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冷冰冰
沈子午2019-07-17 17:203,286

  此刻门外,那些学生的议论声还没有完全消失,但许是顾忌着什么,所以声音并不重,嗡嗡嗡地就像是一群扰人的蚊子。

  而白屿的声音被刻意压低,说着方才这些话时,明显也是不想叫外头的人听见动静,所以又沉又深,不知为何,好像还带着些压抑和克制。

  可是——

  他在压抑克制什么?

  难道是他觉得她今天给他惹来了麻烦,所以生气了,这才这样冷冰冰地对她说话?

  岑子鹿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想着,而随着这个念头的冒出,很快地,她的心也彻底地冷了下来,甚至控制不住地,她的鼻子微微有些发酸,情绪大起大落间,看着眼前的白屿,她忽然觉得有些委屈,也有些想哭。

  但不想被眼前的人看出脆弱的端倪,所以咬紧了牙关,下一刻,她便已经快速地低下了脑袋,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对白屿“晚上来接自己”的回答。

  而注意到她的动作,下一刻,白屿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还是转身先从房间中走了出去——

  因为仓库外,成堆看热闹的学生还没有一个离开,甚至因为消息的传播,人数好像又比最先开始时多了不少。

  大家都在不约而同地等着一个消息。

  此时看见白屿从仓库中出来,为首那个穿着花衣服的妇女还有一堆学生便立刻好奇地涌了上来,一个男生更是迫不及待地问道:“白教授,你刚刚进去有看见这个大妈说的女鬼吗?”

  是的,刚刚就在大家一起等钥匙的时候,不想白屿却抱着电脑忽然出现。

  许是听见了大家议论这边仓库好像躲着一个十五年前就死了的女鬼,所以一来,白屿的表情十分严肃,后面,在男生从警卫那边拿来开门的钥匙后,他也首先站了出来,提出自己先进去的建议。

  因为按照白屿说的话来讲,首先,什么十五年前就死了的女鬼非常不可信,其次,哪怕里面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作为承德的老师,也应该首当其冲,不能叫外来的人和学生冒险。

  而这样一段话有理有据,从字面上更是挑不出一点毛病,所以虽然蓝雨研着急不已,一众学生也都好奇心爆棚,但在白屿拿了钥匙开门进去后,大家还是都乖乖地待在了门口,等着白教授从里面出来后,告诉大家到底看见了什么。

  期间,不少学生甚至紧张地眼睛发亮。

  于是此时,千等万等的白屿终于出现,一众人也都克制不住的好奇心,纷纷开口问道。

  但看着大家的神情,白屿的眼眸却没有一点波澜:“里面房间除了杂物什么也没有,我想应该是误会了。”

  “啊,什么都没有啊!”听着白屿的话,一些本来还打算看热闹的人顿时发出了失望的哀嚎声。

  但转念想想,真相是这样好像也是在意料之中。

  男生耸肩道:“女鬼什么的本来就不科学,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可能还会有神鬼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是假的了。”

  “是啊!”另一个女生也跟着点头:“我一开始也觉得不可信,更何况白教授还已经亲自进去检查过了。本来我看着这个大妈这么认真,还真以为……现在看来真是浪费时间了。”

  “散了吧散了吧,中饭还没吃呢,饿死我了!”

  “是啊,溜了溜了,食堂走起!”

  “……”

  一众学生呼朋引伴地说着,纷纷往外散去,一边走,一边还没忘了去白一眼站在门口的大妈一眼。

  毕竟都是她之前胡言乱语,还抓着他们不放,现在白白耽误这么长的时间,简直是不知所谓。

  而这时,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蓝雨研也回过了神,涂着厚厚的妆容,她面色黑沉道:“你胡说,我之前明明就看见我的同学躲进了这个仓库里,你现在凭着一己之词说没有,我不相信!”

  她撸起袖子干脆道:“我,我要自己进去看看!你给我让开!”

  “!”

  岑子鹿蓦地挺直了脊背。

  因为在屋中也听得见蓝雨研说话,所以当下,在听见门外的人这么说时,她立刻苍白了脸色,慌张地不知道往哪里躲。

  但在蓝雨研的计划并没有成功,因为要进屋前,一道挺拔的身影已经拦在了她的面前。

  下一刻,清冷严肃的声音也已经缓缓响起;“我刚刚说的话,你可能还是没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说过了,屋里没有人,我也不会让开,让你将这个闹剧继续下去。”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的话。”白屿一字一顿道:“这场你制造出的混乱,都应该结束了。”

  蓝雨研猛地打了个颤:“……”

  *

  在“怼人”这方面,白屿好像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

  明明比蓝雨研小二十岁,但是在蛮横无理的蓝雨研面前,白屿也依旧将这个麻烦解决地非常成功,一时之间,蓝雨研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而在他话音落下时,正好,警卫室的保安也赶了过来。

  因为听说有人在学校里故意制造麻烦,所以放人进来的警卫们担心承担责任,忙不迭地便将蓝雨研带了出去,期间还小心翼翼地多看了白教授好几眼,仿佛担心这个学校中脾气最不好的白教授会生气,抓着他们也教育上一顿。

  而或许是被白屿严肃的态度吓到。

  被带走时,一向脾气很大的蓝雨研第一次没有大吼大叫,相反地,不知为何,她盯着白屿看了好几眼,隐隐约约中,总感觉这个男人好像与自己有种熟悉的感觉……

  但很快地,她也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简直是魔障了!

  毕竟眼前这个男人她是第一次见到,怎么可能会有熟悉的感觉?

  于是很快地,恢复了理智的蓝雨研开始剧烈地挣扎了起来,重新闹起了要进那个仓库一探究竟,但是这时已经晚了,因为保安强力的桎梏,她直接被带出了承德,推到了外面。

  而另一边,看着眼前这个闹事的大妈终于被轰走,一些围在仓库便还没来得及走的男生女生们皆是不约而同地发出了赞叹声,再一次被白教授的冰冷气息所折服。

  只是站在仓库门前,白屿的神情却依旧没有放松。

  相反,他的眼眸黑沉,又冷又静,而回身后,他也克制着自己不再进仓库,或是往里面看一眼地关上上了门。

  因为只有他这样足够自然,在旁观的学生眼中,他们才能真的确定房间里是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异常。

  而“砰——”地一声闷响后,随着大门的关闭,满是杂物的小房间也再度幽静黑暗了下来。

  恍惚中,便连灰沉附在空气中的响动都好似十分清楚。

  坐在小桌子上,岑子鹿愣了愣后,听着门外白屿压抑的脚步声,她也慢慢垂下了眼眸,有些难受地抿紧了唇瓣。

  *

  在无声的空间中,时间的流逝都仿佛变得格外缓慢了起来。

  岑子鹿不能发出声音地坐在狭小的房间中,抱着膝盖,侧目呆呆地看着门外的模糊的天色一点点地灰暗下来。

  而在她的注视着,渐渐地,乌云密布的天空也落下了大雨,可怕的雷声更是轰隆隆地响了半个小时之久。

  所幸岑子鹿并不怕打雷,所以待在一个人的黑暗里,她也不觉得可怕,只是许是被阴郁的气氛所感染,她的心中越发空洞失落,便连想要伤心的力气都变得渺茫起来。

  最后,将头深深地埋进了膝盖中,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地,终于,紧闭的房门再一次被打开。

  而听见动静,岑子鹿也抬起了脑袋,看向了声源传来的方向,与此同时,她也发现了,窗外的天色,竟然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手机上,时间显示的也是晚上八点半。

  这个时间,是承德大学学生统一放学的时间,所以仓库的门外,脚步声已经消失无踪,而出现在门口的,也是她所想的白屿。

  因为逆着光,所以岑子鹿并不能看清他的神情,只能就着朦胧的月色隐隐察觉出,他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于是有些忐忑地,下一刻,她也没等白屿上前,便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

  可是,坐的时间太久了,又一直蜷着,不过刚刚站起身,岑子鹿便觉得眼前一片发黑,双腿一阵抽搐,竟是踉跄着几乎要跌倒在地上!

  但就在这时,一双大手却已经揽上了她的腰间,将她稳稳地抱进了怀中——

  是白屿。

  因为这个怀抱对于岑子鹿来说实在太过熟悉,便是眼前看不清东西,她的心里也是一清二楚。

  可是,两人现在的姿势实在是太过暧/昧。

  于是岑子鹿下意识地撑直了自己,跌跌撞撞地想要从白屿的怀中退出去,快点避嫌,但没想到的是,这个动作就像是触碰到了白屿的什么开关。

  猛地怔了怔后,下一刻,就在岑子鹿即将离开前,他倏地收紧了手臂——

  随后,就像是断线的风筝般,好不容易站稳的岑子鹿又被扯进了熟悉的怀抱,紧接着,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什么,她的唇便已经被牢牢地吻住!

  空气中的热意,彻底一触即发!

继续阅读:第75章:喜欢我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