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斯文败类
冷雪轻飞2019-11-06 09:262,136

  “说来也是,这京中之地时常发生一些凶案,着实是让百姓不安的,小皇叔是摄政王,自然是要多听、多问的,只是这凶案破的也太快了些,是小皇叔给崔大人指点了迷津吗?”菲燕长公主目光里再凌厉了些,更有些咄咄逼人的意思。

  “迷津?崔清河是京兆尹的府尹,自然有他的办案心得,还真不必本王去指点,不过这案子破的很是顺利,也看出他的能力所在,本王很是欣慰。”萧黎澈再白了她一眼。

  “可是小皇叔还是没回答,小皇婶当时不是也跟随了吗?看小皇叔如此看重小皇婶,就不怕吓到她吗?”菲燕轻笑出声,好像是在关心,实则是在探究。

  “还真没有吓到,本王很高兴。”萧黎澈扭头看着冷靖研,轻挑了下眉。

  冷靖研背对着菲燕长公主,微纠着小脸的正用目光询问着他,这啥意思?告诉她干什么,还怕找的事不多?

  萧黎澈却目光笃定的对她再是一挑,对着还要开口的菲燕长公主道:“而且,本王发现,王妃穿上男装的样子,也很与众不同,很奈看。”

  菲燕长公主微愣后,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回报的人说没有发现摄政王妃,原来是扮成了男装。

  可她心中再是一惊,如此行径,萧黎澈都能允许,可见他不是真的在与她演戏,那这里面的真实成份有多少?

  难道,眼前的这个小女人,真的能让萧黎澈着迷到这个程度?

  而且还仅仅用了两天不到的时间?

  从他回京到今天入宫谢恩,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萧黎澈站起身来,轻拉着冷靖研的手:“也累了一天了,不如本王送你回去休息一下。”

  “好。”冷靖研轻应一声。

  在走到还在琢磨的菲燕长公主面前时,萧黎澈停了下来:“菲燕,本王还是劝你,做好自己的本份,别想没用的事,这样,你会活的好一些。”

  “多谢小皇叔的好意,菲燕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也起身,别有深意的笑着福了下身。

  再抬起头来时,眼睛却盯着还有些走神的冷靖研,那笑意又加深了些。

  萧黎澈的心一沉,握着她的手上也用了些力,让她回过神来,可还没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时,只听他冷声的道:“荣伯,送客。”

  “是!王爷!”荣伯的声音在厅外响起,同时也闪身走了进来。

  “长公主,请。”荣伯对着菲燕恭敬的伸着手。

  “那菲燕告辞,小皇婶,来日方长,到时候,本公主自会带着小皇婶好好的见识一下,这昌澜国京城中的权贵人士。”菲燕长公主再对两人施了一礼后,昂首挺胸的带着那十个婢女走了。

  冷靖研伸头看了看已经走没影的门口,不由撇了下嘴:“无聊!”

  “她不是无聊,而是有了新目标。”萧黎澈担心的看着她。

  冷靖研抬头看着他:“啥目标?我?”

  他点了下头:“回去再说。”

  他拉着她一起向后院走去,思琪等人跟在身后,她被青荷和青竹轻拉了下,三人放慢了脚步的跟着,明白前面两位主子是有话要说的。

  萧黎澈一直自然的拉着她的手,而她却没有反对的样子,这让他有些意外,再一看她,目光有些涣散,表情也淡漠无波,看似在想事情。

  “不用担心,她不过就是再想着法子的要给你难堪罢了,只要她的邀请不露面,就行了。”他好心的提醒着。

  “不露面?真的可行?”冷靖研不确定的看着他。

  “其实对于她,你不用太理会,从小被娇惯的不成样子,总以为自己什么都行,太过跋扈。”萧黎澈轻声道。

  “我看着不太像……”冷靖研嘟囔了一句。

  他轻扬了下嘴角:“那你看着像什么?”

  “有仇一样。”她轻嘟了下嘴。

  萧黎澈不由多看了她一眼,没再接话的继续拉着她向前走。

  “王爷,你就那样的告诉她,我是扮着男装出去的,好吗?她不会又跑去太后那里乱说一通,到时候那些所谓的礼法、道义的文臣,不会再跑去弹劾你一个管教不严什么的破罪名给你吧?”冷靖研再次抬头的看着他,眼中有一丝担忧之色。

  萧黎澈轻哼一声:“无所谓,她一定会去说,但听不听的就是本王的事了,还真能让她压住了?”

  “不是呀……如果那样,以后我出门岂不是很不方便,如果,崔大人再有案子找来的话,我就去不了了……”冷靖研再呶了下嘴的撇着,很是不高兴。

  “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萧黎澈心里是很失望的,原本是以为她在担心他呢,却没想到,是担心她自己出门不方便,没有案子可办理。

  “也不是光担心我自己,就那些朝中的老臣,自以为才高八斗,无所不能,全仗着一张嘴,天天的教化这个,教化那个的,没事就写个告状信、举报信什么的,好像可正义了一样,其实就是斯文败类,公报私仇罢了……”冷靖研不屑的再是撇了下嘴。

  “告状信?举报信?”萧黎澈轻笑出声,别说,还真是贴切。

  “对呗,就他们能,所营造出来的罪名,还都挺深奥、挺文雅的名词,实则真的一点用处没有,如果是真正的贪官污吏也就罢了,就他们手里的笔,嘴里的舌,所冤枉的忠臣,也不在少数。”冷靖研再冷然的一哼。

  萧黎澈轻拍了下她的肩,以为她是想到了自己的父王了呢。

  其实冷靖研是想到了前世的自己和同事们,他们全力的办案,冒着和生命危险的缉拿凶手,有时换回来的并不是一声“谢谢”,而是无情的猜忌和一封与事实不附的举报信,让他们真的很心寒,很无助。

  当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时,真的很想骂人,很想打人,真的很想问问,这是为什么,这种捏造出来的事实,怎么就非要让他们这些人来解释,这又是什么道理,公平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