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9 高鼻梁的李经理
花梨唬少2020-01-08 18:423,233

  这句引起周平的兴趣,刚想开口,赵涵转身回办公室中,凉周平一人在门口,拒绝之意不言而喻。

  周平尴尬地捏下鼻子,也不多做纠缠,转身下楼把翡翠螺放在后勤,途中与那接待小姐互换了电话。

  出了酒店,周平找了个大型超市,买一些肉和日用品,六百大洋瞬间缩水一半,他又狠心买了一盒面膜,手里只剩下一百块钱。

  出了超市,周平立刻掏出手机拨打了陈易天的号码,九阴幽命可不是小事,既然答应人家,就没有毁约的道理,这是周平的原则。

  陈子婉能活到现在,他已经感到惊讶,这也是一开始他没注意到的原因,九阴幽命很少有能超过十二岁金钗之年的女孩,度过了金钗,下一劫便是二十岁桃花年华。

  若他没看错,陈子婉的年龄应是十九左右,离二十岁也只不足一年,周平虽没有把握,但早些破解,应有一线生机。

  这时,电话传来老者的声音:“是周先生吗?”

  “是我。”

  得到肯定电话立刻传来惊喜的声音:“您在哪里,我这让婉儿接您去!”

  周平刚想问这爷俩在哪,自己打车过去,听见陈易天这么说,周平也只好把自己的位置描述了一遍。

  挂了电话,点起一根香烟,半倚在路灯下,看着前方的十字路口车水马龙,心中莫名地出现一丝复杂。

  爷爷死因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我要到合道期?

  父母消失这么多年,却突然给自己信息?

  刚回沟子村却不明不白入了局?一个个问题好似在脑海中打了死结,怎么也解不开。

  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他面前,车窗摇下,露出一个小伙子笑呵呵的脸,问道:“兄弟,打车吗?快下班了,给你便宜。”

  周平身边堆着刚买的商品,在加上他那一身行头,怎么看都像是农村上来买货的。

  碾灭手中的烟,向着车里小伙子摇了摇头。

  见周平拒绝,小伙子笑呵呵地脸瞬间阴沉下来,还寻思跑个长途,这些农村人最好骗,只要你说打折,他们感觉能占便宜,又满足虚荣一般都会上车。

  谁知道遇见个土包子穷鬼,死活不上车,自己刚还为这违规停车,脸色不禁更加阴沉,看着周平愈加不顺眼。

  “穷酸鬼,没钱别站在路边,害老子违规停车,真你妈晦气,呸!”

  一口黏痰吐在周平的脚下,这才得意地摇上车窗,发动了汽车。

  周平低头看了眼那滩黏痰,冷笑一下,本来他想救这小伙一命,但现在看来他确实该死。

  低沉的气浪声在路口响起,一辆红色法拉利488停在周平面前,一身Gucci豹纹,头顶墨镜的陈子婉抬起修长的双腿迈了出去。

  “周先生,爷爷有些事情,让我来接您。”

  “嗯嗯,麻烦了。你叫我小平哥就行,我有那么老嘛!”周平打趣道,丝毫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

  转身拎起买的东西,向着车后走去,可接下来却让周平有些纳闷:“子婉,你这车没有后备箱嘛?”

  “啊?”陈子婉听完不禁翻个白眼,但想起爷爷的嘱咐,还是客气地回应道:“周先生,这辆车的储物箱在前面。”

  “emmm……”周平蹭了下鼻子,微尬地向前面走去。

  刚才出租车小伙才驶出十几米,通过倒车镜看到这令他惊愕的一幕,心里暗骂周平这样的穷酸鬼也能傍上这么性感的富婆。

  “周先生,刚才的出租车??”显然陈子婉看见了那一幕。

  “我不知道你啥脾气,这要是我,肯定给他拽下来,卸下巴,再掌嘴。”说完还示意性地挥了挥嫩白的拳头。

  以她的脾气自然不能忍,毕竟她家族在海市不说一手遮天,也可以称得上一方巨擎。也许有人她不敢动,但普通人惹了她,还真没有她不敢动的,当然周平是个例外。

  周平坐上副驾驶摇摇头,似乎不打算怎样,不过嘴角却露出玩味的笑容。

  这倒不是他大度,而是和将死之人真的没有什么好计较的,毕竟死者为大嘛。

  刚才小伙摇下车窗,拥有天眼的周平便看见后座上坐着一对绝色“姐妹花”,只不过脸惨白了些,少只眼睛而已。

  常人看不见,他本想提醒那小伙一句,谁知道居然被骂穷酸鬼。

  他可不是小说里的救世主,还不到以德报怨的境界,想提醒他不过是心情好,但那小伙的素质很令他失望,现在周平只认为他死有余辜。

  随着气浪喷出,陈子婉的法拉利在那辆出租车旁掠过,周平瞥了一眼,嘴角的笑意更浓几分。

  “周先生,有什么事情嘛?”陈子婉看见周平的表情有些纳闷道。

  “没什么,只不过明天会有出租车的车祸新闻。”

  “啊,为什么?”陈子婉有些惊疑。

  这一次周平却没有说话,双手放在脑后,惬意地靠在真空座椅上,闭目养神,好似很享受的样子。

  刚才周平瞥的那一眼,发现那出租车小伙已经在阴气的侵袭下有些神志不清,俗称中邪,还将乘客牌按灭。

  看着陈子婉疑惑的样子,周平有些懒洋洋地说道:“华夏传承六千年,总有一些事情你理解不了。以后你就知道了。”

  最后一句话,周平倒是没敷衍她,以她的命格,遇见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实属正常。

  陈子婉顿时感觉浑身一凉,眼神又不禁向着倒车镜方向看了看刚才那辆出租车,发现居然在十字路口左转。

  “别看了,专心开车,那出租车去了海市的北城。”周平坐正身子,掏了下耳屎。

  “你怎么知道?”对于周平每次所问非所答,陈子婉显然有点压不住火,她最烦吊胃口。

  眼见就要把陈子婉惹毛,周平心里暗笑一下,心想道:“看来不拿出点真东西是拿不住这个小妮子啊!”

  顿了顿说道:“整个海市有四个区,分别是东、南、西、北四个城区,除北城外,其余三城皆有繁盛魔都之称,而北城则被称为鬼都。

  想必以你的地位,其中的事也能略知一二吧?”

  话音刚落,“嗤!”一阵刺耳的刹车声,陈子婉竟直接将车急刹在马路中央,后面一辆小卡急打方向盘,慌乱之下一头扎进路旁的防护栏。

  “卧cao,你tm不想活了。”周平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看着旁边失去控制的小卡惊出一身冷汗。

  自己的能力再异于常人,被卡车碾压过去,也得魂归西天,自己年方二十,还是雏男一枚,可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就死了。

  一想到这,周平就一股怒气直冲头顶,转过身刚要急眼,却看见陈子婉冷若冰霜的俏脸。

  “周先生,我知道您的能力非凡,但北城鬼都四个字,别再出口。否则连我爷爷也保不住你。”

  说完,将头一扭,掏出手机:“福叔,叫人来西城五号路,送十万给一个路旁卡车。”

  挂了电话,在路旁卡车司机的骂声中一声气浪,法拉利便冲了出去。

  周平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这娘们真败家啊!豪车他不认识,卡车在工地天天见,新车七万大洋撑死。

  刚才那辆最多也就修修保险杠,这娘们就直接甩了十万出去,再摸摸自己兜里仅剩的一百块,一抹心酸浮上心头。

  不禁感叹一句: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有人天生就生在罗马。

  十分钟后,陈子婉将车停在格阳豪泰酒店的地下车库。

  “看来这陈易天在海市当真排面不小,这个酒店可不是一般的富豪能住进来的。”周平心想道,眼光向外一瞥,却看见了“熟人”。

  一个西装革履的高鼻梁男子好似早已等候多时,见陈子婉停车赶紧迎了上来:“小姐,您吩咐的一切都准备好了。”

  陈子婉点点头,示意道:“这位是周先生,我爷爷的贵客,今晚住在这,李辛李经理你应该明白吧?”

  “明白,请小姐和董事长放心!”李辛赶紧躬身答应道。

  自己虽是格阳豪泰的经理,在外面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毕竟格阳豪泰是海市最豪华的酒店,没有之一。

  但格阳豪泰却属于眼前少女的家族,说白了自己就是一个给陈家打工的,对陈子婉自然是毕恭毕敬。

  这时李辛也反应了过来,陈易天的贵客,自己若是伺候好了,想要升职岂不是信手捏来。

  可当他看清周平的脸后,竟吓得连退好几步,董事长的贵客竟然和自己下午在步云大酒店嘲讽的那个臭卖鱼的长得一模一样,是不是太巧了?

  周平淡笑一下,伸出手客气道:“李经理,你好!”

  李辛下意识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周……周先生,您好!”

  陈子婉从车里拿出来一个文件袋,看着两个人的样子问道:“你们两个,认识?”

  “不认识,不认识。”周平赶紧挥手,转头语气又变得怪怪地说道:“就是感觉李经理身上有点海腥味。你说是吧?李经理”

继续阅读:0010 你别想活着出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至尊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