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杀夫案(五)
冷雪轻飞2019-11-06 09:262,131

  冷靖研看着破裂的脾脏,轻挑了下眉:“踢的吗?还是打的,力度可真到位。”

  思琪伸头看了一眼:“应该是踢的,而且是侧踢。”

  冷靖研点头:“看来是,这个姓李的,功夫不错嘛……”

  思琪认可她的话:“从抓捕他来看,他的身手是不错的,而且听青龙大哥说,他会的是个外家功,内力不怎么样,可力道是真不小,当时抓他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按住他。”

  冷靖研轻“嗯”了一声:“这就对了,一脚能将人的脾脏踢裂,一木锤能将人的后脑击碎,力气是不小。”

  “那个王……公子,你怎么知道,就一锤?”青龙站在门口出声问道。

  冷靖研扭头看了他一眼:“人的后脑的面积不大,如果反复的击打,不会只在一个位置上,就算这个人的手再稳,也不可能只有一个裂痕和印迹。”

  青龙这回明白了,还挥手的在那里比划了两下,点头的确认着。

  两人将验尸报告写好,签上字后,将装备脱了下来,思琪负责将尸体缝合后再盖好白布,一起走了出去。

  而此时的崔清河已经快要被那个少妇哭疯了,他怎么不知道,这女人哭起来会这么有毅力的,不歇气的能哭一个时辰。

  而对于那个叫李国忠的男人的审讯就顺利多了,而他所交待的,无非就是自己是凶手,全都是他一个人干的,与那个少妇没有关系。

  冷靖研将验尸报告交给崔清河,看他愁眉不展的样子不由一笑:“崔大人,既然李国忠已经交待了,不如就告诉王桂枝一声,并告诉她,李国忠因杀人,必会被判斩刑。”

  崔清河没太明白的看着她:“就这样?”

  “就这样,想必,这个王桂枝就会开口了,不过,听到的故事,可能有些值得同情,想必这两人以后就得在牢中度日了。”冷靖研淡然的道。

  “你不想再问一问那个王桂枝?”萧黎澈明显的感觉到她是想知道真相的,可却一直都忍着,不说。

  冷靖研微愣了下,眨了眨眼:“其实我也是听到了那些官差大哥们所问询的一些记录,这个死者杨长顺是个脚夫,平日里就是靠给别人拉货、运货来赚取生活费的,可据我所知,这脚夫要是运货的话,时间上不会太短,这就是个问题了。”

  “什么问题?”萧黎澈觉得她在分析案件时,真的与平日里不一样,特别的自信和权威。

  “一个刚娶过门不到两年的年轻美貌的少妇自己在家,他却半个月或是一个月方才回家一次,这不是问题吗?”冷靖研嘴角轻扬了下。

  “你说了,他们成婚不到两年,正常应该是在新婚期,不会如此吧?”崔清河也问道。

  “你们看到王桂枝的面容了,而杨长顺的长相你们也都看过,这两人如果说般配,好像太牵强了些,反看这个叫李国忠的,却不同了,两人住的可是邻居,一个是单身的男人,一个是独守家宅的女人,想想也知道可能会出什么事了。”冷靖研再挑了下眉。

  崔清河一听,眼中闪过一丝鄙视:“如此说来,那这个王桂枝也是个不守妇道之人。”

  “世俗就是如此,一旦出现这种事,往往都是这个女人承担所有的骂名,可崔大人,为什么会让李国忠与王桂枝有如此的行径,可有想过?”冷靖研的声音淡漠了。

  “这……”崔清河没敢说出口。

  “只因杨长顺也不是个好丈夫,想必王桂枝嫁他,也是不得已的,而他娶到了个貌美如花的娘子,也没见得如何珍惜,想必这王桂枝身上也不会一点伤都没有,就单从她领子下的那个勒痕,手腕及手臂上的旧伤也可以看的出来,杨长顺,打老婆。”冷靖研冷冷的一哼。

  崔清河叹了口气:“都是苦主……”

  “所以,这两人走到一起,也不是不可能的,杨长顺负责往家里赚钱,可家中之事他却一点不管,估计他也不是把赚来的钱都给王桂枝,一定也是有所限制的,不然,就她脚上的那双补了几块补丁的鞋,最少穿了得是一年多了。”冷靖研再对他挑了下眉。

  萧黎澈不得不佩服,她的观察是真细致,可这些只是单从在案发现场,她一扫而过时,看到的,却已经能分析出这么多的事情来,果然专业。

  冷靖研再道:“李国忠是个干木工活计的,对于房屋的修缮也一定是会的,从那个宅院也能看的出来,很多地方都有被修补过的痕迹,特别是厨房的那个灶台,一看就是在半个月前,重新翻盖过的,再有,就是柴房里的柴。”

  崔清河瞪着眼的问:“那又怎么了?”

  “杨长顺不是个很细致的人,从他身上的衣物、穿着也能看的出来,有点邋遢,王桂枝呢,也不是什么太干净的人,就拿屋中那摆放着特别的柜架也看到了,不动的东西连擦拭都省了,可柴房里的柴,都是圆木劈砍而成的,王桂枝身材瘦小,家中只有一把小斧头,她能砍动?”冷靖研轻笑出声。

  “确实费力,而且她的手,也没那么糙,不像是干太重活的人。”萧黎澈也轻点着头。

  “所以,这些柴都是李国忠给劈好并码齐的。”崔清河明白了。

  冷靖研点头:“在这种相互的帮助下,王桂枝的情感有所偏差也是常理,而李国忠对她是真的很不错,看到王桂枝头上的那根玉石簪子了吗?应该是李国忠给她买的。”

  “为什么不是杨长顺呢?”萧黎澈问道。

  冷靖研轻笑起来:“从我进入那个院子,到后来她被押解出来,这期间,她摸了那根发簪不下十次,如此珍惜,必是心爱之人所赠,她特别的仔细,生怕会弄坏。”

  两人这才算是真正的明白了,萧黎澈对于她的分析是认可的。

  崔清河心中也有了数,点了点头。

  当他拿到审问出来的供词时,惊讶的道:“神了……几乎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