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你别后悔
沈子午2019-05-09 21:202,253

  那天在操场看到的场景,时至今日,也依旧是潇月月心中的一根刺。

  所以现在,在她自认为如此辛苦地为刘冶着想,准备了这么丰盛的零食,可刘冶却无情地拒绝时,原本隐藏在她心中的那些不满,那些愤慨,便全部爆发了出来。

  握紧了手中的一大袋零食,潇月月彻底放下了之前微笑着的伪装,因为气愤,便连手背也是青筋毕现。

  而听着这样的话,刘冶也是蓦地愣了愣,随后也反应过来了什么,他凝眉问道;“你在跟踪我?”

  “我没有,是我去篮球场找你,想要陪你训练的时候不巧听见的!”

  潇月月咬牙说道:“刘冶冶哥哥,你不要被岑子鹿无害的外表所欺骗,她送你那些东西,不过就是为了蛊惑你,想让你给她带去生意,她那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你去喜欢!”

  “……”刘冶笑了。

  仿佛是听见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他无力地勾着唇角,脸上的神情悲伤而哀愁:“你说她想借着我巩固自己店里的生意,可是月月,子鹿的甜品店在我们学校外面已经开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她的生意如何难道你不清楚吗?而且……”

  “我和她之间,从不是她缠着我不放,相反,一直努力希望制造机缘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才对。”

  可事实就是如此叫人失望 。

  不说之前,他挖空了心思想要和岑子鹿待在一起,就说现在,他给岑子鹿发的短信过去了这么久,对方也没有发来回复。

  如果,岑子鹿真的想要蛊惑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表现。

  他心中颓然地想着,浅色的眼眸中早已经盈满了伤心。

  可听着刘冶的话,潇月月却是蓦地瞪圆了眼睛,因为方才她如果没有听错的话,那么刘冶说的应该是……他在努力地制造与岑子鹿在一起的机缘。

  这就像是沉闷的一记重击,几个瞬间的功夫,潇月月的脑中皆是一片空白。

  许久后,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你刚刚的意思是,你真的喜欢岑子鹿那个女人,哪怕她比你大这么多岁,哪怕她对你的未来没有任何帮助,你也还是打算放弃我,去选择她?”

  “……”

  “月月,我想我对你的态度一直都是非常明确的。”顾迁一字一顿道:“你和我从小一起长大,你把你当成我的妹妹,虽然之前,我母亲是对你说过一些会叫人误会的话,可是,那都不代表我的意见,一直以来,我都将你看成是好朋友,家人,但你从不是我喜欢的人。”

  至少,刘冶很清楚,自己这辈子就是遇不上岑子鹿,也不可能喜欢潇月月。

  可这些话,却像是压垮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潇月月的面色在刘冶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已经彻底变为惨白,许久后,她也恶狠狠地将手中的零食扔在了地上:“好,很好!”

  她只是妹妹,只是家人,岑子鹿才是他喜欢的女孩子。

  既然如此……

  她一字一顿道:“刘冶,你别后悔!”

  “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冶拧着眉问道,显然也听出了潇月月的话语并不简单。

  可下一刻,潇月月却已经不再说话,冷冷地笑了笑后,她已经直接转身,从寝室楼下跑了开去。

  而对于这样的事情,另一边,正在外面餐厅吃饭的岑子鹿自然并不知晓。

  因为中午她和白屿都没好好吃饭,所以从店里离开后,她便在白屿的带领下,一起结伴去往了一条小吃街中用餐。

  以前在还没有陷入沉睡的时候,岑子鹿便经常会到这样的地方解决自己吃饭的问题,因为路边摊既便宜又美味,边走边吃,还能让肠胃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消化,所以后面,在收养了小白屿以后,岑子鹿偶尔有时间,还会带着年纪小小的他也来这里吃自己喜欢的食物。

  可每每这样走一圈吃一圈回去,岑子鹿也会受到来自父母的责备。

  毕竟在老年人的心中,这种路边摊的东西都太不卫生,而且卖的东西也不知道新不新鲜,岑子鹿一个大人吃他们管不住,可是白屿不过五岁,怎么能也被教坏?

  所以每回将岑子鹿的小动作揪住后,严肃的岑父岑母总要轮流长篇大论一番。而岑子鹿不能反抗,每次也都只能乖乖坐在沙发上,看着小白屿挤眉弄眼,想要他赶紧过去撒娇,这样也好叫两人逃过一劫。

  可是现在——

  转眼间,时间已经不知不觉地过去了二十多年。

  岑子鹿记忆中的那些路边摊,也不再是零散地排列在街头,而是规整地被安排在街道两边,变成了一家家干净整洁的店面。

  可清晰的回忆却并不会因此而消失。

  当她下车,看见满眼熟悉又陌生的街道时,万千的感慨已经窜上了她的心头。

  而白屿则是早就猜到了会有这样的状况发生,所以下车后,噙着温暖的微笑,他首先带着她,先去了几家熟悉的店面光顾。

  因为以前做岑子鹿生意的那些老板大半都已经退休,由子女顶上,所以不用担心被认出来,于是顺其自然地,她也没戴口罩,而是难得自在自由地穿行在人群中,兴致盎然地看着一家家的美食。

  恍惚中,一切就像是回到了以前的岁月。

  岑子鹿一路皆是带着开心的微笑,和白屿一起几乎是将每一家店都吃了过去,直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肚子也被撑地高高鼓起,真的再也吃不下了,她这才拿着手上半根还没吃完的烤香肠回到了路边,白屿的车子上。

  但系好安全带,拿出手机后,岑子鹿也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原来在下午五点的时候,刘冶给她发了一条微信。

  内容有一点长,上面写着:你在哪里?我去店里找你,但别人说你和白教授一起先走了,如果方便的话,能告诉我地点吗?我想过去找你,因为明天我就要去别省了,我希望能亲口和你告别。

  ……

  岑子鹿愣愣地眨了眨眼睛,咀嚼着食物的嘴也下意识地停了下来,目光不自觉地停留在了那最后的一句话上。

  而驾驶座上,显然也看见了岑子鹿的状态。

  白屿不动神色地眯了眯眼睛,几瞬后,才开口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人给你发信息了?”

继续阅读:第40章:发花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