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满园春色关不住
我有好酒两三坛2019-04-15 07:513,264

  山洞内,穆清秋仰头将丹药吞下,那雪白的脖颈之上,喉头轻轻*,萧恒看见这一幕,不由得沉醉其中,眼神一楞,痴痴地看着那绝美的一瞬,咽下一口唾沫。

  “谢谢你救了我,你是这附近的城里的人吗?”穆清秋托着下巴,两只星辰一般的眸子轻轻眨了眨,开口问道。

  萧恒从呆愣之中醒了过来,掩饰着这片刻的尴尬。

  “是的,这黑崖山脉之外就是巨岩城,我是巨岩城萧家的人,来到此处 历练一番,你呢?你怎么这么狼狈?”

  “我从北斗界域来的,我父亲逼我嫁给我不喜欢的人,所以我就偷偷跑了出来。”说道此处,穆清秋眼中泛起水雾,樱桃小口微微撅起,令萧恒心中一阵心疼。

  “虽然我也理解父亲的做法,但是我不想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他一点都不心疼我,所以我决定去南斗界域找我大哥!然后一路逃到了这里,就遇到了这三个歹徒了。”

  “北斗界域?南斗界域?那是什么地方?我只知道巨岩城属于升龙府的势力范围,以及巨岩城附近的几个城池。”萧恒说出心中的疑问。

  “你说的升龙府处于北斗界域的边缘地带,再往南翻过翻越这条山脉就是南斗界域,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还属于北斗界域的势力范围,北斗界域底下有数百个升龙府这样的势力,每一府中都拥有者无数的武者,强大者可翻江倒海,踏空而行,拥有毁天灭地的威能。而我再往前一个大境界就能晋入启灵境,可踏空而行,飞天遁地。”穆清秋悦耳的声音不断地说着,提到自己的境界之时掩饰不住的自豪。

  “是嘛?没想到你这漂亮的姑娘,竟然是个谎话精,还蜕凡境,要是蜕凡境还轮得到我救你。”萧恒看穆清秋如此吹牛,忍不住当年戳破了她。

  “才不是呢,我从家里一出来,发现我身上竟然被父亲下了禁制,境界竟然跌到了锻骨境,要不然凭那几个小贼,怎么可能让我如此狼狈,本姑娘动动手指那三人就灰飞烟灭了。”穆清秋恶狠狠的挥了挥粉嫩的拳头,那副柔弱的样子已然消失不见,反倒有些刁蛮。

  “我能理解你,自己的感情事应该由自己做主,不过我也觉得你父亲肯定也不害你的。”萧恒撇了撇嘴,显然不相信穆清秋的话,将话题转移到了逃婚的事情上。

  听到他如此理解自己,穆清秋撅了噘嘴,对他好感大增,小手往肚子上摸了摸。

  “咕噜咕噜……”

  不大的山洞之内,肚子叫的声音虽然微小,但是仍旧清晰可闻。

  “穆姑娘这是饿了,我去外边找点吃的,你先回复一下真元。”萧恒见这情况没有丝毫迟疑的向洞外掠取。

  “我先炼化一下这丹药之力,快一些恢复真元,我之前布下的障眼法,想必一定将那家伙引去了别处,过了这山脉,就是我大哥的势力范围,这路倒是可以慢慢走,臭老爹休想我回去。”

  “哎!不知道父亲和大哥什么时候能和好!”

  穆清秋盘腿而坐,静静地炼化着药力,一刻钟之后,丹田之内的真元已经全部恢复,可是体力仍旧未能恢复,她站在洞口看了看,还未见到萧恒的身影。

  “这个家伙怎么还没有回来,饿死了,不知道山洞里面还有什么吃的没有。”穆清秋嘴里嘟囔着,看着黑乎乎的山洞,向着黑暗之处行去。

  走了不久,这山洞就到头了,在那山洞的尽头,一颗一尺高的果树矗立着,树上挂着两颗粉色的果子,赫然是银蛇果,和萧恒之前杀死银线蛇所得的果子一模一样。

  “这两颗粉色的果子好可爱嗷,肯定非常的好吃。”穆清秋显然不认识这果子,小心翼翼的将两颗银蛇果摘下。

  她贝齿轻启,红唇微张,小小咬了一口果子,那香甜的味道席卷着她的味蕾,像是柔水一般从她的身上流过

  “真好吃!不过有点渴呀。”穆清秋咽下去之后,柔水之感已然消失,反倒觉着有些燥热口渴,三口两口就把这粉色的果子吃了下去,另外一颗也没呢逃过她的肚子,被她全部吃下。

  “好热呀,越来越渴了。”她的眼神有些迷离,本来雪白的肌肤竟然变得粉红,一丝丝的粉色雾气从她身上的毛孔之中不断的散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整个山洞之内,被粉色的雾气笼罩着。

  此时的萧恒正在朝着这边赶来,肩膀上扛着一头野猪,手中拿着水袋。

  “我回来了,这野猪肉烤一烤,肯定外焦里嫩,妙不可言呐!”萧恒来到洞口之时,才发现出了问题,整个山东已经被粉雾笼罩。

  “怎么回事?穆姑娘!”萧恒心里一阵紧张,对于这个美丽的少女,他颇有好感,对于洞内可能发生的危险,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立刻冲进山洞。

  “糟了!银蛇果!这山洞之内竟然有银蛇果。”萧恒想起来之前自己得到的两颗银蛇果,掩住口鼻,浓密的粉雾挡住了他的视线,终于在山洞的尽头,勉强看到地上穆清秋的轮廓。

  此时,一双柔弱无骨的臂膀缠上了萧恒的脖子,轻轻地喘息声回荡在他的耳边,吹来一股股的热气,那一股温热的感觉让他不由得心中一颤,转过头来。

  “穆姑娘!”萧恒不由得开口叫到,粉色的雾气被他吸进口中,眼神开始迷离,*出现一阵燥热之感。

  穆清秋衣衫半裸,右边的雪峰已然露出一半,全身的肌肤透露出粉红的颜色,让人难以移开视线,她不过跟萧恒差不多大的年纪,那*已然成型。

  “好渴!好渴!”穆清秋的声音令人酥麻,犹如呻吟一般,令萧恒心里如同猫挠一般痒痒。

  萧恒腾出手来,将水袋打开凑到她的嘴边,不料这水袋被她一下打翻在地,那一双*的红唇直接覆盖在他的嘴上。

  萧恒手掌不由得向着穆清秋的身上探去,他一个纯情小处男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他手掌继续向下滑去,待到即将接近那最隐秘的地方之时,穆清秋浑浊的眼神出现一丝清明,忽然精神一阵,脑袋清醒不少。

  发现自己双臂缠绕在萧恒的脖颈之上,脸上升起红晕,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受自己控制,慌张的开口道:“萧恒这个淫贼竟然如此轻薄于我,待我回复行动力,必定取你性命。”

  那少女口中说着狠话,身体却不受控制,一阵阵*的感觉让他心神荡漾。

  ……

  翌日清晨,穆清秋睁开了双眼,她发现自己大片肌肤*在啊空气中,只有重要部位被遮住,不远处的地上还洒落着鲜血的痕迹。

  “我……我被他玷污了?这个淫贼。”穆清秋豆大般的眼泪从脸颊滑落,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被眼泪模糊的双眼朦朦胧胧的看向萧恒,手掌之上白色真元浮现,直接朝着倚着石壁的萧恒拍了过去。

  还在睡梦中的萧恒心底突然涌现出一股危机感,双眼猛然睁开,看着那拍过来的手掌离自己越来越近,身子一侧,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纤细的手掌在石壁之上留下一个清晰可见的掌印。

  “好险啊!这一掌绝对有锻骨境九重的实力。”

  “你这个疯女人!我救了你,你就是这样来报恩的嘛?”萧恒满脸怒容,对于穆清秋的做法充满了疑惑。

  “你羞辱与我,今日我就与你同归于尽。”穆清秋银牙紧要,眼神朝那血迹之上看了看。

  “那个?那是我的血迹。”萧恒苦笑一声,这点误会差点闹出人命。

  “昨天夜里,你吃了银蛇果,硬是要非礼我,我为了帮你压制药力,耗尽了真元,还伤到了自己,那是我的血。”萧恒大早上还没睡醒,就差点被偷袭打成重伤,一副没好气样子说道。

  “你若是不信大可以检查一下自己身子,有没有被我羞辱,一看便知,那个衣服可是你自己扯开的。”

  穆清秋朝萧恒仔细一看,发现他的衣袍胸口之处还沾染着丝丝血迹。

  “若是在进行了男女之事时,这血迹无论如任何也不会弄到胸口上吧。”穆清秋转念一想,面露尴尬,自己的身体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就是衣不蔽体。

  想到这里,她的小脸瞬间红到了脖子,像是熟透的西红柿一般。

  “昨晚,我好像发出了什么羞耻的声音,这可如何是好。”她像是犯了错的小姑娘一般,双手交叉我在一起,低垂着脑袋。

  “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穆清秋揪着衣角,嘟嘟囔囔的说道。

  “没关系,我大人有大量,就不难为你了。”萧恒撇了撇嘴,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穆清秋没想到萧恒竟然这么大度,这么快这么简单就原谅了她,而且昨晚在那种境况之下,都能忍住不对她起色心,又冒着受伤的危险来救她,除了哥哥和父亲之外,再没哪个男人原以为自己做这样的事情了吧。

  不知不觉之间,萧恒高大伟岸的形象在穆清秋心中依然成形,穆清秋对萧恒好感大增,这种好感,像是一颗种子一般,深深的埋藏在穆清秋的心中。

继续阅读:010 南斗界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灭雷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