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是他
沈子午2020-01-20 10:553,096

  随着时间的推移,恍惚中,不知不觉时便已是夜色浓重。

  岑子鹿下午受到了刘冶话语的启发,于是回家的路上便去市场上购买绿豆,准备动手做绿豆糕卖。

  而这种家喻户晓的甜品,应该也是每个孩子童年都吃过的东西。

  岑子鹿自然也并不例外。

  在她的那个年代,便是小卖部中,都有打包的绿豆糕卖,小小一块,软糯香甜,便是连续不断吃上一个下午都不会觉得腻。但现在,随着时间的发展,虽做绿豆糕的地方还是很多,岑子鹿也买了几次回家品尝,却吃进嘴里,都发现已经不是她童年中的味道。

  而半个月前,岑子鹿刚刚苏醒过来时,为了能更好地与这个时代融合,她做出的甜品大多还是比较赶“潮流”,年轻人也都比较偏爱的。

  可实际上,除了杯子蛋糕、提拉米苏这种外国甜品,岑子鹿更擅长的,却还是中国“本土”的美食。

  正如刘冶所说的,她的甜品店和外面的甜品店不一样,而她也应该对得起他们的这份评价。

  于是抽时间,她走了市场上的几家店后,终于选到了心中最适合的绿豆,但因为没有交通工具,全靠手提,所以她回家的时间也不免晚了一些。

  晚上七点,道路两边,昏黄的路灯被齐齐点亮,照耀在地面,带来无限的温馨。

  岑子鹿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两只手也因为长时间用劲有些酸麻,但好在现在距离回家的路已经不剩多少,岑子鹿远远戴着口罩远远地估计了一下,大概只要再坚持大概十分钟,她成功到家。

  于是一鼓作气地,她又往上提了提沉重的购物袋,可下一刻,就在她意气风发地准备继续往前加快脚步的时候,她的手却是蓦地一空——!

  竟然是有人忽然出现,从她手中将东西拿走,前后速度快地甚至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袋子便已经消失不见,她也猛地愣在了原地,便连一双眼睛也瞪得圆圆地。

  而几秒钟后,她才终于想起了转头去看向了力量的来源,却见在昏暗的灯光下,白屿不知何时已经出现。

  此刻,他正沉着一张脸,目光幽深地注视着她,脸上还带着没擦掉的薄汗,整个人看上去热气腾腾。

  方才,便是他接过了岑子鹿手上的绿豆,而上一秒,岑子鹿两只手提着还费劲的绿豆袋子,下一秒到了白屿的手上后,便好像变得十分轻松,不过单手就稳稳提住,且面不改色。

  只是,当下的总体气氛却并不是很轻松……

  岑子鹿敏锐地察觉到白屿的情绪十分紧绷,于是在清醒过来后,她也小心翼翼地看了白屿一眼,轻声问道:“你,你怎么突然出现了?还冒了那么多汗,刚回来吗?”

  “……”白屿终于开口,声音沙哑低沉:“我刚刚给你打了很久的电话,你都没有接。”

  啊!

  还有这种事情?

  岑子鹿蓦地一惊,下一刻也连忙用腾出的手找出了口袋中的手机,可手忙脚乱间,从她的口袋中,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只是两人此刻都无心理睬。

  岑子鹿拿出手机后,便按下电源键想点亮屏幕,可全黑的屏幕在她的动作下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几次皆是如此。

  是没电了。

  岑子鹿明白过来,有些窘迫地解释道:“应,应该是我白天看手机的次数太多了,电量也消耗地比较快,刚刚我在外面买东西,所以没怎么注意,抱歉啊,我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

  “我不是在和你生气。”白屿垂眸低声回答:“……我只是依旧忍不住会担心。”

  今天下午从学校下班,他照常去了甜品店中,想要接岑子鹿一起回家,可没想到的是,甜品店的店门已经关闭,而周围的店家说,岑子鹿在半个小时前便已经离开。

  于是以为她回家了的白屿又开车到了家中,可是,之后等了将近两个小时,家中依旧不见岑子鹿回来的动静,连带着,白屿打了几次电话,岑子鹿那边也没办法接听。

  所以控制不住地,白屿又开始担心了起来,于是从半个小时前,他便从家中出来找岑子鹿的行踪。

  但连续几圈下来皆是毫无结果,就在白屿甚至忍不住想要报警的时候,不成想,他却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了岑子鹿拿着重物,慢吞吞行走的身影。

  于是当下,没忍住焦急地,白屿拿过购物袋后看着岑子鹿脸色有些不太好,现在想来,不管怎么说,他都不应该凶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白屿叹了口气,恢复常色道:“子鹿,你别怕我。”

  “之前我答应过你要慢慢恢复正常的,可是你醒过来的时间还不是太长,我难免有些疑神疑鬼……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我的问题,抱歉,下次我也不会这样了。”

  “不不不,你不用和我道歉!”

  岑子鹿连忙说道:“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啊,这件事情我应该负主要责任,这样吧,以后下班我都等你,今天下午是因为我一直都在想着买材料的事情,这才一时将你忘了……”

  毕竟岑子鹿活到25岁,之前的人生都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做事情,哪怕现在有了白屿的陪伴,一时之间,她也难免依旧有些不适应。

  而听着岑子鹿认真的保证,白屿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

  在轻笑着看了看手上沉重的绿豆后,下一刻,他伸手握住了岑子鹿的手,摊开了她的掌心垂眸观察——

  果不其然,柔嫩的肌肤因为重物的拉扯,此时一道道全是勒痕,看着便叫人心疼。

  他蹙了蹙眉道:“下次你想要买什么联系我,我可以带着你,不然这么重的东西,你一个人拿实在太吃力了。”

  “没这么夸张的。”

  岑子鹿笑着回答:“这些勒痕要不了多久就没了,况且就是买点绿豆,我还有力气的!”

  白屿:“那你是想要做绿豆糕?”

  “对啊。”岑子鹿点头道:“今天下午我和一个人聊了聊,所以打算接下来多做一些本土的甜品,虽然不知道学生会不会喜欢,但是我想要试试。”

  大不了就是卖不出去她一个人吃,反正她也很喜欢甜品,绿豆糕清爽,多少也不腻!

  岑子鹿笑眯眯地笑着,一双眼睛在灯光下也弯成了新月,比天空中的星辰还要迷人。

  白屿垂头亦是忍不住微笑了两下,但也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了地上的一个东西——

  那是方才岑子鹿拿手机时,从她的口袋中掉出来的。

  可瞧着那眼熟的纸张,一时之间,他唇畔的笑容蓦地僵住,许久后,他才将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看着岑子鹿问:“这是什么?”

  “哦,这个是刘冶给我的门票!”

  一说起这个,岑子鹿便忍不住有些激动:“听说后天你们学校要举行篮球比赛,我都好久没看过篮球比赛了,有了这个,我就可以不用麻烦你,去你们学校了!”

  更重要的是,中午时刘冶对他说,白屿也许会参加篮球赛。

  要知道,岑子鹿收养白屿这么久,还从没见过他打篮球。

  之前刚将他带回家时,白屿也就是个身高不过到她腰间的小男孩,后面沉睡了25年,虽说白屿已经长大,变得非常成熟,可是按照岑子鹿对白屿的印象,他文质彬彬,看着是怎么都不应该会打篮球的样子。

  所以好奇无比地,岑子鹿特别想看看白屿在赛场上的风采,就是不知道他确不确定参加——

  岑子鹿暗暗地在心中想着,下一刻也准备开口直接去对眼前的人询问。

  可听着她的话,原本面色已然放松下来的白屿,神情却蓦地冰冷了下来:“你说刘冶给你的门票?”

  岑子鹿下意识地将原本想说的话咽了回去,呐呐道:“……对,对啊。”

  “所以你刚刚说的,下午和什么人聊了聊,有了灵感想要做绿豆糕,那个人,就是刘冶?”白屿一字一顿地问道。

  周遭的空气也在这时跌至了零点。

  “……”岑子鹿有些不知道应该诚实点头,还是虚假的摇头了。

  毕竟现在的气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岑子鹿觉得好像比刚刚还要糟糕。

  可,可是她好像也没说错什么啊……难道是白屿不喜欢她去看他打篮球?

  岑子鹿有些不知所措地在心中想着,面上的神情亦是在一时复杂到了极点,但下一刻,仿佛已经在无声中已经得到了答案的白屿却是忽然扯着唇笑了出来,随后不等岑子鹿反应,他便已经提着绿豆直接转身离开,挺拔的身影在路灯下显出说不尽的阴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