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真奇葩
冷雪轻飞2019-11-06 09:182,157

  萧黎澈扭头看着她,不明白她此时为什么会如此的悲伤。

  “所以,你就在大理寺里当了个仵作?”他再问。

  冷靖研被他的声音拉了回来,长呼了口气:“嗯……在那里可以接触到很多的案件,实现了我人生价值,还是不错的。”

  “平王真是能人,要是一般的长辈,怎么会允许自家女儿去做这种事,果然是不一样的。”萧黎澈轻叹了口气。

  “他是不一样,对于儿女的教育都是因材施教,不会埋没我们的天赋,就拿府中的那些府医来说吧,别的府医也就一、两个,可我们府中,加上军医,就有十个之多,不是养的闲人,而是因为每个人所擅长的都不太一样,有擅长治外伤的,有擅长治内伤的,有擅长解毒的,反正是各有所长,各不相同,很大的满足了军中各路伤者的需求。”冷靖研轻声道。

  “所以,都说平王军队中的将士都是不死神人,这可能与这些府医和军医也有很大的关系,对吧。”萧黎澈算是解开了个以前他一直想不明白的未解之迷。

  她轻点头:“对吧,所以,在府里,我与那些大夫人相处的也很好,有时候,也会帮他们处理一些伤患什么的,也是受益匪浅的。”

  “看来,你还真没少学东西。”萧黎澈轻声道。

  冷靖研点头:“是呀,没少学,却也一样无用,关键时候,谁也救不了,该被灌药,也得被灌,无力反抗。”

  “对了,说起这件事来,本王真的有些不解,当时你是怎么……”萧黎澈想问问过程。

  冷靖研闭了闭眼:“如果我说,其实我现在都记不清了的话,你会不会觉得很奇怪。”

  她试探的问。

  “嗯?为什么这样说?”萧黎澈不解。

  “不知道,我一定是丢了一些什么关键的记忆,当时醒来时,只感觉到脖子下面很疼,听那些人说我自己上吊了,怎么我都想不明白,我能上吊?自尽?为什么呢,如果我活着,最少对于父王来说是个保障,可我一旦要是死了,父王一定会万念俱灰,可能会毁了他们想得到的东西,这并不是个好办法呀……”冷靖研纳闷的道。

  萧黎澈突然支起身子的看着她:“你的意思是说,这个自尽,并非你自愿的。”

  冷靖研盯着那个黑影看了好一会儿:“我认为是,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经过,为什么要如此做,理由呢?”

  萧黎澈轻呼了口气,这件事还真值得再探究一下,可要想找到知情人,有些难。

  两人再聊了些关于仵作方面的事,也正是因为这原本就是冷靖研手拿把掐的事,心情一放松,还真的睡着了。

  可当第二天她再醒来时,却是手脚都骑在了萧黎澈的身上,而他也是自然的抱着她,同盖着一条被子,两人的这个姿势,太过暧昧。

  当事人都无法反应,冷靖研更是脸上通红的一跃而起,然后就用被她踢开的被子将自己裹成了“茧蛹”状,不敢露脸。

  萧黎澈的脸也是红的,但却比她镇定了些,可他的嘴角一直都扬着笑意,同时心里也在窃喜。

  待他已经恢复后,轻拉了下被缠的严实的被子,却见她抖动了一下:“别理我……你先走吧……”

  “你得出来,马上会有人来了,见你如此,定会奇怪的……”萧黎澈轻笑出声的道。

  “你别笑了……”冷靖研在被子里闷闷的道。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睡姿呢?

  可她越是这样说,萧黎澈却越想笑,最后还真的是放声大笑了起来。

  门外已经等候的下人全都愣住了,互看着彼此,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冷靖研躲在背子里羞的更不敢出来了,打死她都无法相信,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的。

  萧黎澈走过来,再拍了拍她的被子:“你真得出来,不然就没有办法了。”

  “什么呀……”冷靖研依旧窝在里面问道。

  萧黎澈忍着笑意:“将布上染血。”

  一听这话,冷靖研真的露出头来,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

  “你也说过了,那两个太后派来的嬷嬷一看就是有任务的,她们的任务就是这个。”萧黎澈对她挑了下眉。

  “这个?啥呀?”冷靖研还是懵的。

  萧黎澈无奈,这让他怎么说的明白,可不告诉她,也看的出她是真的不明白。

  “初夜落红,明白了?”萧黎澈还是说了。

  冷靖研恍然的微张着嘴,好一会儿才轻“哦……”了一声,再看了眼床上,轻嘟了下嘴:“这种嗜好也真奇葩。”

  “这是宫中礼部要备档的,也证明你以后就是这摄政王府的王妃了,也就无人诟病了。”萧黎澈坐在床沿边,细心的为她解释着。

  “那如果她们一直都拿不到这个东西,会怎么样?”冷靖研再问。

  萧黎澈想了想道:“两种可能,一个后果。”

  “什么意思?”冷靖研乖乖的问道。

  “两种可能就是,一种,是本王一直都没有与你圆房,从真正的意义上来讲,你只有一个名,而没有那个份,所以,如果以后一旦要是本王有什么事,那么你就会直接被下堂,什么名分都没有的被赶出摄政王府;另一种可能,就是不洁了,这个可能一旦要是成立,那么,罪名也就特别的大,无法挽回。”萧黎澈认真的看着她,因为这个很有必要让她知道。

  见她此时有些发懵的样子,也知道,这种事,根本没人与她提过,想必平王还没想着将她嫁人,就算已经与他有过约定,也是说了她年过十七后,再商讨婚嫁之事的,而她现在不过才十五,算得上是个单纯的小姑娘,却要经历这么多的事。

  “那一个后果是什么?不会就是死吧?”冷靖研纠着脸。

  见他点头后,她轻哼了起来:“怎么感觉我这脖子上的脑袋就不是给我自己长的呢,随时都会丢一样。”

  “哈哈……”萧黎澈再次笑出声来,这丫头也太好玩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