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礼国公寿宴(七)
冷雪轻飞2020-01-15 10:462,169

  “那也好呀,学学总没坏处,不过本少帅今日特殊,连表姨都不怪,长公主就别操那份心了,这各府的事您都记挂在心上,小心会老的很快,如果心凌再外出半年回来,长公主变了样子,心凌怎么认呐?”苏心凌笑嘻嘻的。

  身边的几位将军夫人都笑出声来,既然都说了,她们就是粗劣的武人,也就不用在这些人面前扮矜持了,想笑,也要笑的霸气些。

  菲燕长公主狠狠的挖了苏心凌一眼,可一瞬后,她再次笑了起来:“心凌说的也不无道理,咱们昌黎国也是以武为尊的国度,不像那些小国,一个个只会勾心斗角的,听闻这南魏国内还闹着平王叛乱的事呢,也不知道平息祸端了没有,虽然那个首脑王平伏法,可听闻那位小王爷还没抓到呢,想必这种狼子野心之人,也长久不了。”

  冷靖研握着碎屑的手突然一紧,再松开时,原本还是颗粒不齐的碎屑,已经成了粉末。

  而眼中闪过的那道寒意,正缓缓的抬眼看向菲燕长公主的方向。

  却听到苏心凌冷声道:“长公主,他国之事,只听一面之词就认定结果,是不是草率了些,南魏国的平王叛乱一事,不过都是道听途说,可有真凭实据……”

  冷靖研不由一愣,这位苏少帅变的也太快了,刚刚在庭廊里,她还在以此事来质问她来着,怎么一转头就开始反驳别人了,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从一开始她的言论上来分析,想必她也不相信平王会叛乱的,而且对于平王的评价还是很高的,这个人……有点意思。

  “哟,心凌怎么还着急了呢,咱们这不是在闲聊嘛,知道的是你因为当年平王救过你苏将军及你的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与平王有什么关系呢。”菲燕长公主轻笑起来。

  “有什么关系,就算有又能如何,是非对错,天下人自有公断,也不是一两个想构陷就能成的,长公主不是说咱们以武为尊吗?而且听闻长公主的箭法过人,百发百中,不如,心凌就与长公主来场比试如何,也算是给表姨的寿宴助个兴。”苏心凌心中有气,正好发在了她的身上。

  同时也是想打压一下这个目中无人的长公主的嚣张气焰。

  一听这话,菲燕长公主还真硬气了起来,得意的扭头一笑:“既然心凌如此心急的想出丑,本公主不给面子,也是不好吧。”

  昭燕一听,立即过来,轻拉了下苏心凌:“苏少帅,你这是何必呢?”

  “放心吧,小公主,不过就是比试一下,助助兴,输了又何妨。”苏心凌大方的拍了下她。

  冷靖研不明情况,听着昭燕的意思,这菲燕长公主的箭法真的如此厉害?

  就在她有些担心时,肩上突然落下一只大手,扭头看到萧黎澈正对她闭眼点头,那笃定的样子,让她明白,苏心凌的箭法也一定不错的。

  “既然是比试,没有个彩头怎么行?本公主今日还真的没带什么贵重的东西来,不过这块羊脂玉,可是产自雪玉峰的高寒地带,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不如就当个彩头吧。”菲燕公主举着手中的一块玉佩。

  就在她得意的时候,萧黎澈伸手将冷靖研头的一个步摇拿了下来,黄金质地,上面镶嵌着不同颜色的七颗宝石,而摇珠都是一颗颗大小均匀、饱满的珍珠,看着就是精美绝伦之物。

  “也不好让长公主一个人出彩头,本王今日也没带什么东西,就借爱妃这个步摇一用,可舍得?”萧黎澈看着冷靖研,目光柔和。

  “舍得。”冷靖研配合的微微一笑。

  而菲燕长公主却盯着那个步摇。

  这个步摇她自然是认得的,那是皇祖母的陪嫁之物,当年她是那么想得到这支步摇,怎么求,皇祖母都不松口,可怎么就给了小皇叔了,而且还戴在了这个南魏小国公主的头上,她也配,哼!

  既然他敢拿这个当彩头,今天说什么都让他收不回去,看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王妃回去不得与他哭闹一番。

  “段洋,去那边与礼国公和郡主说一声,准备个场地,让这两位咱们昌黎国的女中豪杰来一场比试,如果有想参与的,都可以,谁赢了,这彩头就是谁的。”萧黎澈轻描淡写的,还扬了下嘴角。

  “好嘞。”段洋脚下一点,从一旁的围栏直接跃过人群,向着湖岸边上而去。

  当一切就绪,礼国公夫妇携同萧黎澈夫妇都坐在一边的宽椅之上,看着已经拉开架势的两方人。

  冷靖研还是有些紧张,那箭靶子足有五、六十米远,她记得前世看过类似的体育比赛,可那装备多精良呀,但她也不能否定,这老祖宗的东西也不一定差,但这射箭人的可就……难说了。

  看着苏心凌还有那个架势的,菲燕公主就差了些。

  也正因为萧黎澈刚才说过,想参加的都可以报名,分为两队的进行比试,最后夺冠的,就可以得到那支步摇和羊指玉佩。

  所以,现在报名的人,已经不少于十个了,而且还有在观望的,想看看情况再报名的。

  见她一直盯着场上看,萧黎澈轻拍了下她放在坐椅把手上的手背:“别担心,心凌可以的。”

  冷靖研不由微愣,没想到他会如此有信心,他向来可是不太夸人的,可见对苏心凌的看重。

  她轻咧了下嘴:“没担心,别伤人就好。”

  国公郡主看过来,轻轻一笑:“王妃多虑了,咱们京中之地,也是时常举办这种活动的,原本今日的寿辰宴,也是想在郊外的别苑办的,那里有马场,还有个猎场,只是前些日子,臣妾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就改成了家宴。”

  “原来如此,那郡主现在身子可利索了?”冷靖研关切的问道。

  国公郡主伸头过来,小声道:“也没太好,总觉得这身子发沉,请了太医看过了,开了几副药汤子,可也真是苦哇,喝的舌头都麻了……”

  “看来郡主是怕这苦药了吧,所以在喝的时候,还是有所遗失的。”冷靖研轻笑出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