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DTT2019-03-13 12:067,881

  不同于店外的破败景象,店内气象巍峨,两侧石阶次第而上,延伸至中央的一扇威严的大门。

  “花洲源里通仙郭,屟廊山面接平畴。”

  一把清亮的女声响起,大门从里面打开。两位姑娘翩跹走出,一位着白衣,一位着黑衣,眉眼是一色的冷淡疏离。黑白姑娘引着赤语进入里屋,只见其中别有洞天:大堂呈环形结构,贴墙而立满满当当的一圈书架。一盏挂满蜡烛的枝形大吊灯低垂下来,影影幢幢却只堪堪照亮中间一张堆满了文纸的办公桌,一张高背靠椅背对着赤语放置着,烛光投下的阴影里,勉强能看出一位长者的身影。

  赤语刚开口叫了一声“严老”。忽然图书馆大堂内的所有灯光轰然熄灭。他被一股力量牵扯陷于一张椅子上,双手立即被机关所束,动弹不得。

  白姑娘:“得罪了,赤语先生。”

  高背椅慢慢转动,严老双手交叠于胸前,一副恭候已久的神情:“赤语,好久不见啊。”

  赤语:“我来此地只是想托你寻个人罢了,你又何必如此?严老,了结了心愿我便会任你处置,回北斗领罚!”

  严老不急不慢道:“三千年前,你轮值人间,却以权谋私擅改凡人命数,以致那人因果颠倒命运错乱!如今监禁期限未满便私逃下来——我若容你在此,会跟着你一起受罚的。”

  赤语伸手想要召出写命笔,却始终未果。

  严老见状,摇头笑道:“你私逃下界,虽然五感超过常人,但写命笔每日只能用一次,到正午之时才能恢复能量,不仅如此,你的所有神通都将随着写命笔能量的衰退而减弱——直到耗尽。到时就算你想回去领罪,恐怕也没命回啦!”

  赤语内心大惊,却仍然神色如常道:“我此番前来便是为了弥补过错!将因我而乱的命数修回正轨!”

  严老做出一个禁言的手势,继而道:“不必!如今在这里轮值的写命师会替你弥补过错的,你就安心回去吧!”说罢起身就欲离开。

  “你可知子受是谁?”

  严老定住,仍旧拿背对着赤语,半晌才接言:“不知。”

  赤语继而怒道:“我初来凡间,正逢乱世,帝乙身死、子受继位,我身为写命师又如何不知其中蹊跷?若不是你擅改了帝乙的阳寿,继位的本该是他长子微子启!但正是因为你的私心,才有了日后的纣王!严老,任你神通广大,掌管着万物生杀,但也只是管中窥豹罢了!命数,岂是你动了阳寿便可改变的?你又怎能知道那苏妲己姑娘会出现在他的命中?”

  严老缓慢转身,佯装镇定,却掩饰不了眼中的慌乱:“笑话,我私心为何?”

  赤语死死地盯住严老的眼睛,一字一句道:“那子受便是你人间的私生子!”

  严老和赤语对峙少顷,终于移开视线,又缓步走向办公桌,漫不经心地点着桌上的文书资料:“最近到处天灾人祸的,手上活儿有点多。”随即挥手遣散黑白二女子。待二人离去,严老低声问:“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赤语:“放心,只有在下一人知晓,定不会嚼舌声张。”

  严老:“当然了!赤语大人一向说话算数,信得过!”

  赤语:“实不相瞒,此番前来是望你可以助我找到姞婉今世所在。”

  严老笑着点点头,随手一挥,办公桌上的文书纷纷褪去,桌子中央缓缓陷下去一块,正是八卦命图的形状:将姞婉的八卦命图交给我吧。

  “在下……在下不慎遗失了查得姞婉命书的八卦命图,所以……”

  “丢了?!八卦命图可是查询凡人命书的唯一凭证,没了我怎么给你找?你知道三千年中,一个人共有多少资料吗?找不了!”

  赤语笑而不语。

  严老神色复杂,手指在下巴上来回摩挲,显得万分迟疑:“但你得答应我几件事。”

  “请讲!”

  “关于我的事情,不准你再提!”

  “自然!”

  “关于你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明白!”

  严老终于不耐烦的叹了口气,走到一书柜前,用指纹打开书柜密码锁,只见其中摆放着一本厚重的书卷。严老伸手抚过,书卷变幻成竹简。严老手掌停经之处便有人声响起,顿时嘈杂声此起彼伏,严老双耳微动,一边听一边皱眉。

  严老突然收回了手,顿时人声退去,竹简又变回书卷的状态。

  赤语急问:“方才是否已经查到她这一世的具体所在?”

  严老点头:“嗯……要是想让她的命数回归正轨,就得想办法在此世让她活过三十岁。”

  赤语神色凛然。

  严老又正色道:“我还得提醒你,若是给凡人修改生死!都将导致命运牵连波动、引发更多的变故……若要一个人起死回生,必有一人,要代替她死去……”

  因为法力受限,赤语再难依靠天眼寻人,好在临出门之前严老给指了条明道,此刻他正在寻找姞婉今生的路上。坊爷善财给他备了钱财,却还没来得及一一教授用钱的方法,此刻赤语还不知道这来往戴帽亮灯的四轮工具就是古时候的代步马车,自然更弄不清四通八达的地下铁和地上公交系统。此刻,他无论去哪儿,都只能靠——走。

  公园湖边,林浩树正带着一群冒着鼻涕泡儿的孩子上写生课,毕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漫画家是无法只靠微薄的稿费度日的。

  一个小女孩把湖水填上蓝色,另一个小男孩看了举手告状:“老师,妞妞把湖面涂成蓝色了。”

  林浩树蹲下来,摸摸告状小孩儿的头笑着说:“那湖水应该是什么颜色呢?”

  “绿色。湖绿色。”

  林浩树笑笑,转头问小女孩:“那咱们看看,妞妞为什么把湖面画成蓝色呢?”

  妞妞瞪了一眼小男孩,转头认真的回答:“因为湖面倒映的天空是蓝色的啊。”

  林浩树笑得十分温柔。

  “艺术本来就是因人而异的,艺术家画出的不是世界本来的样子,而是他眼里世界应该有的样子。所以我觉得妞妞画得没错。”

  小女孩得意地“哼”了一声,继续认真画画。

  这时湖对岸一个背着画板的女孩,踩着滑板风风火火的朝这边赶过来。

  妞妞转头悄悄对小男孩说:“林老师的头号粉丝来了。”似乎完全忘记了刚才两人的小嫌隙。

  王小谜潇洒利落地停在林浩树面前,对他灿然一笑。

  林浩树:“你怎么来了?”

  王小谜:“学校自习取消啦!”

  林浩树:“取消了你就回家啊,你报的是周末班,天天往我这儿跑什么?”

  王小谜:“钱我可以补交,学我可不想再复读了!今年如果再考不上美院,我爸就铁定送我出国!看我这么有进取心,三赛(老师的日文发音)是要赶学生我走嘛?”

  林浩树一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那画笔点了点小谜的额头。

  王小谜突然想起了什么,在书包里一阵翻找,拿出一本《下一站,未知!》:“对了,有事麻烦你,帮我签个名!”

  林浩树扫了眼漫画,看也不看小谜,蹲下查看小朋友的作品:“这都多少年前的东西了,你在哪找着的?”

  “漫画店啊!听说是压箱底的存货,就剩这一套被我收了!赶快帮我签个名吧!”

  见林浩树没接茬的意思,王小谜继续补充:“我买到的可是绝版的最后一套!听那老板说这书在七年前可是畅销书啊?——你为什么现在不继续画画了?还有故事的结局到底是什么,听说最后一卷你一直没出版?对了对了!故事的男女主角有原型的吧,女主角是谁呀?”

  林浩树抬腕看看时间:“这个问题下次再回答你,还没吃午饭吧,你带着这帮孩子先去前面餐厅吃饭。下午两点集合。”

  王小谜:“诶,那你去哪儿啊。”

  林浩树笑着做出一个敬礼的姿势:“约了人!”

  林浩树从小卖部的柜台上拿出一瓶常温可乐,拧开递给文素汐,把她手里的冰镇可乐换过来。“你跑这么远来这,就为了让一个月收入不足五千的我,请月收入大几万的你吃午饭?如此的深谋远虑且充满诚意让我对你顿生钦佩之感,我就想问问——你好意思吃吗?”

  文素汐:“跟你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是给你一个感谢我的机会,站稳了听着啊——我决定了,买下你七年前的那本畅销漫画版权,拍电影!”

  林浩树一愣:“你怎么没吃饭就撑糊涂了?大好的前途就准备毁在我手里了?为了骗我一顿饭你不至于吧?!”

  文素汐:“我是认真的!我查过你那个系列的数据,虽然说时间有点长了,但还是有市场前景的!而且现在漫改容易火——到时候让你来做总编剧,怎么样?是不是很诱人?”

  林浩树:“故事你要是能用,拿走就得了,不用非得带着我,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

  文素汐:“我相信你,你相信我的眼光吗?!”

  林浩树:“我信你的眼光,但我就是不信我自己。”

  文素汐:“林浩树你怎么这么怂呢……怪不得交不到女朋友!”

  林浩树苦笑,心想我交不到女朋友还不是因为你。眼前这个呼风唤雨的大制片风风火火的跑到这偏远郊外,就为了交代一件电话里三言两语便能说明白的事。要不是从小一起长大,对于文素汐口是心非的性格太过熟悉,她这点“煞费苦心”怕是要被浪费。林浩树心里明镜似的,她是想帮自己,却又怕伤了他身为男人的自尊,才变着法子整这么一出戏来。当下心里泛起一阵带着酸楚的暖意来。

  下午林浩树还得带学生继续上课,二人三两下解决了午饭。文素汐看着外面的太阳犯怵,瞥了眼不远处租赁双人自行车的摊位,娇小姐的一面展露无遗:“不行,我实在走不动了,你骑车送我回车里,我等你放学再说。”

  缓坡下行的自行车道,香樟树交错相拥,宛若一道长廊。阳光被树叶筛下来,影影绰绰的洒了满地,文素汐眯着眼睛十分享受这片刻安宁。林浩树笑着打趣她:“你倒是也蹬几脚啊,累傻小子呢?”

  “这不是下坡了么。”文素汐的高跟鞋卡在自行车踏板上,一点儿劲儿都没使。

  两人有说有笑,全然没注意到周遭的动静。当林浩树发现三岔路口横冲过来的快递三轮时,已经来不及刹车了,眼看就要跟满车的快递包裹撞个正着。

  此时的赤语从严老的办公地点赶来已经走了整整八个小时,纵然天赋异禀也渐显疲态。此刻一声尖锐的女声划破天际“林浩树!!!!”赤语猛然一惊,用尽全力瞬间位移到车祸现场,一把将前座的林浩树从车座上抱了下来。林浩树来不及反应,已经被赤语揽入怀中。

  “姞婉此世,应当是一名漫画家。他叫做——林浩树。” 赤语略感差异,严老怎么没告诉我林浩树是个男人!?

  那边只听文素汐惊呼着跟自行车一起滚进湖里,扑通。

  园区冷饮店的户外桌椅区,文素汐哆哆嗦嗦的披着毛巾,目不转睛的瞪着赤语,赤语却聚精会神的盯着不远处正在买热饮的林浩树。

  文素汐:“趁现在没人在,你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吧!是要钱还是怎么着?如果你还继续跟踪我的话,我可就报警了!”

  赤语斜睨她一眼,不语。

  林浩树小跑折返将手中的热茶递给文素汐,一转头发现赤语正用一种复杂而热烈的眼神盯着自己看,他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对文素汐说:“这是你朋友?”

  不待文素汐接茬儿,赤语抢白:“敢问公子,是否名为林浩树?”

  文素汐警觉:“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别打我朋友的主意!”

  文素汐拉过仍是一头雾水的林浩树偏头低语,解释了之前自己跟赤语的“偶遇”以及顾虑。

  林浩树偷瞄赤语,见他相貌不凡,一身地痞打扮依然掩盖不住一身卓然气质,冲文素汐耳语:“那个,他是在看我嘛?”

  赤语满面微笑:“在下曾拜读林公子画作,甚是喜爱,在此与诸位巧遇,全因缘分使然。”

  文素汐虽然刚刚盛赞了林浩树的作品,却对其粉丝号召力心存顾虑:“你说你看过他的漫画——他的漫画叫什么?”

  赤语:“所有,在下都看过。”

  赤语语带迟疑,更是加深了文素汐的怀疑。她双手环胸一副盘根究底的姿态:“说说作品名字啊?”

  赤语看表,已过未时,背手唤出写命笔,一幅幅漫画图片、百科资料便于虚空中暗自显现,赤语凝神片刻,因不能完全理解图文资料,只好照本宣科:

  在下于公元2011辛卯年拜读过林公子的佳作《下一站,未知!》,虽漫画并未完结,却在当时取得傲人成绩,成为当年销量排行榜冠军,其中,女性用户约占百分之71%,高比例的女性用户群能够更加快速地传播并保持内容粘性,对于非垂直领域也能起到有效的传播作用……

  文素汐听得目瞪口呆,还来不及进一步发问,就被悠悠的夺命连环call打断。电话一接通,只听悠悠语带哭腔大喊“出事了!”连带一旁的林浩树也被这声势惊得愣住。

  回程路上,文素汐神情严肃,猛踩油门把车开得飞快,副驾座的林浩树一边用手机浏览网上的舆论,一边偷瞄文素汐的神情,不自觉抓紧了扶手。

  文素汐:“网上都说了什么!”

  林浩树:“没……没什么!”

  文素汐转头瞪他,林浩树紧张得结巴,叮嘱她好好开车,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儿顶着。

  新片发布会当天文素汐将衣衫不整的赤语藏匿在车内的视频曝光,虽说文素汐在业内小有声望,却也只是个幕后工作者,按理说本不该造成那么大的舆论反应。这件事会引爆舆论,一来是新片上映在即,加大了大众关注,二来多半背后有人暗箱操作,特意将这条花边新闻顶上了头条。至于这幕后黑手是谁,文素汐心里大致有谱。

  唐懋打来电话,什么都没问,简单明了告知文素汐,谁的电话都别接,什么都不用回答,现在立马回公司商量对策。

  文素汐进唐懋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通话,示意文素汐稍等片刻。简单几句挂了电话,不待文素汐解释,唐懋直言:“公司的慈善晚宴,我想你带着那个赤语出席,向媒体介绍他是你下一部片子的主演。我已经成立了一个专门处理这件事的公关小组,回去你对接一下信息。”

  文素汐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还未干透的头发胡乱贴在脸上,肩膀上还披着先前公园门口临时买的纪念毛巾,看起来既狼狈不堪又手足无措,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唐懋笑着问她:“还有什么要说的嘛?”

  本来一腔愤怒都在唐懋的淡然之下土崩瓦解,她一路上想好的说辞派不上用场。唐懋什么都明白,就算不明白也选择全然相信和支持她,文素汐一时有点动容,又有点委屈,在这个人面前她似乎不用武装,不用逞强。唐懋什么都替她考虑周到了,安排妥当了,她只需要默然接受就好。文素汐微微颔首,说了句抱歉。

  唐懋笑得温柔,几乎有些宠溺:“放心,天塌不了。”

  文素汐这才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我知道,天塌了,还有您帮我顶着。”

  走出唐懋的办公室,文素汐一把扯下肩上的毛巾,在众人的注目礼下昂首阔步的朝自己办公室走去,正巧遇上蔡舒萌从另一头走过来。蔡舒萌看见文素汐迟疑了一下,转念一想好歹躲不过,硬着头皮迎了过来。

  文素汐:“有意思嘛? ”

  蔡舒萌当然明白文素汐意有所指,浅笑道:“素汐,我和你的明争暗斗全公司谁不知道,你出了事,我自然是首当其冲的怀疑对象,你觉得我会那么糊涂,自己往枪口上撞嘛?”

  文素汐冷笑:“你是精明还是糊涂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区区一个暧昧不明的视频本不该有那么高的关注度。”

  蔡舒萌不欲解释,她比文素汐更懂得退让之道,刚巧有人经过,蔡舒萌略微点头,便转身离去,留文素汐满腔怒火地站在原地。真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好不窝火。

  文素汐家的客厅,悠悠和林浩树相对无言,刚洗完澡的文素汐瘫坐在沙发上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林浩树将刚煮好的姜茶递给她,一副关切却又帮不上忙的样子。悠悠小鸡啄米似的不停抖着腿,文素汐一掌拍在她腿上,“别抖了!”

  悠悠委屈巴巴的看着文素汐:“姐,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公司统一口径,打算对外宣称那家伙是我下一部片子的男主角。慈善晚宴的时候让我带着他亮相。”

  悠悠松了口气,突然想起了什么:“通知他了?”

  文素汐盯着悠悠反问:“你没留他电话?”

  悠悠咬住嘴唇拼命摇头。

  文素汐又看向林浩树:“他是你粉丝,你也没加个微信?”

  林浩树一愣,学着悠悠拨浪鼓似的拼命摇头。

  文素汐:“那可怎么办?大海捞针啊!”

  正在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门铃响了。林浩树一开门,那个大海里的定海神针正站在门口,对其温柔一笑:“林公子,果然在此。”

  客厅里,赤语盘腿席地而坐,林浩树、悠悠和文素汐挤在沙发上各有所思的盯着赤语。

  文素汐拿起赤语的身份证,像验钞似的,对着灯光左看右看。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1995.8.18,文素汐暗忖:这么小?

  赤语则一直眼带笑意的盯着林浩树看,看得他浑身发毛,只能假装对地摊上的一块污渍产生极大兴趣,低着头研究了老半天。

  悠悠暗自花痴,这人长得真好看啊。

  文素汐终于放下身份证,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早说你是大树粉丝不就行了吗,何必闹乌龙呢对不对?但是由于这个特别的巧合呢,我现在处境比较尴尬,所以能不能拜托你出面澄清一下……”

  赤语没接话,扫了一眼文素汐。

  文素汐有些尴尬,假装若无其事,继续道:“你是不是想问我澄清什么事呢?其实就是我开车不小心蹭到了你……然后又怕你自己在路上有危险,不就把你顺道捎到发布会现场了吗,然后被不怀好意的人把捅到记者那儿了,于是误会就产生了。”

  赤语轻哼一声:“巧言如簧,颜之厚矣。”

  文素汐笑容渐渐有些挂不住。

  赤语得理不饶人:“前事不咎,今日之事则可恶也。早先你还对在下咄咄相逼,质疑我接近林公子的目的,如今为了一己之私,又惺惺作态与我攀谈,可笑!”

  “我咄咄相逼?!我惺惺作态?!是谁突然从天而降出现在大马路上,还专挑我车撞?!是谁突然出现在公园里——我都不知道那自行车是不是被你动过手脚?!”

  “我本是受迫害者,如今倒成了你口中的蛮横无理之人?未知汝乃如此之人哉!”

  “你别跟我这唐诗宋词的!我就问你,答不答应陪我去澄清?!”

  “不。”

  “我再问第二遍,你去不去?!”

  “你再问多少遍,我都不会去。”

  “你个阴阳怪气的……人渣!”

  “泼皮……”

  “变态!”

  “在下不与竖子争高低。”

  文素汐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上去胖揍赤语一顿,好歹被悠悠和浩树给架住,她一只拖鞋还是甩到了赤语头上。

  赤语却只是拂下拖鞋,稍作整理,不为所动的样子。

  文素汐看赤语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十分头疼,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直勾勾地盯着林浩树:“他是你粉丝,你去跟他说。”林浩树朝赤语的方向看了一眼,刚好对上赤语的眼神,赤语朝他微微一笑,林浩树不自觉打了一个激灵。文素汐继续道:“不管他是你真粉丝还是假拥趸,反正我看出来了,他听你的话。你帮我劝劝他,让他来参加一下慈善晚宴。如果他不同意,你就稍微……”文素汐摆出一个性感的姿势,用唇语说出“牺牲”两个字。

  林浩树别别扭扭地请赤语借一步说话,见赤语笑眯眯地望着自己,林浩树不自然地往旁边挪了一步,“那个……哥们,我想拜托你个事儿……”

  “林公子但说无妨,在下定然竭尽全力。”

  林浩树:“也不至于竭尽全力……这事儿特别简单,就是你能不能把撞车那天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跟外界解释清楚?”

  “外界?”

  “对!毕竟素汐也大小算是个公众人物,最近又有新片上线,这些花边,我是说负面新闻对她影响不好,再说事实也并不大家想的那样,你就配合澄清一下吧。”

  赤语似懂非懂地看着林浩树,“那我若是不帮,会怎样?”

  林浩树回头看了一眼,文素汐那手在脖子上比划,一副不成功便成仁的样子。“你要是不帮,她……她非得弄死我!”

  赤语初来乍到,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还属于一知半解的状态,自然听不懂语气里的夸张成分,“弄死我”三个字字字千钧,朝赤语心里砸去。

  “敢问林公子今年贵庚……?”

  “快三十了。”赤语的脑回路也是让人十分捉摸不透。

  “什么?!”

  “怎、怎么了?”这什么反应啊?我长得有那么着急嘛?

  “我答应你!”

  文素汐那边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道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弄死你”这三个字却还在赤语心头久久盘旋。他琢磨一夜,第二天一早便来到公安局大门口,望着“公安”两个大字忖度:此处便是官府?——既然林公子也让我公平、公正、公开的对外澄清一切,只有这样办了。值班的警察见赤语神态可疑,便出来问他找谁。

  “大人,敢问鸣冤鼓在何处?”

继续阅读:第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上北斗星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