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桃花眼
沈子午2019-04-29 10:372,675

  在平静的办公四中,突然转头看见一向清冷的好友露出这样难掩的神情,陈科震惊地下巴都要掉在了地上。

  用见鬼的眼神直直地注视了白屿半晌后,他才终于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压低了声音询问道:“你,你这什么情况?是不是子鹿妹子给你发消息来了?”

  “……”白屿顿了顿,反问:“很明显?”

  陈科立刻抛了个白眼:“你说呢?你真应该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样子,恋爱的气氛简直都要把我淹没了!”

  但凡白屿看见此时自己的状态,就不会问什么“明不明显”的话了,因为他的那副样子,简直已经只差把“我喜欢的女孩子给我发消息了”的这几个大字直接写在脸上。

  那俊脸赤红,双眸如水的模样……

  用相机拍下来活脱脱便是一张“少男怀/春”的真实写真。

  而听着陈科的话,白屿在微微顿了顿后,也忍不住垂眸轻笑了出来。

  ……自从岑子鹿从沉睡中醒来后,他的情绪好像确实是越来越藏不住了。

  愤怒时惊涛骇浪,开心时阳光璀璨。

  也许这也就是,喜欢这件是迄今,即使是捂住了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但有些奇异的是,这样的感觉……也非常不错。

  就像是现在,白屿的心中满是即将迸发出的喜悦,下意识地,他又看了一眼手机上岑子鹿给他发的信息。

  但因为白屿没说话,陈科的好奇心也被勾了出来。

  看见好友一个劲地盯着手机瞧,他也期期艾艾地凑上去小声道:“是什么内容啊,怎么这么神神秘秘的?给我看看好不……”

  “你还是好好工作吧。”

  白屿直接打断了陈科的话,下一刻话音刚落,他更是直接收起了手机,淡淡地起身道:“我要去上课了,另外,晚上之前答应你的事情我做不了了。”

  “啊,为什么啊!”

  一听白屿的后半句话,陈科直接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跺脚抗议道:“晚上你可是说好要陪我加班搞学生名册的,你怎么就忽然反悔了?”

  “因为我和你已经不一样了。”

  白屿认真而又淡然地说道:“而且你不是说了吗,我恋爱了,所以晚上加班这种事情,已经不适合我了。”

  特别是今晚,他还要给子鹿好好找一些东西,自然没时间再分配给陈科。

  白屿毫无愧疚地直接放了陈科的鸽子,下一刻抛下站在原地目瞪狗呆的某人后,他也从办公室中拿着笔记本电脑走了出去,挺拔的身影,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便已经消失不见。

  而陈科捂着被伤的乱七八糟的单身狗之心,倒在椅子上半晌没能缓过劲来——

  另一边,对这一切一无所知的岑子鹿在好不容易将一众学生从店里请走后,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可以整理柜台上的甜品。

  有些叫人惊喜的是,对于今天新上架的绿豆糕,买到并且吃完了的不少学生都给予了最高程度的夸奖,这样的称赞,甚至比之前任何一次上新都来的更为猛烈!

  因为与岑子鹿那一代人相比,现在的年轻孩子从出生开始,更多的都是吃国外的一些甜品,类似与岑子鹿最开始卖的提拉米苏和杯子蛋糕,反而对于中国本土的一些甜品,大家很多都并不是很了解,甚至一些学生今天是第一次看见绿豆糕,于是疑惑中,不少人还十分诧异地询问岑子鹿,为什么绿豆是绿色的,可做出的糕点却是黄色的。

  而在岑子鹿将他们的疑惑解答后,他们才都抱着半期待,半好奇的心态,尝试着将绿豆糕放入嘴中品尝。

  但当那甜腻柔滑的美味在他们的舌尖融化开来时,所有人的惊叹也都从眼睛中直接地迸发了出来!

  原来,他们国家本土的一些甜品,才是最好吃的!

  这样小小的一块黄色糕点,虽款式中规中矩,却也能给他们带来这样神奇的味觉冲击!

  糕点入口即化,他们甚至都没来得及去用牙齿咀嚼,那绵软的绿豆糕便已经消失无踪,只剩下香甜的美味还残留在他们的口腔中,叫他们意犹未尽!

  一盒哪怕有十五块糕点,那也依旧不够吃啊!

  于是方才,在八卦着白教授童年经历的时候,不少人也都没忘了向岑子鹿反应,希望明天店里能多上新一些绿豆糕,他们甚至还想要买一些寄回去给家人也尝尝!

  而对于大家的热情,岑子鹿身为主厨一边觉得东西被肯定很开心,一边也觉得压力山大……

  所以大家一走,在清点了一下货柜,写了几个必须得尽快补货的甜品后,岑子鹿也赶紧用中间的休息时间待在柜台后的小厨房中制作甜品,尽量将一些方便好做的甜品先补齐。

  但没想到的是,越忙的时候,事情反而越要来找上你——

  下午两点钟,一道熟悉的身影又来到了她的店中,因为听见脚步声,岑子鹿匆匆从后厨跑出来,连手上的刮刀都忘了放下,而在看清对方的身份后,微微愣了愣,她也有些复杂地勉强笑了笑:“你,你好,怎么这个时间点你过来我店里了?”

  从上回在篮球场分开后,这还是她和刘冶第一次见面。

  但这个人的名字,今天她却是几乎一直听到现在,因为是刘冶帮她费心竭力地“澄清”了与白屿的关系,让所有人都知道了白屿是她岑子鹿的朋友,而不是男友。

  所以每个进甜品店的人,询问白屿之前,都得和岑子鹿提一嘴刘冶,一天下来,楚凉雨简直听得耳朵都要生茧了。

  而刘冶自然不知道这些,此时听岑子鹿这样问,他连忙手足无措道:“我,我下午正好没课,朋友告诉了我一家特别好喝的奶茶店,所以我跑去买了一些,想着正好也可以拿来给你尝尝,对了……”

  他拎着奶茶的手没出息地满是冷汗地问道:“你,你喝奶茶吗?”

  “嗯,我喝的,谢谢你。”毕竟奶茶这种东西,世界上应该是没什么人会抗拒的。

  以前岑子鹿那个年代这种饮料类的“甜食”还不是特别普及,这段时间赶潮流,她倒是断断续续也尝了一些地方的奶茶,此时听刘冶说这家奶茶特别好喝,她也有些好奇,于是一边点头,她一边用空着的那只手去掏钱包:“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不用不用,我给你奶茶是想要请你喝的!你要是给我钱的话,我反而不开心!”

  “可是……”

  “对了,你现在在做甜品吗?”刘冶立刻扯开了话题,顺势,他也带着些紧张的微笑,走近了岑子鹿一点。

  浓郁香甜的奶油味不断从岑子鹿的身上散发出来,简直甜地叫人想要咬上一口。

  而岑子鹿闻言也点了点头:“对,杯子蛋糕没了,所以我正在做。”

  “那,那我来帮你吧!”

  刘冶立刻说道;“我可以给你打下手,说不定我在旁边帮忙,你的工作效率也能快一点!”

  岑子鹿愣了愣:“……”

  嗯?

  这样的话,她怎么好像在某人那边也经常听见?

  她忍不住又想起了白屿,于是下意识地发呆了一下,随即,也许是心理作用……她第一次发现,白屿和刘冶长得竟然有些相似。

  比如那双眼睛,都是眼尾微翘的桃花眼,略微不同的,是白屿的眼神更加深邃成熟,而刘冶则是相较清澈无害。

  可是这样的眼睛……

  她更早之前,是不是在哪里已经看过了?

继续阅读:第32章:恶心的东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