢。”说着还用眼神示意赤语不要开口乱说话,赤语瞥了她一眼没有出声。

  又有记者问:“赤语先生今天以这种造型等成,是有进击娱乐圈的想法吗?”

  文素汐连忙表态:“并没有!”

  记者们却不买账:“看来两位的关系真是很好啊,文小姐对赤语先生太了解了,不知道能不能让赤语先生自己说一下呢?”

  文素汐十分不放心,可再坚持下去恐怕难以收场,只能用眼神警告赤语:“嗨,我怕他紧张,那,你自己来说吧。”

  赤语想了想,突然开口:“我俩从小就是磁铁。”

  文素汐在心里翻了100个白眼,低声提醒他:“铁磁!”

  赤语更正:“对,我俩从小就是铁磁。”

  有记者问:“你为什么会赤身裸体的在文小姐的后备箱里呢?”

  赤语正色答:“没有的事儿!我这个人平时喜欢喝酒,而且一喝就醉,中午约素汐吃饭的时候我没听劝,一口气儿喝了二十多瓶,后来我整个人就晕了,还在车上一直吐,素汐照顾我,如果说这里面有什么误会,那一定是有人别有用心。”

  记者打断他:“赤语先生,我是想问——为什么您会赤身裸体?”

  赤语瞥了眼不停使眼色的文素汐,无奈的又说了一遍:“没有的事儿!我这个人平时喜欢喝酒,而且一喝就醉,中午约素汐吃饭的时候我没听劝……”

  文素汐连忙咳嗽了一声制止这个人像复读机一样读稿子,被打断的赤语连忙改口:“我俩从小就是铁磁!”

  台下记者的窃窃私语已经演变成骚动。唐懋再也坐不住,在场面变得难以收拾之前走上舞台,示意一脸尴尬的文素汐和赤语退到一边。

  他不愧是久经风浪的企业掌舵人,沉稳道:“好了好了,刚才我在台下观察,发现大家有点偏心,看到我们的赤语先生比较幽默就问个不停。其实今天我们两部新片——《一亿孤行》和《霹雳使者》的主创到来,也是想借此机会为慈善事业出一份应尽的绵薄之力。赤语作为素汐的好朋友,只是作为嘉宾之一出席而已。如果硬要问起素汐比较亲近的人,我倒是有件事情想要告诉大家……”说着笑望着文素汐,示意她过来自己身边。

  文素汐向唐懋走去,怎知被赤语不小心踩住了自己的裙摆,眼看着一个踉跄就要摔到。赤语连忙扶住她,却被她披肩滑落后显露出来的三颗胎记吸引住目光。一时失神,赤语伸出手扶上文素汐的后背,不由得想起当时姞婉代自己身中三箭时的情景……

  文素汐不知道赤语又搭错了哪根神经,想要推开他却被仅仅抓住:“你干嘛?”

  赤语分外严肃:“可否让在下看一眼文姑娘背后?”

  文素汐简直被这个怪咖气到发疯,甩开赤语的手便要走向台前,却被他紧紧钳住胳膊逼到舞台背景板前。只听到一句“得罪了!”,话音未落,披肩已经被一把扯开,晚礼服下裸露的后背完全展露在赤语眼前。

  文素汐的叫骂声,台下的惊呼声……会场终于陷入不可收拾的骚乱。赤语心里却只有一件事:为什么会如此巧合?为什么文素汐身上会有姞婉的箭伤痕迹!

继续阅读:第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上北斗星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