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悲催的身份
冷雪轻飞2019-11-06 09:272,186

  这时那个嬷嬷,轻碰了下身前站着的留着羊角胡的男人:“刘太医,您不是说……没气了吗?这……这是……”

  刘太医也紧张的咽了咽嗓子,再微退了小半步,眼睛盯着此时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冷靖研,不确定的摇头。

  他哪知道呀,刚刚明明就是没气息了,身体都开始变冷了,怎么突然就坐起来了,不是诈尸了吧。

  刘太医伸头看向此时目光呆滞,安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说话的郡主,心里却有些难过。

  想平王这样的大英雄,南魏的功臣,是守卫整个南魏平安的战神,可一朝变故,就让这一门忠烈落的如此下场。

  那个嬷嬷见他久久不说话,再推了他一下:“刘太医,您快给看看……”

  他也不是不怕,可这里只有他一个大夫,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准备去把她的脉。

  可坐在床上的冷靖研,脑子里却没消停,好多的画面都在闪现,让她头越来越疼,眼睛开始不停的转动着,身体也越来越僵直,心越来越冷。

  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怎么可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现在脑子里所闪现的画面,根本就不是她的,可却感觉到如亲身经历般的颤栗。

  就在刘太医握上她的手腕时,一行清泪滑了下来,她闭上眼,又直直的躺了下去。

  屋里的人再次发出惊呼,可刘太医的手指已经切在了她的脉膊之上,同时也确认了一件事,活的!

  “郡……郡主……还好吗?”刘太医怯生生的问道。

  冷靖研闭着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回答“还好”?

  哪里好,她一点都不好,她想回去,那个案子她还没查完呢。

  回答“不好”!

  哪里不好,现在她除了感觉嗓子有些火燎燎的,没有别的不适,再有就是脑子里乱哄哄的,好多信息都强行的往脑子里灌,快要炸了。

  见她不说话,刘太医再轻声问:“郡……郡主,莫担心,老臣尽力救治……”

  那个嬷嬷一听,上前一步,气势凌人的道:“郡主,咱们这些人也没办法,圣命难为,你也别怪咱们,现在都到了这个地步,你就认命吧,别再折腾了,明日大婚,还是要去的……”

  刘太医立即目光凌厉的扭头看着她:“张嬷嬷,郡主才缓过来些,你现在说这话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她现在是什么身份,谁不知道,圣上念及旧情,才会如此大度,你们也不用在这里讨好,一个谋逆罪臣之女罢了。”张嬷嬷更为嚣张起来。

  有人在点头认可她的话,有人却无奈的在摇头,更有几人愤怒的瞪了她一眼。

  刘太医白了她一眼,再看向闭着眼,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的冷靖研:“郡主,老臣开副药,您好好休息一下……”

  张嬷嬷再开口:“只要活着就好了,开什么药,如果现在派人去药铺抓药,定会引起昌澜国的怀疑,到时候咱们一个都回不去了……”

  “滚!”床上的冷靖研开口了。

  声音虽然沙哑,可气度非凡,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一个字听在这些人的耳中,更加的瘆人,如同从地狱里发出的声音。

  “你说什么!”张嬷嬷还要耍横。

  冷靖研缓缓的睁开眼,再缓缓的转看向她,那阴寒、冰冷的目光如刀一样,她缓慢的张开嘴:“滚!”

  张嬷嬷不由的嗓了下咽子,胆颤的退了一步。

  “别让我再说第三遍,不然,你们一个都无法离开这里。”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更加的阴冷。

  大家互看一眼,快速的退了出去,张嬷嬷虽然心有不甘,可却还是跟着往后退。

  刘太医却担心的看着她:“郡主……不如就喝一副……”

  “继续昏睡吗?方便你们行事?”她的目光依旧盯着往后退的张嬷嬷。

  刘太医难过的看了她一眼,在起身离开时,将一个小瓷瓶塞在了她的手中:“那老臣告退。”

  冷靖研刚收回目光,一声惊呼传来:“郡主……放我进去,我要看看我家郡主,你们一群恶人,诬陷我家王爷,还要害我家郡主……放开,让我进去……郡主……思琪在这里,你不要怕,放开……听到没有……放我进去……”

  刘太医的声音传来:“放开她,让她进去陪陪郡主,你们也不想再抬着郡主的尸体回南魏吧?”

  门再次被开,一个青衣婢女,扑了过来,再抬头时,那哭花的小脸让她一愣,可明亮的大眼睛闪了她的眼,这丫头长的可真好看。

  “郡主……”思琪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哭了起来。

  她是原本这位郡主的贴身丫鬟,两人年纪相仿,从小一起长大,对于她,靖研郡主从来没拿她当过奴婢,更可以说,情同姐妹,更是亲人。

  “傻丫头,别哭,没事了……”冷靖研伸手在她的小脸上轻拭着泪,见她哭的伤心,她语气温柔的道。

  “郡主……怎么那么傻呀……干嘛非要那么做呀……也叫奴婢一声,要走,奴婢也陪着郡主……”思琪扑在她的身上哭喊着。

  冷靖研的泪,再次顺着眼角滑了下来,手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抚摸着,可目光却是清冷一片。

  “不会了,放心,不会再发生了……”她坚定的道。

  思琪轻泣着,为自家郡主这悲惨的命运委屈着,放眼这天下,哪里还有如此好的主子,可她为什么要受这么多的苦呢。

  让思琪扶她起身,见屋里只有她们两个,她才张开手,看着被刘太医塞进来的那个瓷瓶,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可她也明白,不是想害她的。

  思琪却轻轻的用手指抚摸着她脖子下面那道红紧的印迹,小嘴一瘪,又要哭了。

  “不准再哭,不准再流泪,好多事都没完成呢,我们就算哭死,也不会有结果,我们要学会坚强。”冷靖研轻声道。

  思琪看向她,用力的点头,可泪却还是流了下来,再紧紧的将她抱住:“郡主……”

  冷靖研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可她却有些力不从心。

继续阅读:第3章:绑着的新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