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沈暮蝉2019-03-28 10:344,207

  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乔思绝不会选择去参加同学会。

  高中毕业已经五年,班长大人特意选在圣诞夜要请班上所有同学吃个饭,定在静城最高档的曼森酒店。

  只因前一天他拿到了硅谷的offer,圣诞结束就要飞往大洋彼岸,过上其他同学跑马也追不上的精英生活了。

  而乔思,在接到班长的通知以后,她思虑再三,还是像个丧家犬一样败给了信用卡余额,她下定决心要去蹭饭。

  就在前一周,她被踢出了工作的乐团,下个月的生活费毫无着落,每天泡面度日的日子实在有些难以继续,能蹭一顿是一顿。

  不过乔思真是低估了同学会的通关难度。

  此时她正独自拿着甜品坐在角落吭哧吭哧蹭吃蹭喝,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同学拿了杯热可可放在她面前,坐了下来。

  “乔思,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记得记得,同学你最近还好哇?”她不记得,没有一点印象。

  男同学:“挺好的,最近刚刚回国,手上有两家大公司的offer还在犹豫选哪一个。听说你现在在乐团是吗?大提琴家?”

  乔思尴尬:“不是什么家,就是普通的乐团的大提琴手,哪有同学你厉害,呵呵……”

  反正奉承几句总是不会出错的。

  男同学微微一笑,把手机上的二维码放在她面前:“加一下微信?有空一起出去吃个饭叙叙旧吧,我刚回国,觉得静城都有些陌生了。”

  乔思一看名字,魏深,哦,想起来了,数学课代表,不熟。

  “好啊,有空做你的导游,带你去吃好吃的!”乔思加上微信,客套微笑。

  加完了微信,魏深被人叫走敬酒,乔思一个人继续埋头苦吃,好吃到泪流满面,真是穷人的微小幸福。

  她背后坐着一桌小资女,从包包到脸上的化妆品都十分贴合营销号标题“如何做一个有品格的职场女孩”,窃窃私语的声音清楚传进她耳里——

  “那不是当年的绿茶女王乔思吗?真是一点没变,仗着一张脸四处勾搭,她不知道魏深有女朋友?”

  “知道又怎么样,魏深现在那么优秀,她要是不出手才怪了,不然怎么是绿茶女王啊?不过啊……你们看看她穿的都是什么,怎么几年不见落魄成这样了,真惨。”

  “也许人家是故意的,这样子更让男人怜爱罢了,魏深真是单纯。”

  乔思脸上三条黑线,她就是来蹭个饭,没有刻意装扮,这身简单的白衬衣和黑色百褶长裙是她一贯去餐厅打工拉琴的工作服。因为她知道,照她在学校的口碑,若是今天有意打扮了,指不定要被怎么嘲讽。

  她默默删掉魏深的微信,已经有过前车之鉴,这种危险的草吃不得。

  “话说,今天的西宁四怪怎么只来了一个绿茶女王啊?”

  “你真是说笑了,其他三怪真的会来这种场合吗?来被嘲笑?”

  “那乔思倒是脸皮够厚。”

  “她怕什么,这里一半男的都被她甩过,难为情也该是别人,你们啊还是别操心了,都看好自己的男朋友吧。”

  背后又传来一阵笑声,乔思旁若无人吃掉第二块蛋糕。

  西宁是母校的名字,西宁高中。她高二的时候被赐名“绿茶女王”并且和其他三个不认识的同学被迫组成了西宁四怪,还单独为他们开了一个怪人社团,西宁四怪在学校里臭名昭著,再具体一点,是她在学校女生的口中臭名昭著。

  不过乔思承认,她不怪别人,如果刚才不是太饿,说不定先去搭讪魏深的就是她了。

  她才无所谓别人怎么说。刚想起身去甜品桌拿第三块蛋糕,有人就适时的在她面前放下一块巧克力红丝绒。

  “我记得你当年最喜欢吃这个。”

  乔思一抬头,是班长大人。

  她露出甜甜的无害笑容。

  此刻,如果有人打开八卦论坛,一定会看见一个飘在首页的热门帖子:说说你们当年学校里最受男生欢迎的绿茶女现在都过得怎么样了?

  乔思不在乎。

  酒店外,圣诞颂歌悠扬响彻在夜空。

  静城很少下雪,不知为什么今夜突然飘起了小雪,软绒绒的躲进人的衣袖里,好在没有冷意,更像是下起了一点惬意的情趣。

  酒店旁停下一辆黑色的车子,开车的人看了一眼窗外,伸手接雪,对后座的人道:“骆少……您准备一下吧,酒店外面全是记者。”

  后座传来一声嗤笑。

  “一群乌合之众。谁要是敢拍,找刘律师以侵犯肖像权的名义发律师函。”

  车门打开,程亮的皮鞋刚落下地,闪光灯就追命似得围了个水泄不通。

  记者A:“骆庭川先生听说您被员工起诉了现在已经下达了限制令是吗?”

  记者b:“听说有高额的赔偿金是吗?”

  记者c:“听说您私下求和解被拒绝了?骆庭川说两句啊骆庭川……”

  骆庭川冷着脸一言不发,眼皮都没有动一下,平视也只能看到黑压压的头顶罢了。记者疯狂抬着相机记录下骆庭川的不屑,闪光灯却只能将他流畅的下颌角线条三百六十度记录在案。

  司机一边护着骆庭川艰难前行,一边在心里无奈的吐槽:所以为什么一定要这个时候来参加什么同学会啊!

  骆庭川充耳不闻,嫌弃的抬手推开怼到自己脸上的相机,“啪”一声,相机应声落地。

  记者不敢相信的看着地上破碎的相机,骆庭川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黑色的眸子里倒映出漂亮的雪花,柔柔软软。片刻他回过头,没有一丝波动的继续走。

  那些软软的雪花像是碎在他的眸子里,没有涟漪。

  突然间,拥挤的记者在前方停了下来,让开了一条路,骆庭川懒懒的看去,只见几个人拉着巨大的横幅写着:“骆庭川赔我精神损失费!”

  骆庭川眯了眯眼:“真麻烦。”

  旁边的记者见到这个场面,哪能放过,立刻机灵的把摄像机对准了他:“骆先生,您因为不合理辞退被员工告上劳务仲裁,这已经是今年的第三起了,面对这些下属您有什么道歉的话想说的吗?”

  “道歉?”骆庭川看向记者,嘴角噙着讪笑,“我为什么要道歉?”

  拉横幅的情绪激动,却不敢靠近,只是在十米开外大喊:“你考核的时候给我的分数永远都是不及格,而且居然还有因为我买的咖啡不是你指定的商店这种奇葩理由,更过分的是,我只不过因为接孩子放学每天准点下班不加班,你竟然就把我辞退了,甚至没有给赔偿!我还有老婆孩子要养,以后怎么办?”

  记者纷纷投出同情的目光。

  司机再一次叹气,这个同学会到底有什么魅力让骆少一定要冒险来啊,这种场面他真的是看够了!

  而骆庭川呢?这个闪光灯的中心人物只是突然摇了摇头,漠然道:“连本分工作都做不好的人就是无能,无能当然应该被辞退,什么都做不好难道还想听夸赞?至于你的老婆孩子没人养关我什么事,无法承担家庭责任为什么要结婚?社会就是被你们这种无能的人拖垮的,社会有找你要精神损失费吗?”

  全场安静了三秒,骆庭川傲然离开人群,响亮的皮鞋声伴随着圣诞颂歌,渐行渐远。

  拉横幅的男人突然“呜哇”一声哭了出来:“我的医生说我现在已经严重抑郁了,这个哥斯拉真的没有同情心,请大家帮我曝光他,他根本没打算赔偿损失费,简直就是吃人血馒头的怪物……”

  没错,在所有员工口中骆庭川有一个响亮的外号——哥斯拉。

  在骆庭川二十六年的人生中,他曾遇到过不少憎恨他的人,恨他说话太直白,恨他态度不够婉转,更恨他从来不怜悯别人。

  但骆庭川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他大学时候创立“川流映画”,白手起家做到了国内第一影视类后期公司的位置,大学没毕业他就已经拥有了世界一流的团队,城市最高的天台办公室,也拥有蔑视无能的权利。骆庭川从不觉得自己冷漠,他从来都很客观,因为没有人应该天生获得怜悯,他也没有义务怜悯任何人。

  如果卖卖惨就能获得一切,那才是最可笑的事。

  于是,平均每三个月,骆·哥斯拉就要换掉身边所有助理并且被前助理投诉要求赔偿精神损失,但是在他口中,无能的人还想要什么损失?这种场面已经司空见惯了,骆·哥斯拉无所畏惧。

  他现在懒得去理会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来这里还有重要的事要去完成。

  与此同时,酒店对面的百货大楼的巨大屏幕上正在播放一则八卦新闻:“当红球星司少钦圣诞夜在公寓开大尺度趴体,记者们正蹲守在公寓外为您播报,就在一分钟之前,几个漂亮的洛丽塔小姐正从公寓中遮遮掩掩离开,更证实了记者的说法……”

  大屏幕中,几个身材高挑穿着洛丽塔裙子的女孩正遮着脸在大街上被记者追着狂奔,画面相当滑稽,暂时吸走了几分酒店前的注意力。

  等那群记者再回过神来想堵骆庭川的时候,司机已经护送着那个高大的身影走进酒店了。

  然而,骆庭川还是没能跨进去,迎面被一个女孩撞了个满怀,两人倒在地上,骆庭川皱了皱眉,第一时间想甩开手上的人——

  乔思惊恐的捂着头:“对不起对不起……”

  身后是追出来的几个女人,大喊大叫:“绿茶怪又勾引班长,知不知道班长已经结婚一年了,你这个狐狸精就是该打!”

  我哪里知道啊!乔思委屈得不行,吓得连连往外挤,手腕却被一道强壮的力量抓住了。

  她回过头,对上骆庭川沉黑的眼眸。

  “乔思?”他带着不确定的疑问,眼神牢牢锁住她将她扫描了个遍,确定是记忆中那个女孩没错,手上的力道顿时加重了。

  乔思震惊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衣着精致的男人,她什么时候认识这种人了?

  “先生,你谁?”

  骆庭川面色一冷,这个女人,果然还是一点都没变的令人讨厌。

  容不得两人再叙旧,他们身后的记者再次围堵了上来,还有拉扯着要让骆庭川赔损失费的,乔思更是头大,班上的女同学看起来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她再不跑恐怕圣诞日就是她的忌日。

  骆庭川见乔思要跑,立刻收紧手臂将她圈在怀中,低声道:“跟我走。”

  乔思强行被他护着离开人群,推上了街边的车,骆庭川一把推开司机:“别跟来。”

  几个女同学疑惑的指着骆庭川的背影:“那个,是不是……”

  “西宁四怪之一的,骆庭川。”另一个同学接上了话,一群人面面相觑。

  不过酒店前的热闹还没结束,几个穿着洛丽塔裙子的高挑美女被另一波记者追得无处可逃,最前面那个踩着高跟鞋气喘吁吁,已然跑不动了,忽然,他撞见骆庭川的车子还开着门,立刻一个健步冲了进去。

  “快开车!”

  车门关闭,浑厚的男声从洛丽塔女士的口中传出。

  乔思还没回神,身边多出了一个浑身穿着cosplay裙子的高大女孩,而且还操着一口低音炮?难道正应了那句,这么可爱一定是……

  骆庭川凶巴巴:“你谁?给我立刻下车。”

  洛丽塔女士定了定睛,望了骆庭川半晌,柔和的杏眼一下子盛起笑意:“真是巧了,怎么能那么有缘啊,西宁四怪三怪居然都在这车上了!我说骆庭川,大难临头的时刻,你怎么能让我下车啊?”

  这人究竟是谁?骆庭川皱着眉,试图从那张“可爱”的脸上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继续阅读: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物恋爱联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