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抓个正着
冷雪轻飞2019-11-06 09:212,156

  两人小心的走回到了摄政王府的侧门处,思琪如作贼般的四下看看后,上前推那扇门。

  也只试了两下,她的小脸就已经纠了起来,回身看着冷靖研:“郡主,怎么办?门从里面插上了……”

  冷靖研也是一愣,推开她过去也推了一下,那门纹丝不动,她也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故做镇定的道:“别怕,上次咱们不是发现了一个洞吗?从那里进去……”

  “不是吧,你不是说,那是个狗洞嘛,咱们要钻狗洞啊?”思琪是真的要哭出来了。

  冷靖研看着她:“不然呢,站在这里等到有人给咱们开门,还是说,从正门大摇大摆的进去?”

  思琪摇了摇头,再瘪了下小嘴,挪到了她的身边,手还轻轻的拉着她的衣袖。

  两人再走到了那个墙洞前,看了眼大小,就两人的身材,钻过去应该不成问题。

  她再抬头看了眼那高高的围墙,轻呼了口气,心中暗道:真是朝中重臣的府邸,围墙都建的这么高,跟着城墙一样的,什么身手才能翻进去。

  将小木箱先推了进去,再让思琪先进去,原本是约好,听到她打出的暗号后,她再爬进去的,可她等了好长时间,里面也没任何声音传来。

  那股不好的预感再次涌了上来。

  此时她应该转身就跑的,可一想到思琪已经进去了,如果真有什么事,她跑了,思琪怎么办?

  她可不是个不讲义气的人,虽然为此她吃的亏不少,但却依旧无法让她狠下心来不管思琪的死活。

  再呼了口气后,她只能硬着头皮的钻了进去。

  从洞里出来,面前是茂密的杂草,而且她停在那里一小会儿,也没听到任何异样的声响。

  当她拨开杂草露出头来的时候,突然寒影一闪,她本能的头向后缩了下,再稳住身体时,脖子上已经被架了一个微凉的东西。

  她不由的咽了咽嗓子,闭了闭眼睛后,帮做镇定的道:“大哥,有什么话,咱好好说行吗?这刀剑无眼的,伤到自己人就不好了……”

  “唔……唔唔……”思琪的声音传来。

  冷靖研刚想抬头,脖领突然一紧,她就被直接拎了起来。

  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直接被扔了出去,她手在地上轻轻一按,身体再就地一滚,离开了原本的位置后,抬头看了过去。

  眼前站了最少六个黑色战服的人,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把长剑。

  而此时思琪正被一个黑衣人捂着嘴的站在不远处,她此时已经急哭了,双目微红,身体在用力的扭动着,想要挣开那人的束缚,可根本没用。

  而她面前,还有个蓝衣锦袍的,头束金冠,剑眉星目,嘴角紧抿,整张脸如雕刻出来的有棱有角的高大而又俊气的男人,手持长剑正指着她。

  他的脸有些发黑,眼睛好像要将人冻住一般。

  “身手不错,你是谁!”他声音低沉的问道。

  冷靖研的眼睛转了转,这些人,她一个都不认识,可穿的都是摄政王府里侍卫的衣服,这说明应该是府中的人,只是没见过罢了,那面前手持长剑的男人,又是谁?

  她知道,现在不能慌,而且还要镇定自若。

  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并伸手将身上的灰掸了下:“在问我是谁的同时,是不是应该先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在这摄政王府里,有人敢拿着剑来指着我的人,可真不多见。”

  男人扭头轻呼了口气,冷哼一声:“在这摄政王府里,有人钻狗洞进来的,也不多见。”

  两人都不想先说明身份,就在这僵持时刻,管家荣伯气喘嘘嘘的跑了过来。

  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对着男人道:“请王爷恕罪,老奴没有看护好公主……”

  冷靖研原本还在运气,在听到荣伯的这句话后,顿时就傻在了那里,瞪大了眼的盯着此时已经剑指荣伯的男人。

  心中不由哀嚎了起来:不是吧,也太背了,怎么就被他抓了个正着呢,不是说晚上才能回府的吗?

  而思琪在听到荣伯的话后,也停止了挣扎,连呼吸都忘了。

  “你可知罪。” 萧黎澈声音更冷了些。

  荣伯哪敢再说话,将头直抵在了地面之上。

  冷靖研的眼睛再转了转,悄悄的后退了两步,就被站在他身后的侍卫挡住了,也轻哼了一声,她只能再往前又迈了一小步,又往一边挪了挪,想与萧黎澈保持“安全”的距离。

  也是想给自己留出一个能跑路的地方,可看了看后,感觉有点困难。

  就在她还想再向墙边挪两步时,萧黎澈突然再将手中的剑指了过来,眼中那嫌弃而又有些厌恶的目光,顿时刺痛了她的眼。

  “你就是南魏和亲的纯晴公主?南魏冷氏真是好教养呀!”他语出轻蔑,十分不屑的冷扬着嘴角。

  轻呼了口气,她平淡的道:“原来你就是昌澜国的摄政王萧黎澈,初次见面,虽然这种方式不太合适,但这件事不怪荣伯,是我自己偷偷的溜出去的。”

  萧黎澈听后嘴角轻扬的嗤一声:“你以为,你这样说,本王就会涉了他的罪?”

  “这王府里有多大,殿下不会不知道,就这个洞,想必如果今天我们不在这里钻进来,你们也发现不了,而且我是瞒着所有人偷偷出去的,荣伯确是不知道,不能怪他。”冷靖研再上前了一步。

  萧黎澈轻蔑的再扬了下嘴角,将手中的剑挽了个剑花的收回,再向一边扔了过去,黑衣侍卫利落的接在手中,插回到剑鞘里。

  “来人,将她们押回去,听候处理,没本王的命令,不得离开院落半步。”他不再看这里的任何人眼,双手负后,霸气的大步离开了。

  直到这里的黑衣侍卫全部都走光后,冷靖研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

  她怎么可能不害怕,她前世的身手是不错,可在这里,就是个三脚猫。

  就刚才这里站着的那几个人,哪一个蹦出来都能要了她的命,现在她的腿都有些发软。

继续阅读:第8章:走为上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