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向往
冷雪轻飞2019-11-06 09:202,223

  就在他走出殿门时,突然停下了脚,头也没敢回的道:“朕与摄政王还有事要谈,皇长姐也进宫多时了,太后也劳累,不必在宫中多留,可自行回府,母后也不必等朕回来用膳,朕自会让御膳房准备。”

  说完再快步的拉着萧黎澈就走,犹如逃跑。

  冷靖研也只来得及给太后施了一礼,辞别的话都没说上呢,直接被萧黎澈搂上了肩,强行的带出了殿外。

  昭燕公主一见,也起身的对太后福了下身:“儿臣也告退了。”

  再对菲燕长公主福了下身后,转身快步的追了出去。

  待他们都离开后,太后才将身边小几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胸口起伏着喘着粗气,脸都气青了。

  菲燕长公主气的,怒目圆瞪,鼻孔张大,双手握拳的垂于身侧,脸都黑了。

  突然她转身看向太后,指着殿门口:“母后,这就是您对他的羞辱?不是说是个废物吗?”

  “看来传闻并不可信……”太后也闭着眼的生气。

  “还不如直接找个傻子给他呢,为了防止他在昌澜国内做大势力,所以才想到从小国找来一个女人,以断了他找到助力的机会,这下好了,还找来这么一个人,看着一点都不傻,也不废物,母后,您不会又失算了吧?”菲燕一点不客气的数落起了太后。

  太后猛的抬头看向她,眼中微眯了一下,一拍身边的软靠垫起身走了过来:“菲燕,本宫是你的母后,就算你再看不起本宫,也无法否认这个事实,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知道吗?本宫不过就是想见见这个南魏的公主是何等成色,而你呢,却急于抢功,急于想给她难堪,现在不成了,却又是本宫的错了?”

  “难道母后就没想过要让她难堪吗?不然,也不会处处都针对于她了,看来,母后再次失算了,这次萧黎澈是真的拿这个南魏的公主当回事了,只从他处处关照就能看的出来,母后,您又败了。”菲燕轻蔑的冷哼着。

  “本宫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质疑,萧黎澈越是上心,越证明他根本就没心,只不过就是想扳回这次被迫和亲的面子罢了,让本宫以为那个女人有多重要,无非就是个障眼法,这都看不出来,还想与他斗,蠢!”太后不客气的一甩手,转身走进了后堂。

  菲燕公主生气,本想将气撒在太后身上,现在却被她教训了一顿,不甘心的跺脚,离开了康寿殿。

  冷靖研坐在回府的马车上,身上还是僵着的,真的感觉是闯了一次鬼门关一样。

  萧黎澈坐在一边,看着她笔直的坐在那里,头看向窗外的样子。

  “在宫里,见你还振振有词的,现在这是怎么了?”他轻扬了下嘴角。

  冷靖研咽了下嗓子,扭头看向他:“大哥,我说我现在后怕,你信不?”

  萧黎澈再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手堵在唇上,笑的还是比较含蓄的。

  冷靖研白了他一眼后,继续扭头看着车外:“一个个都和个斗鸡一样,毛都炸了,还在那里装高贵,就算想演一出好戏,也得有演技才行,演的那么烂,观众都看不下去……”

  萧黎澈笑的更欢快了,这丫头是真敢说话,可怎么说的那么……对呢。

  “就是看着那个小皇上挺苦的,小小年纪,就要学那么多的治国之道,再聪明吧,能理解的又有多少,而且被关在高墙大院之中,又怎么知道真正的百姓疾苦,都是靠脑补的,而且还得留点心眼的与人斗智斗勇,真不容易……”冷靖研轻叹着气。

  萧黎澈收起笑容,淡然的看着她的背影:“皇家中的子弟,原本就是这样,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注定了这一生不停争斗的命运,心智稍微差些的,也不会活的太久,怎么?南魏不是吗?”

  冷靖研坐正身子的看着他:“就算如此,可我没经历过。”

  萧黎澈却明白的点头,他所想到的是平王一生戎马,坦坦荡荡,而且听闻平王府只有一正妃和一个侧妃,而侧妃没有子嗣,平王府只有一位小王爷和一个小郡主,自然家中不会如此多的阴暗争斗。

  再看了眼一脸坦诚的冷靖研,他不由的都羡慕了,能生在这样一个平和的家中,是他一生所向往的。

  虽然他自小就受到父皇的宠爱,可也正是如此,他的惊险也不断,为了能够有能力保护自己,他不停的强大自己的力量,十六岁就披甲上了战场,在外征战三年方荣归回朝,被父皇亲封为九珠亲王。

  并许了皇位于他,可他知道,那个位置并不是他想要的,于是才会与皇兄商量,让他帮助自己。

  父皇驾崩后,他力推皇兄继位,他就在外帮着平乱,将昌澜国打造成了一个强大的国度。

  可他却没想到,这个位置会让皇兄如此早逝,当病榻上的皇兄拉着他的手托孤的时候,他真的很想抽自己,如果不是他强推皇兄坐在这个位置上,他可能不会只当了七年的皇帝就心力交瘁的早逝驾崩。

  现在看着小皇上时,他常常会感觉看到的就是皇兄那双期盼的眼睛,他不能再推卸责任了。

  皇族中的争斗,从来都不简单,同时也伴随着血腥和残忍,让人心痛,心寒,这可能也是所有坐上那个高位的人,为何会成为一个孤家寡人的原因。

  马车突然停下了,同时有一队人从马车边上走了过去。

  冷靖研轻挑起车帘,看了一眼,轻“咦”了一声后,又立即放下了车帘,眼中有丝慌乱。

  这时车外有人大声道:“京兆尹崔清河见过摄政王殿下。”

  “崔大人怎么会在此处,是有案件要查办?”萧黎澈看了眼冷靖研不自然的样子,有些疑惑。

  “回殿下,前面的九和巷里,有一桩命案,下官正带人前往凶案现场。”崔大人立即回答。

  “那就不耽误崔大人办案了,不过一定要记住,命案要尽快破获,莫要让凶犯逍遥法外,危害京中百姓的安危。”萧黎澈叮嘱着。

  “下官遵命。”崔大人应了一声后,再吆喝着人急急的离开了。

  冷靖研这时再揭起车帘的一角,目光随着这些人离去的方向看去,眼中却有了一丝向往之意。

继续阅读:第18章:全是眼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