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没人抢
沈子午2020-01-20 10:552,905

  一个上午的时间眨眼过去,但有些奇怪的是,之后直到中午十二点半,刘冶也没有像之前承诺的那样来到店中拿提拉米苏。

  最后临近两点时,一个大男生才风风火火地跑进了岑子鹿的甜品店——

  原来是上回和刘冶一起出现在甜品店中的朋友。

  他对岑子鹿解释,中午刘冶之所以无法亲自过来拿东西,是因为在下课时忽然被教授留住要做一份报告,估计整个中午都无法从办公室抽身,这才耽误了时间,叫他代为来拿蛋糕,并且付清尾款,希望岑子鹿可以原谅。

  而对于这样的变化,岑子鹿自然没什么意见,毕竟谁来拿蛋糕,对她来说都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于是照旧给刘冶的朋友打了对折,看着他拿走蛋糕后,岑子鹿也算彻底还清了人情。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货柜上的商品后,她也转道进了后厨准备用空余时间再做点雪梨冻出来补货,可没想到的是——

  就在她拿着水果刀刚将雪梨的皮削完,还没等来得及切块放入榨汁机中,外头,一阵脚步声便已经突兀传来!

  —— 有人来了?

  但这个时间点,大部分的学生都已经回了学校午休或是准备上课,所以甜品店内,早在几分钟前便已经没了客人,岑子鹿本以为接下来都应该不会再忙活,至少要到下午放学,店内才会有人进来,可没想到是,这时候店外却来了人。

  于是放下了水果刀,下一刻也顾不得解开身上的围裙,岑子鹿立刻撩开后厨的帘幕走了出去。

  而刚一抬眼,一个年龄约莫只有十八岁的少女便映入了她的眼帘。

  粉红的衣服,粉红的裙子,各种甜美的小饰品纷繁地点缀其上,发夹、耳环、项链……粗略看看,粉色的单品便能数出好几样来,而这些装饰物映衬着女生白皙的面庞,虽然凌乱,却也叫她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可口的小蛋糕,十分甜美。

  可不知为何——

  与可爱的打扮并不相符的是,她的身上此刻充满了鄙夷的气氛。

  岑子鹿刚从后厨出来,女生便立刻将目光望向了她的面庞,涂着淡淡粉色眼影的眼睛一边对她打量,一边流露出不屑,仿佛是将她当成了菜市场的劣等白菜,简直恨不得能在她身上挑出一百个毛病来。

  而被这样看着,岑子鹿也有些不自在地后退了几步,但秉持“开门做生意,来者是客”的原则,尽管有些尴尬,可她还是先微笑着问道:“你好,请问你需要买什么?”

  “昨天刘冶哥哥的提拉米苏就是在你这店里买的吧?”女生不答反问,声音绵软中带着质问。

  岑子鹿闻言也顿了顿,几秒后才回忆道:“对,刘冶是在我店里买过一块提拉米苏,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我就是想过来看看。”

  女生缓缓勾了勾唇角,皮笑肉不笑道:“我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好奇你们店里到底是藏了什么宝贝东西,竟然能叫刘冶哥哥对你店里的甜品这么称赞有加,今天来看了看……好像也不怎么样啊。”

  普通的衣服,普通的鞋子,头发虽然剪的还算可爱,但随便瞧一眼也知道没怎么精心保养,浑身上下的生活气息,就像是个庸俗的老妇女,没有一点新鲜感,和她实在没办法相提并论。

  “……”

  而岑子鹿已经不想回答。

  要说一开始,在女孩子进店时,岑子鹿还觉得是自己多心的话,那么现在,聊天聊到这个地步,她也可以很确定地知道,这个女孩子对她有很深的敌意,并且,这份敌意还是出在刘冶的身上。

  ……

  其实,这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岑子鹿被人当做争风吃醋的对象。

  25年前,她的初恋顾木恩便是学校的校草,与现在刘冶一样,优秀出众,是许多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因为如此,所以后来他们确定关系,成为男女朋友后,还有不少人来找过岑子鹿麻烦。

  可没想到的是……

  今年细细算算已经有50岁的她,今天还能赶上十几岁的小姑娘上门来找她撕胯,还是为了一个她都可以当人家妈妈了的男生。

  一时之间,高龄如她简直都不知道应该生气还是觉得可笑。

  可眼看她不回答,女生的气焰却是越发高涨!

  吊着眼角,女生冷冷地瞧着岑子鹿斥道:“你怎么不说话了?我刚刚可是在夸你厉害呢,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表示?”

  “……我想你可能误会了。”岑子鹿静默了半晌后,到底还是决定心平气和道:“我和刘冶同学只见过几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至于他买了我的提拉米苏后对我赞誉有加,我想可能是他真的喜欢吃我店里的甜品,单纯因为我手艺不错,而不是什么别的原因。”

  至少对于自己的厨艺,通过这两天的开张做生意,岑子鹿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可听着她的这番解释,眼前粉粉嫩嫩的小姑娘却没有一点放松的意思,相反,被这样将了一军,女孩子的脸色越发难看,眼中的神情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冷了下来:“怎么?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了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岑子鹿对这样的公主病简直无言了:“……所以你今天来我店里想听的不是解释,就是单纯闹事?”

  “当然不,我可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女生忽然转变了态度,傲慢地看了岑子鹿一眼后,下一刻环顾了一圈店内布置,她接着说道:“既然你说你店里的提拉米苏很好吃,那你现在给我拿一盘过来,我来亲自试试看,如果不好吃的话,那你可别怪我接下来说话难听!”

  岑子鹿:“……提拉米苏就在你身后的货架上。”

  女孩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岑子鹿彻底收起了脸上客气的笑容,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人:“我不喜欢和人吵架,但更不喜欢懦弱一昧迁就,别人既然对我不客气,那我当然也不用将她当成客人继续招待。”

  “你说你想要试试我店里的提拉米苏,我秉持基本的原则当然不会将你往外赶,但是,店里没有服务员,想吃什么还请你自己动手。”

  友好讲理的客人,岑子鹿一直欢迎,但趾高气扬的客人——便是少一个,岑子鹿也丝毫不会觉得可惜难过。

  女生却尖叫了起来:“你!”

  岑子鹿却直接回到了吧台后面,淡淡道:“没听懂的话我不介意再说一遍。”

  “……”

  女生说不出话来了,可下一刻,她却是猛地扔了肩膀上背着的包!

  被这样直面甩脸,显然是没想到岑子鹿还有这样牙尖嘴利的一面,潇月月彻底怒火攻心,因为从小到大也没被这么不客气地对待过,所以下一刻,她的第一个反应便是勃然大怒地上前几步,抬起手就想要给岑子鹿一些教训。

  可没想到的是,就在这时,她高高扬起的手却被一只大手忽然抓住!

  于是动弹不得的情况下,潇月月只能拧过头气恼地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的人,叱骂道:“是哪个人这么爱多管闲事,我告诉你,我可是……白,白白白教授!”

  后面的话音已经在看清对方的面容后戛然而止。

  “……”

  站在吧台后原本还气势十足的岑子鹿此刻亦是目瞪狗呆

  恍惚中,甜品店内,一时之间鸦雀无声——

  潇月月根本没想到这样的人物会在这时出现在身后,于是惊慌失措下,她不但面色惨白,便连话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憋红了脸站在原地。

  可垂眸看着手底下战战兢兢的女学生,白屿的面色却依旧冰冷严肃,可怕地连周围空气都仿佛凝滞起来:“我确实喜欢多管闲事,但现在,我给你最后一个建议。”

  “在我好好说话前,从我的面前消失,至于你喜欢的刘冶……没人和你抢。”

  白屿一字一顿道:“那样的小男生,子鹿还看不上。”

  潇月月:“……”

  岑子鹿:“……”

  等,等等!

  这最后一句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