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出其不意
盗门九当家2019-12-11 16:113,180

  “岣嵝神书?什么意思?”李显和黄江俩人同时问出口。

  “我就知道你们没听过,这岣嵝神书乃是历史上某个修道之人所留下来的奇书,上面记载90多种诡异离奇的法术,描绘详实。我本以为这岣嵝神书只是一个民间的传说,但没有想到的是,它真的存在!”三爷对其三人解释道。

  顾静有些不太理解:

  “三爷,这岣嵝神书和凶手之间又有什么关系?你怎么就能够确定这凶手他一定精通岣嵝神书呢?还有即便是他真的精通那岣嵝神书也不至于让您怕成这样吧?”

  三爷把目光看向窗外:

  “我之所以断定凶手精通那岣嵝神书,并不是胡乱猜测,你们或许没有发现,那照片里的三个被剥皮的死者,死后被做成人偶,人皮非但没有褶皱,甚至面部表情始终都带着诡异的笑容,能够精通如此刀法,而且还能够让人皮在脱离尸首后不皱不起皮,除了岣嵝神书里面的剥皮升仙法之外,这世间再也没有第二个可以做成这种人偶。”

  李显的反应神经非常的灵敏,当他听到三爷说出这番话以后,当下就警觉了起来:

  “三爷,既然你说这世间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把人皮人偶做成那个样子,那么这些细节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三爷听到李显的话后,先是一愣,紧接着有些生气的说道:

  “好你个小子,怀疑到老头子我身上了是不是?”

  李显笑道:

  “怀疑到不至于,我就是觉得好奇,您为什么会对这岣嵝神书如此了解?”

  “也不是很了解这岣嵝神书,只是师父在生前曾经告诫我一句话,让我铭记于心的一句话:术藏奇门魂守舍,岣嵝神书避万丈!我曾听师父说过,这岣嵝神书里面的法术操作方式,多半都是用咒语、机关还有符咒,其中还有一些法术则是需要动物和昆虫的符咒,甚至还需要人命。”三爷说到这里咽下了一口唾沫,缓了缓接着说道:

  “所以对于精通岣嵝神书的凶手,不到万不得已,觉得不能去招惹,一般来说,传承这本奇书的人家教森严,选拔的传人也以老实本分为主,根本就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在咱们燕京市遇到这种要人命的事情。”

  黄江听到这里,终于找机会插上了嘴:

  “我说三爷,你这不是灭自己威风,涨他人志气了,就那本什么破神书有你说的那么邪乎吗?就看了一本书,他还能天下无敌了?”黄江说着用手指向了他身前的李显:

  “看到没?看到这硬邦邦的身板了没?我兄弟可是退役特种兵,什么样的大世面都经历过了,只要能找到那凶手藏在哪,他自己一个人就能搞定!”

  “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根本就找到不他藏在何处,究竟还有没有同伙,他们的身后还有没有其它的势力支持。”顾静打断了黄江话,然后接着对面前的三爷问道:

  “三爷,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三爷沉吟了片刻道:

  “总之我现在自己待在这里也不安全了,我先跟你们回到刑侦大队,然后见到你们李长春队长,我再跟他从长计议。”

  于是李显三人便等三爷收拾好随身的行李,带着他一同顺着原路返回。

  回去的路上,李显在前面带路,一路上李显都在小心观察是否有陷阱和机关,好在没有任何意外发生,队伍顺利的找到来时所停放的车辆。

  顾静拿出车钥匙,刚准备上车,却被李显给喊住了:

  “顾警官,你先别着急上车,往后退一点。”

  多次经历过生死的特种兵李显,谨慎的性格在对危险的感知能力自然要比其他人强的多,他觉得队伍既然已经被那凶手给发现,这一路走回来到现在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有些顺利的不太正常。

  李显先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把它折断成一个“L”形,握在手中,一边朝着车子那边走,一边用手里的这个枯枝在身前的地面上,做扫雷的动作。

  就在李显刚刚走到距离汽车不足两米的位置,他突然觉得手中的木棍好像碰到了一根“隐形”的细丝,随着“噗”的一声轻响,细丝断开,李显的心一下子就提了上来:

  不好,碰到机关了!

  “大家快原地趴下!!”李显大喊一声提醒众人,同时快速卧倒在地上。

  “砰!”

  随着一声并不算大的爆破声响起,周围紧接着又回复了平静,听刚才的声音不像是炸弹,更像是一个彩蛋炸开的声音……

  李显趴在地上,慢慢抬起头,往车子那边一看,看到在他们的汽车上面,多出了一个白色的吊幅,上面用鲜红的字体写着一行字:

  “好好的陪我玩玩,希望你们能够坚持到我玩够这游戏,可不要自杀。”

  字体清秀苍劲,绝非一两年的功底。

  黄江看清楚吊幅上面的字迹后,张口就骂:

  “他奶奶的,那死胖子还真把自己给当成上帝了是不是?还跟我们玩游戏,他要真想玩,黄爷我奉陪到底,我看咱们谁笑到最后!”

  李显没有说话,站起身来,继续用手中的枯枝仔细谨慎的排查周围是否还有机关陷阱。

  这凶手如三爷所说,精通奇书岣嵝神书,所布置下的陷阱机关,肉眼根本就看不到,所以李显这才分外小心。

  三爷看到那写字后,一直站立在原地,默不作声,心里面好像有什么心事,嘴巴一直微微动着,但最终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李显在确定汽车周围没有别的陷阱和机关后,众人上车,驱车连夜往刑侦大队赶去。

  回到刑侦大队后,顾静先是给李长春队长打了个电话,通知他三爷已经来了。

  车子刚刚在刑侦大队停好,可让顾静和李显还有黄江他们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前来迎接三爷的不止是李长春队长,还有刑侦队的大队长。

  如此大的面子,这三爷的身份果真不一般。

  两位见到三爷后,客套几句便来到会议室直入正题,因为这三起凶杀案件,实在是迫在眉睫。

  在会议室里刚刚坐下,大队长老蒋便把目光放在了李显和黄江俩“外人”的身上:

  “我说李队长,这俩位是?”

  李长春听后,忙起身对大队长老蒋解释道:

  “蒋大队长,你看我这记性,我还真把这茬给忘了,这位叫李显,是一名刚刚退役的特种兵,那位是他的朋友,叫黄江,就是他们俩人发现第一起人偶凶杀案报警,而且这一次也是他们和小顾一同把三爷给请到队里来的。”

  李显听的出来,这李长春队长是在帮他们说话,话中的意思很明显了,李队长已经不把他们俩当成外人,在这会议室里有关于这三起人偶凶杀案的进一步讨论和对策他们甚至也都可以参与进来。

  但是蒋大队长听后,脸色却阴沉了下来:

  “胡闹!李队长,你简直就是在这里胡闹!这三起人偶凶杀案乃是多机密,多重要的案子,你心还挺大,让两个报案的人在这里参与案件的后续侦破?别给我开玩笑了!!”

  李长春队长见蒋大队长发了火,就像一只见了老鹰的兔子,马上从座位上坐了起来,挥手让顾静把李显和黄江俩人先送出去。

  开始黄江不服气,他这牛脾气上来,非得跟那蒋大队长理论理解,李显走过去直接一脚就把他给踹出去。

  走出会议室,黄江一脸埋怨的看着李显:

  “我说老李,你刚才非得拦着我干什么?那姓蒋的明显是看不起咱俩,需要咱们帮忙的时候就来请人,不需要了就一脚给咱们踹开,你能咽的下这口气?!”

  “黄江,你别误会蒋大队长了,他也不是针对你们,而是这三起凶杀案件对刑侦队还有市公安局太重要了,上级极度的重视,所以不能有丝毫的差错,你们也别往心里去,现在先回去,有什么消息我第一件时间联系你们。”顾静说着转身回到了会议室,留下了李显和黄江俩人矗立在这空荡荡的走廊里……

  黄江侧身把耳朵贴在了会议室的门口,却被李显一把拉了回来:

  “隔音这么好,你什么都听不到,走吧。”

  茭白的月光下,俩人结伴从刑侦大队走了出去。

  李显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半夜,现在这个点也不好打车,所以俩人决定走回去,全当散散步了。

  夜风阵阵,吹不走人的烦躁和惆怅,虽然是初夏,但也多少有些凉意。

  就在李显和黄江俩人闲聊着路过一个炸串摊位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李显的视野当中。

  就是那个曾经多次跟踪他们的诡异胖子!!

  李显看到这里,二话不说,绕到胖子身后,快步冲了上去。

  他打算来一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继续阅读:第九章 抓住胖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鲁班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