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广陵园凶案(七)
冷雪轻飞2019-11-06 09:182,300

  在场所有人也都是一愣,互看着,这事情可大了。

  冷靖研也抬头的看向萧黎澈,她不知道,要不要继续查下去,这样的话,对于他或说,对于汤七,很不利。

  萧黎澈轻扬了下头,她立即起身,向他走了过去,两人转身走的远一点。

  他才看着她:“你有什么想说的。”

  “如果继续查下去,证实了栓柱的话,那这个园子,可能真的就有大事了,而且汤将军可能会落下了管治不严的罪名,怎么办?”冷靖研没了主意。

  她原本是以秉公执法为原则的人,可今时不同往日了,在这里,唯一的靠山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而且从这件事情来看,无非就是大宅院里的那些下人所犯的过错,与主人是没有关系的,前世是不会连带的,可在这里不一样,有些事,她必须要先考虑到他的利益,不然,她也没有立足之地。

  “你相信他的话?”萧黎澈挑眉。

  “他现在没有必要撒谎,而且到目前为止,他都只字未提杀死张元的人是谁,他知道,却不说,可见张元是个招人恨的。”冷靖研挑眉。

  “如果,就以张元自杀结案呢?”萧黎澈目光微沉的看着她。

  冷靖研回头瞄了眼正伸头看过来的崔清河与沈佑庭:“就算我现在改验尸报告,您真的认为此事能瞒住,王爷,别忘了,还有个在两个部门报案的那个人呢。”

  萧黎澈轻叹了口气,他还真忘了这个人了,眼里再次阴了起来。

  “可这件案子,并不难判,刚才已经演示了一遍,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当时张元才是那个杀手,而是被他所要杀的人反杀了而已,虽然过后的举动有些画蛇添足,可这正当防卫也不是不成立的,过后所布置的现场,不过是因为害怕罢了,想必这也就不重要了。”冷靖研轻呶了下嘴。

  萧黎澈的嘴角了丝笑意,眼中的就更明显了,并对她挑了下眉,突然伸头到她面前,轻声道:“就听爱妃的。”

  冷靖研身上不由一僵,在他收回头时,直接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咳嗽了起来,脸上不自觉的微红着,扭头不再看他。

  可心里却在埋怨他:这是什么地方,开这种玩笑,靠,吓她一跳。

  萧黎澈特别满意她此时的样子,心中得意的刚要转身,再次被她拉住了。

  “这个张元,应该是收了某些人的钱,为某些人办事,无论今天这园子里死的是谁,京兆尹和大理寺都会得到报案,前来查看,这也证明,张元是奉了别人的命令,在这园中干起了杀人的勾当,没成想,自己被反杀,那么,这个案子,也就不难办了。”冷靖研已经恢复原本的镇静。

  萧黎澈明白的点了点头:“就按你说的办吧,可这杀人的人还是要找出来的。”

  两人回来后,萧黎澈对崔清河与沈佑庭道:“死者如果预谋杀人在先,后被反杀的话,如果判审?”

  两人互看一眼,崔清河先道:“属于自卫,可这处理尸体的话,就是另一种了。”

  “处理尸体罪,可不大,无非就是监禁之类的刑罚。”沈佑庭也回答。

  “这就好,找出来这个人,这案子就结了,至于其他的事,继续查办,张元绝不无辜。”萧黎澈冷扬了下嘴角。

  “是。”几人全都明白了。

  看来,想要摆这位摄政王殿下一道,有些人用的手法还是过于拙劣了些,不上档次。

  而这次,看来就是一件无功的过程罢了。

  “再有,张元与外人勾结一事,一定不会没有人知道,查问出来,本王要看看,是谁在指使他做这种伤害人命的事。”萧黎澈再淡然的道。

  “是。”汤七立即大声回应。

  这园子虽然名义上是他的,可几人都知道,这就是萧黎澈的园子,不过就是给他们一种休闲的地方,现在却被人盯上了,让他们都无法安心的玩了,自然是心中不爽的。

  而且这矛头虽然指的是萧黎澈,可却是从他这里找的空子,这让他更不能容忍,真当他是病猫呢。

  冷靖研再走到栓柱和严叔的面前:“两位,配合一起将人找出来,不过可放心,保他不死,另外,对于你们所说的,其他命案,也要如实的供述,为死去的人申冤,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栓柱与严叔互看一眼,他再伸手扶着严叔,两人一起跪好,齐声道:“是!”

  一行人再次回到小院中,宋班头立即跑了过来,与大家见了礼后,才道:“已经询问过院中及其他小院中的人了,死者张元,是个赌徒,在这园中偷盗已经不是一次了,而且他会武功,而且好喝酒,喝醉了就会打人,而且下手特别的狠,往死里打……”

  “喝酒?”冷靖研轻语了一句,再挑了下眉。

  这时思琪也轻拉了她一下:“公子,如果这样的话,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会反杀了。”

  “嗯,确是如此。”冷靖研对她点头。

  “对了,昨夜有人看到他一直都坐在小院的台阶上喝着酒,就在那个地方,地上还散落了几颗花生米,就是他昨天晚上的下酒菜。”宋班头指向身后的那处台阶道。

  “看来,对于他要杀的人,并没被他重视,以为是手到擒来的事。”沈佑庭开口道。

  “栓柱,把那两个人叫来吧,此案,该结了。”萧黎澈淡然的道。

  严叔轻拍了下栓柱的肩,他向前踌躇的走了几步,再扭头看向被关押在一个房间的那些同僚,脸上都是为难的表情。

  冷靖研却看向那个房间,大声道:“好汉做事好汉当,谁干的,自己站出来,别为难一个孩子,他不想指认任何人,可做人,就得有担当,做了,就得认。”

  屋里的人开始互看着,议论着,好一会儿,才从里面走出两个人来,年纪与身材都和栓柱差不多,但他们的表情很坦然,也很坚定,站在门口的看着他们。

  “官爷,我们认罪,人是我杀的。”其中一个人道。

  另一个人也道:“是我一起把他挂到房梁上的。”

  这时身后的那些人,也都挤了过来,七嘴八舌的开始说话。

  无非都是说,这两人也是被逼的,无奈之下动的手;

  说张元死的活该,平日里太欺负这些人;

  或说一定是张元先动的手,不然,他们不会如此之类的话。

  可见这个死者张元,有多招人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