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打到你服
盗门九当家2019-10-03 09:463,362

  顾静依据手机定位,两三个小时后,车子才来到黄江的老家,一个叫桥村的村子,现在所属的位置已经不属于燕京市。

  李显得有十多年没来黄江的老家了,不知在什么时候,居然修起了一条水泥路直接通往村子。

  顾静把车子开进村里,正坐在马路旁聊天唠嗑的村民们,全部都把目光放到了这辆白色的轿车上。

  在相对比较落后的村子,汽车并没有完全普及,所以村们们都想看看是谁家的孩子在外面赚到钱买了车回来了。

  在靠近路边的墙上,还印着“男多女少,媳妇难找”的宣传标语。

  村子里虽然铺上了水泥路,但是房屋多数都还是比较破旧的,村民们也都懒得再重新修建,都在攒钱去镇上买房子搬过去。

  李显给顾静带路,车子在黄江的家门口停了下来。

  黄江的耳朵也好使,没等李显和顾静他们下车,包着脑袋的黄江就从家里跑了出来。

  “老李,你们可总算来了,特么的,走我带你找他们算账去!”黄江说着就上来拉李显。

  李显用力把胳膊抽了回去,从车上下来问道:

  “黄江,你先别着急,去找他们也行,但事情你得跟我说清楚。”

  黄江咽下口唾沫道:

  “这么跟你说吧,黄典应家太欺负人了,本来这田垄都不能下种对吧?他们家占了田垄不说,浇地的时候还把管道铺到我家田里,这不就把我们家的玉米苗子全部都压趴了,我爸妈就去找他们家理论,谁知道他们一点儿道理都不讲,还动手把我们一家全都给打了,老李,这口气你必须帮兄弟出,走,我现在就带你找他们去!”

  顾静听到这里,却拦在了黄江的身前:

  “唉,黄江,你可不能带李显去打架,邻里之间有什么纠纷报警处理。”

  黄江刚要说话,李显却把他推到身后:

  “顾警官,有些话我必须要跟你解释一下,这穷乡僻壤里,家家户户都没有足够的文化和对法律的认知。这里和大城市完全不一样,燕京市里动动手就得抓进去关几天。但村里一言不合打起来的太多了,天高皇帝远,个个无赖不讲理,有时候派出所来了也拿他们没办法,所以对付这种人,就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有这样,他们才会长记性。”

  顾静看着李显,眼神中却多出了一缕担忧:

  “那……那也不行,万一他们把你给打伤了怎么办?总之我在这里,就不允许你们去打架斗殴,我可以帮你们联系当地的派出所,让他们来依法处理。”

  李显身后的黄江终于沉不住了气了:

  “我说顾警官,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人就是太单纯天真了,完全没有经历过我们所经历的这些,听过一句话吗:村长是打出来的,乡长是喝出来的。你跟他们去讲道理讲法律,人家根本就不鸟你,村里没监控录像,又没出什么大事,他们死不承认动手,你也拿他们没办法不是??”

  黄江的一番话,让顾静有些动摇。

  李显说道:

  “顾警官,你要是实在不放心,你就跟我们一起去,我保证先和和气气的跟对方去谈,咱们先礼后兵,你看如何?”

  “行,我跟你们一起去,总之你们不要先动手!”

  于是在黄江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了黄典应的家里。

  有了李显给黄江撑腰,黄江到黄典应家大门口时,上去直接一脚把他家院门给踹开!

  “黄典应,黄军,黄河楼,你们给老子滚出来!!”黄江一进大院,扯开嗓门就骂。

  没一会儿的功夫,从屋子里前前后后走出来三个大老爷们,李显站在院子打量着。

  其中有一个年纪偏大,应该就是这家的户主黄典应,另外两个中年汉子则是黄典应的两个儿子,黄军和黄河楼。

  黄典应这两个儿子长得五大三粗,皮肤黝黑,理着寸头,光着背,其中还有一个胸口还纹着身,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难怪黄江会吃亏。

  “黄江,我艹你妈的,还想来挨揍是不是?!”

  “找帮手了是吧,行啊,老子一起打!”

  黄江回过头看着顾静说道:

  “顾警官你听到了没?这群王八蛋就是打,跟他们讲道理那就是对牛弹琴!”

  李显上前一步,看着黄典应父子三人开口说道:

  “我是黄江的朋友,我来你们家不是找你们打架的,就是想帮我朋友跟你们讨个公道,你们浇地的时候把我朋友家的玉米苗都给压趴了,这个错你们认不认?”

  黄家父子三人黄江找来的这两个帮手,一个还是女的,另外一个看起来也不怎么壮实,一点儿都没放眼里:

  “我特么认你大爷,你算个什么玩意?在这里跟我吆五喝六,再不滚蛋,老子弄残你信不信?!”

  黄军在这里是老大,脾气也最暴躁,指着李显的脖子破口大骂。

  此时,李显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他没再说任何一句多余的废话,直接动手。

  侧步上前,连续快跑几步,右手握拳,对准了黄军的鼻梁用力一拳打去。

  李显这一拳,明显是收着力道,对付这俩个村痞,他可不敢全力以赴,万一把人打出个好歹来,也是一件麻烦事。

  李显这次来,主要是帮黄军教训教训眼前这俩人,让他们以后不敢去招惹黄江,就到达目的。

  一拳出手,命中黄军的鼻梁,瞬间将其击倒在地。

  黄军双手捂住自己的鼻子,躺在地上疼的直打滚,嘴里大声喊着,还不忘骂骂咧咧,血迹顺着他的指缝流了出来。

  李显刚才那一拳,干脆利落,打断了黄军的鼻梁,让其丧失战斗力。

  一旁的黄河楼见自己大哥被人给打趴在地上爬不起来,狠劲儿也上来了,顺手抄起一把铁锨,朝着李显的脑袋上面就怕了下来。

  下手真狠!

  李显后撤一步,躲开了黄河楼手里的铁锨,同时侧移一步,快速前冲,对准了黄河楼的腹部,猛地一拳。

  随着黄河楼的一声惨叫,手中的铁铲掉在了地上,他和他大哥一样,趴在了地上,蜷缩起身子,疼的呲牙咧嘴。

  站在一旁的顾静亲眼目睹了刚才的一切,李显在短短十几秒的时间里,连续出手,全部都是一拳让对手丧失战斗能力,而且对付的还是两个壮汉,这样的高手,顾静若非亲眼所见,谁跟她说她都不会相信。

  不愧是特种部队里的精英。

  “我说老李,你这出手也太快了,我还没来得及动手呢!”黄江反应过来的时候,战斗就已经结束了,他说着走过来,踹了还躺在地上的黄军一脚。

  黄典应见自己俩儿子都被人打倒在地上站不起来,立刻急了眼,上前扯住李显的衣服,张口就要跟他拼命。

  李显一把推开黄典应:

  “我看你年纪大不跟你一般见识,别自讨没趣!”

  黄典应哪肯罢休,又扑了过来,这时黄江挡在了李显的身前:

  “老李,对付这种死不要脸的老无赖,我有办法!”

  黄江说着,上前就给黄典应一个锁喉,控制住黄典应后,黄江也不打他,从地上抓起一把干土,就洒在了黄典应的脸上。

  黄典应完全没有想到黄江这小子这么损,被干土迷了眼,一下子抓瞎,只能坐在地上张口不断骂着。

  李显没再搭理黄典应,走到黄军和黄河楼俩人的身前,蹲下去,看着这俩人沉声说道:

  “我等你们,等你们从地上爬起来,咱们接着打,你们不是喜欢打架吗?今天我就奉陪到底,谁先停下谁就是孙子!”

  黄军和黄河楼这俩人平时仗着自己能打,在村子里嚣张跋涉惯了,哪咽的下这口恶气。

  俩人缓了一段时间,从地上爬起来,各自抄起家伙,如猛虎下山一般,同时往李显身上扑了过去。

  “砰!砰!”两声闷响,这俩人又一次被李显打趴在地上。

  “爬起来,接着来!”

  李显专制这种人,整个下午他都留在黄典应家里,一直把他那俩儿子给打的服气了,趴在地上哭着喊着让他们父亲报警。

  黄江上前一把就把黄典应手里的手机抢了过去:

  “现在知道报警了?晚了,今天我和我兄弟就住在这了,哪都不去,就陪你们兄弟俩打架,咱们决战到天亮,谁先求饶谁特么的是孙子!”

  这下这俩兄弟是真没招了,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过,耍无赖黄江比他们更无赖,只能服软求饶。

  李显让这俩兄弟和黄江一起回到他家,给他父母当面道歉谢罪,这件事情才算是完了。

  黄江以及父母为了表示对李显和顾静的感谢,晚上特地做了一大桌子菜,众人坐在一起闲聊吃饭。

  不知有多久,李显都没有体会过这种家的温馨了,他居然有些羡慕黄江,羡慕黄江有这么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聚在家里吃饭喝酒。

  吃过晚饭,黄江留在家里陪他父母,李显和顾静俩人则是连夜往燕京市赶。

  等回到燕京市,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顾静把李显送回到住处,刚准备开车离去,却猛然一下子刹住了车!

  好像是发现了什么。

  李显忙跑过去,顾静则是将下车窗,用手指着其中一个方向对李显喊道:

  “李显你看,前面那个胖子是不是王德贵?!”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真与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鲁班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