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下厨
秦雎2019-03-27 13:092,220

  魏流云转眼发现了他的异常,连忙伸手扶住了他。

  “你怎么了?”

  傅凉柏扶住桌子稳住了身形,不舍得压把全部的重量放在她的身上,摇了摇头:“没事,老毛病了。一会儿就好了,你别太担心。”

  她羞红了脸,立马松开了扶着他的手:“谁担心你了!自作多情!”

  他脸色还是没有好转,刚想迈步,就一个踉跄,魏流云立马又扶住了他。

  “你真的没事吧?”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魏流云不相信他逞强的话,看了看他捂着胃的手,想了想,先扶着他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你现在休息一会儿,等我一下。”

  傅凉柏也不清楚她有什么打算,胃的疼痛让他只能看着她离开书房。

  他休息了一会儿,感觉好了点,一直没有见到她回来,忍不住的下楼去寻找。

  刚到楼梯口,就闻到了一阵令人胃口大开的香味,紧接着就看到她从厨房走出来,手里还端着一个碗,上面还冒着热气。

  魏流云把手里的碗放在餐桌上,回过身准备再去端另一碗,就看到了一脸新奇的傅凉柏,也不知道他傻愣愣的干嘛,想到他身体不舒服就说:“我怕你等不了时间太久的菜,所以就简单的煮了碗面,快过来吃点吧。”

  说完便转身就走进了厨房,他走到了餐桌面前,只见碗里是简单的素面,上面还卧了一个荷包蛋。

  魏流云端着自己的那碗面出来,就看到他已经拿起了筷子,正准备吃第一口面。

  他吃下一口瞬间胃部的不适就缓解了一些,暖暖不油腻的汤汁滑过喉咙流进胃里,面条软烂也适合消化,这温暖的感觉让他不禁抬头看向她。

  她看着他一副没有明显表情的脸,忍不住的问道:“味道如何?”

  傅凉柏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感觉,只好低下头大口吃起了面条,要是被别的人看见才会知道他的反常,教养良好的他从来不会这么‘狼吞虎咽’。

  她看着他这个反应撇撇嘴,没有再问了。她晚餐也还没吃,肚子早就空荡荡的了。

  而她并没有发现正在吃面的傅凉柏眼里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意。

  他本以为作为魏家的大小姐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让他惊讶的是还会做菜,没想到简单的面条味道也能这么好。

  一碗面吃完,两个人又开始面对面的大眼瞪小眼。

  “味道很好。”

  魏流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回答她吃饭前的问题。

  听到赞美的答案,她忍不住的得意了一下:“你也不看看是谁做的,怎么会不好吃?”

  看到她这样,他忍不住的勾起了嘴角,和她在一起总能带给他不一样的体验与快乐。

  魏流云看着眼前的人,立马愣住了,虽然只有那一瞬间,可不得不说,他长的真的很好看。

  “谢谢。”控制不住的脸红,低着头快速端起了两人面前的空碗,进了厨房。

  傅凉柏依靠在厨房的门口,看着正在洗碗的女人,突然觉得这个画面很温馨。

  魏流云把餐具放回原处,转身就看到了门口的傅凉柏,越过了他,拿起了放在沙发上的包,背起包说:“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回去了。”

  “回去?回哪?”

  魏流云一脸看着白痴的样子盯着他:“当然回家啊,不然呢?”

  傅凉柏的脸色立马就变了,态度有些许震慑:“我记得我已经说过了,这里现在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家。”

  对于他的话,她不以为然:“这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

  傅凉柏直接上前走了两步,控制在不弄疼的程度的力道,捏住了她的下巴,双眸幽暗的看着她:“我说过了,这里是我们家。这么晚了,你哪里也不许去!”

  她不喜欢有人这样动她,直接用力掰开了他的手:“我没说要和你住在一起。”

  他看着她,手在口袋里摸了摸,拿出来一个东西放到了她眼前。

  看着他手里的东西,让她惊讶不已,伸手就准备抢走:“你从哪里拿到的!”

  他收回了口袋里:“你想走的话可以,什么时候你老老实实住在这里我就会还给你的。”

  这下,她怎么会走,要知道那是可母亲留给她的遗物!

  她急忙的拉住了他胸口的衣服:“快说,这东西你哪来的?现在就还给我!”

  傅凉柏就站在那,对于她的动作,也没有不满,就那么的看着她。

  魏流云垂下了头,松开了手,过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他:“你不说就算了,早晚有一天,我会拿回来的!”

  他看着准备迈步离开的她,没想到拿出了这个东西,她还要是要离开:“你要是敢走,我立马把这东西扔了。”

  他说的如此随意,这东西对她的意义是有多大,真恨不得给他一拳。

  可是还是舍不得,担心他这的这么做,心中还是怒火中烧:“好,我留下。你等着,我一定会和你离婚的!”

  最后,还是妥协了,没有离开。

  今天经历了太多的魏流云,心灵受到的冲击使得她需要洗个澡,冲过澡走出来。

  就看见靠坐在床上手里捧着一本书的傅凉柏,整个人都怔住了,心想:糟糕!这家伙真的打算同床共枕么!

  很显然,傅凉柏一点也没有要去客房睡的意思,当然也也不会让魏流云去客房睡。

  “我虽然答应留下了,可没有必要睡在一张床上吧。”

  听到她的声音,傅凉柏抬起头,放下了手里的书:“当然有必要。”

  听完他说的话,她恨恨地咬了咬后槽牙:“不行,我要去客房睡。”

  她没来得及离开,他就用低沉的声音说:“客房没有收拾。再说,我们是合法夫妻,睡在一张床上是理所当然的。”

  看到她还是不为所动,他又接着说:“放心,不经过你的同意,我是不会动你的。”

  魏流云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鬼才信你!

  “既然这样……”

  不等他说完,她迅速走了过去,掀开被子直接躺下,卷起所有的被子,用被子死死裹住自己,只留了一条缝呼吸和观察外面的动静。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热度不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亿万闪婚:总裁太腹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