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来过吗
沈子午2020-01-20 10:562,817

  是的,今天专门过来找岑子鹿,不是因为周楚想起了什么关键性的线索,所以着急过来分享,而是她真的什么也没察觉,所以想着拖时间不好,这才来和岑子鹿道歉。

  话语间,因为知道自己什么也帮不上忙,所以她的脸上不免有些愧疚。

  而听着她的话,岑子鹿也是微微顿了顿。

  毕竟,周楚算是她这次被冤枉事件中的关键人物,因为她的情况是几个拉肚子女生里最严重的,而在找她之前,其实岑子鹿也去找过其他的几个女生,道歉的同时亦是希望可以询问到一些有用相关的线索。

  可是与周楚的状态一样,她们也都没发现生活中有什么奇怪的变化,所以在拉肚子的时候,她们才将第一个怀疑的重点放在了岑子鹿的甜品上。

  本来,在昨晚和白屿讨论过事情的重重疑点后,岑子鹿是将一部分的希望寄托在了周楚的身上,希望她能想到一些蛛丝马迹来,可没想到的是——

  一天后,她得到的答案仍旧是失望。

  一时之间,淡淡的失落感也弥漫上了岑子鹿的心头,但因为周楚毕竟就在面前,所以难受了几秒钟后,她到底还是勉强露出了微笑:“没关系,你没想起什么也是正常的,毕竟我来找你的时候,也有些晚了,但不管怎么说,我都还是很感谢你愿意为了我花费时间。”

  “子,子鹿老板,你别这么说。”

  周楚来的时候就有些不好意思,此时看着岑子鹿明明很失落,却还是佯装微笑的样子,她就更愧疚了:“我是这件事情的当事人,本来是应该为这次的事情出一份力的,可是……我昨晚回想了很久,但都是在没记起什么刻意的事情。”

  因为认真回想,那天早晨,她就是像往常一般去了岑子鹿的甜品屋买了绿豆糕和杯子蛋糕回来,之后将东西放在桌子上后,她去厕所洗了一下手,之后出来,便是坐在桌边开始吃了起来。

  期间因为室友们都不在,所以两样甜品,她一个人也没分,自己全部吃进了肚子。

  之后过了仅仅半小时,她就开始腹痛如搅,冲去了厕所开始拉肚子。

  几乎是拉了整整一天,到下午室友看着实在不对劲了,这才连忙手忙脚乱地将她扶去了医务室吃药处理,而医生检查了以后,也说应该是吃坏了什么东西。

  于是气愤不已的她,这才将全部的责任都推给了岑子鹿的甜品店。

  但是,昨天在雨中听了岑子鹿的那些话后,直觉上,虽然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岑子鹿的清白,可是周楚还是愿意相信她。

  只是……

  帮忙,她是帮不上了。

  周楚抱歉地看了岑子鹿一眼,而岑子鹿自然不会责怪周楚,甚至,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愿意来找她,相信她,这已经是周楚愿意给予她的最大的善意。

  岑子鹿感动地摇了摇头,可下一刻,就在她想要说话的时候,恍惚中,她却想到了什么。

  于是眼睛微微一亮,她连忙走近了周楚几步,不自觉压低了声音问道:“周同学,我知道那天可疑的事情你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关于那天发生的事情,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想问我什么?”周楚不明所以地愣了愣,但还是很和气地点了点头。

  岑子鹿道:“我想问的是,在你拉肚子那天,潇月月……有没有和你见过?或者是,她有没有去过你的寝室?”

  “你,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明显没想到岑子鹿会说出一个她熟悉的名字,周楚诧异地睁大了一些眼睛。

  而她的惊讶却也透着一些不寻常的意思。

  岑子鹿看出了什么,于是胸腔中的一颗心脏都没忍住地跳快了几分:“你的反应是……潇月月那天真的去找过你?”

  “其,其实也不算是来找我的……”

  周楚斟酌着抿了抿唇角,半晌后,她还是拧着眉,将那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对岑子鹿讲了一遍——

  其实就像是昨天下雨看见的场景一样,周楚与潇月月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因为两人同住在一层的宿舍,虽是不同的房间,可是屋前屋后,难免会有所接触,而几次相处下来,潇月月矫揉做作的个性实在是叫周楚十分倒胃口。

  所以有意无意地,周楚总会避着潇月月一些,也没多说什么,因为不想将这段关系搞得太尴尬。

  可是没想到,这件事情被潇月月知道后,却是叫她炸了毛。

  不少女生总喜欢拉帮结派,去抵制自己不喜欢的人,而潇月月正好便是其中的翘楚。

  所以那段时间,潇月月便拉着周楚寝室中的一个室友一起,刻意冷落周楚,不和她说话。

  而周楚也不是好惹的。

  既然潇月月不喜欢她,那她自然也没必要去和这个女生维持表面上的平静,反正她寝室里还有两个室友都是帮她的,所以就此以后,两人便针锋相对地算是彻底撕破了脸。

  周楚拉肚子的那天早晨,她提着甜品回到寝室的时候,恰好潇月月到她的寝室中来,找自己的好朋友,可那一天早上,周楚寝室里就她一个人,其余三个人皆是因为有事很早便出门了。

  所以潇月月中途过来找人,算是扑了个空,而周楚从来和她不对付,放了甜品后,她便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去了厕所洗手,等她出去的时候,寝室外,潇月月应该是没找到人已经离开,于是乐得清静,一个人坐在桌子上,她吃完了甜品。

  因为这件事情就是其中一个很小的插曲,所以昨晚在回想一天奇怪事情的时候,周楚把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把潇月月想进去。

  可是现在,在岑子鹿的特别提醒下,周楚说完这一切后,也蓦地愣了愣,随后眨着眼睛反应了过来:“哦——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那段我去厕所洗手的时间,在外面,是只有潇月月和甜品在的,所以,子鹿老板,你是在怀疑潇月月吗?”

  岑子鹿点了点头:“嗯,我是有些怀疑她,毕竟,想要诬陷我的人,目前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她,而且听你刚刚这么说,她确实是有这个机会去做一些不好事情的,可是……”

  “单单只有这样的陈述,还是太苍白了一些。”

  毕竟周楚也不是真的亲眼看见了她做什么,仅仅只是一个怀疑和猜测,还是不太具有力度。

  周楚闻言也垮下了神情:“那,那要是事情真的是她做的,我们这样不就没什么办法了吗?”

  现在这么想想,要是真的害自己拉了一天肚子的人是潇月月,那就这么放过了她,周楚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更重要的是,这个可恶的女人还将她当枪用了这么久,用她去攻击岑子鹿!

  如果岑子鹿性格软弱一些,咽下了这口气,她岂不是要真的冤枉一个好人了?

  周楚怒火中烧地在心中想着,此时简直恨不得冲过去直接打潇月月一顿。

  而岑子鹿自然也看出了周楚的气愤,但瞧着她为了自己义愤填膺的样子,岑子鹿原本还困顿的心情却因为这样的维护开心了不少。

  她笑了笑:“你不要担心,事情总是会有办法的,坏人也一定是会得到惩罚的。这样吧,你先回学校,我和朋友好好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办,等之后有结果了,我再联系你,到时候如果你愿意的话,最好还能帮我作证一下。”

  毕竟周楚的证词,虽不能百分百证明潇月月有罪,可也至少说明了这件事情可能和她有关系。

  这也是一个筹码。

  而对于岑子鹿这样的请求,周楚自然会答应。

  于是两人商议结束后,周楚便挥手对岑子鹿告别,重新进了学校,而站在原地,目送着周楚离开后,下一刻,岑子鹿也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串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