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6 大客风云
花梨唬少2020-01-08 19:573,245

  凌若空也感觉自己刚才说的话有点臊得慌,赶紧起身说道:“我收拾收拾厨房去!”

  看着凌若空扭着翘臀离去,天热本就穿的薄,轮廓依稀可见。再加上那玲珑有致的身段,看得周平的心好似猫抓一样。

  此时天色渐暗,周平冲了冲身上的海盐,回到屋里,念起他爷爷传下来的心法《洛术五咒》,这是他每天的必须要做的事情。

  才刚进入状态,窗外便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周平顺着窗子的缝隙一眼望过去,一股邪炎从小腹下直冲头顶。他的视线里水流顺着她精致的脸颊一直流淌下去,高低不平地流过那白皙的肌肤……

  此时有一首歌显得特别应景:“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呀拉嗦,那就是青藏高原。”

  看着已经变形的丁字裤,周平赶紧将窗帘拉上,心中一遍一遍地默念清心咒。

  在一旁洗澡的凌若空自然不知道她现在已经毫无秘密可言,洗了半个多小时才将那薄薄的睡衣穿好。

  屋里的周平重重地呼出一口气:“终于洗完了,折磨死老子。”

  第二天清晨,展示完厨艺的周平自然是责无旁贷的担任起主厨的任务。

  凌若空今天要去县里继续要项目,所以穿得也颇为正式,上身是淡蓝色的短衬衫,下面是到膝上的短裙。

  由内而外的散发出一股青春的活力,在加上身上特有的成熟,令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饱餐一顿过后,周平将剩下的翡翠螺扛在身上向着北山走去,他要去海市找海鲜的销路,看看能不能卖出个好价钱。

  北山到县道上最快的捷径,同时也是最难走的山路,寻常人要走半天的时间,周平两个小时就已经到大客车的站点。

  周平的时间拿捏的刚好,不到十分钟就有一辆大客停在周平的面前。

  “到哪啊?”可能是天气热的原因,中年司机不耐烦地说道。

  “去海市!”

  “票价四十七。”

  “怎么这么贵?”周平捏着自己手里少得可怜的纸币。

  中年司机吼道:“上不上,不上我走了!”转身就要踩油门。

  周平也懒得计较,赶紧赔笑道:“上,上,上,师傅别着急嘛!”

  中年司机看周平这幅样子不再多说,随着周平还有一股腥味弥漫开来,中年司机狠兜兜的目光再一次看向了周平身后的竹篓。

  车上的人在闻见这股腥味后也纷纷用一种嫌弃的目光看着周平。

  周平自知理亏,便站在门口的位置,没有再往前走:“实在不好意思,味道有点大,影响到大家了,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捞点海物去市里换点钱。”

  看到周平如此客气,外加上那一番话,大家也不好在多说什么,只是用衣领堵住口鼻,尽量少闻一点。

  “背着你的东西感觉滚下去,我这是新型号的空调大客,你在弄脏了!”中年司机一脸恶心的说道,还在自己鼻子前嫌弃地煽了扇。

  “那你把钱给我。”周平冷声道。

  “你还想要钱?”司机仿佛看傻子一样看着周平。

  看周平无动于衷,将身边的灭火器拎起来抡向周平,嘴里狠狠道:“老子让你滚,你爹妈没告诉你滚是什么意思嘛?”

  灭火器在司机的控制下直奔周平头顶,他可是骇马车会的人,就算出了事骇马车会也会替他摆平,再说只是一个农村小子。

  正好自己今天飙车输了,正在气头上就来一个小子给自己撒气,还真tm爽。

  车上的人眼神之中除了害怕还有一种事不关己的漠然,谁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经常坐车的人谁不知道这条路上的客运都被骇马车会控制着。

  以他们的身份谁敢招惹骇马车会,岂不是自寻死路。

  大半的乘客都将头扭向一边,装作没看见的样子。

  灭火器转眼来到周平头顶,却没落下来,一个非常干练的女子替他挡住了灭火器。

  周平打量了眼这女子的侧脸,画着淡妆,年龄应该在二十四五,长相一般,比常人稍微出众一些,但那一对“凶器”着实有料!

  “你干什么,公共场合公然打人,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法律!”女子身材瘦小,但手腕一转就将中年司机手里的灭火器夺了过来。

  中年司机虽然惊愕女子的手段,嘴上却是嚣张地说道:“你和我谈法律?呵呵,法律在我眼里算个屁,我告诉你在这条道上,我就是法律,骇马车会就是王!”

  说完,眼神看向周平,好似再说,这条道上就算有人为你出头,也要先掂量掂量骇马车会。

  “骇马车会?这司机倒也不傻,知道这女子有点手段,直接将自己身后的势力抬了出来。”周平心中想到。

  果然,女子在听完骇马车会之后,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地笑意,将手里的灭火器扔在地上,发出重重的砸地声,说道:“骇马车会?哼,找了你们这么长时间,终于露出马脚了。”

  中年司机微微皱眉,在女子的口中他嗅出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将手微微背后,好似要掏什么东西。

  嘴上却依旧不可一世地说道:“凭你也想找骇马车会,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不过你胸前确实够分量,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禁得住我的拿捏。”

  司机的小动作被周平尽收眼底面色一凝,手指微微一动,一枚铜钱便落入掌中。

  女子面对一脸邪相的司机,非但不惧,反而往前跨出一步,左手摸向裤兜,右手平举,伸出两根指头,朝司机勾了勾:“来,你过来试试!”

  “嘿,这小娘们,还真是够劲,今天大爷要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以为骇马车会的人是吃干饭的!”

  司机撸起袖管,露出满臂纹身和健壮的肌肉,一脸淫笑着朝女子扑了过去。周平手指一动,手中铜钱正要脱手而出,却是听得女子一声怒喝。

  “你再敢往前一步,信不信我可以随时抓你!”

  司机僵着脚步,难以置信的盯着面前那张盖着鲜红印章的警官证。

  周平见得此状,手势一转,手上的劲力便瞬间消散于无形,他抬眼看一眼女子拿出的警官证,林灵,海市公安总局,后面是一串警号。

  “你听好,我是警察,针对你刚才蔑视国家法律,扰乱社会治安的行为,你需要跟我走一趟。”

  “咕噜!”

  中年司机下意识咽一口口水,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汗珠。

  自己在警察的面前说法律是个屁,全国打黑,自己还暴露身份,不是找死是什么。

  可他没打算束手就擒,警察又能怎样,这些年死在自己手里的警察也不是一个两个。

  周平看着林灵不断靠近司机,他微微皱眉,总感觉不对,铜钱再一次出现在手中。

  果然,司机突然出手,一记勾拳便向着她的肋下砸去。

  林灵毕竟受过专业训练,面对来势凶猛的勾拳,身体一转便闪了过去,还顺势将那中年司机的手铐在栏杆上。

  “呼。”女子松了一口气,拍了拍手,她追踪这骇马车会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却始终不见踪迹。

  抬手在自己的蓝牙耳机上按了一下,还没等说话,眼前便出现一阵寒光,是一把突如其来的匕首。

  林灵瞬间倒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动静,车窗上,地上,还有周平的身上都溅满了鲜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弥漫了车厢。

  周平抹一把自己脸上的血浆,瞥一眼死得透透的中年司机,将林灵从地上拉起来,问道:“刚才没摔疼你吧,事出紧急。”

  林灵看了一眼周平还有死去的中年司机,惊魂未定地说道:“谢谢你救我一命,我没想到他还有凶器。”

  “没事。”周平淡淡地回了一句,伸手将司机额头上的铜钱拿出来,擦擦重新装进兜里,背上竹篓下了车。

  看着自己一身血迹,暗叹:“今天海市是去不上了,没有车不说,衣服也脏了。”

  林灵看着周平的背影想起来刚才的一幕,她刚准备向上级汇报情况,便感觉一柄利器划向自己的脖颈。

  随后自己便被一股巨力甩在地上,也闪过了那道寒光,至于周平是怎么杀死的那名司机,刚才那枚铜钱便是很好的解释。

  咬了咬牙,林灵追上去,想救人却被人救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但周平的身手,还有异于常人的心理素质,都引起了她的好奇。

  “喂!你等等。”女警察对着周平招呼道。

  “嗯?”周平回头疑惑的看着林灵:“怎么?这种情况杀人也犯法吗?”

  “我想您误会了,我只是想请教您的尊姓大名。我叫林灵,是海市公安总局的一名警员。”林灵大方的伸出自己白嫩的手掌。

  周平看在林灵“凶器”有料的份上,便也伸出手,说道:“我叫周平,沟子村的农民。”

  林灵明显怀疑周平的身份,那等身手怎么可能是农民,但嘴上还是客气地说道:“刚才听说您要去海市 ,一会我们支队的车来了,可以带您过去。”

继续阅读:0007 打她?你问过我了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至尊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