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病情加重
陈晓之2020-01-15 18:422,541

  周灵鹫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睡去的,只隐约觉得,有一个声音在自己耳边回荡。而自己则置身在一片漆黑当中,混沌的,看不见前路的黑,将他彻底包围。

  并不觉得惊恐,而是一种彻底的空灵的感受。说不清,道不明。

  不知过了多久,周灵鹫缓缓地从睡梦中醒来,看见张医生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不好意思,来晚了,看你睡得那么好,不忍心叫醒你。”

  “没事。”周灵鹫打着哈欠说道。

  不知为何,可能是刚刚睡了一觉的原因,周灵鹫觉得浑身上下,累的很,也没有什么精神,再做下一步的心理辅导了。

  于是周灵鹫略带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很累,想先回去了。”

  “可以,”张医生微笑着说道:“有什么事情,随时来找我。”

  “嗯,好。”

  回到家中,周灵鹫浑身无力,困到了极点,连晚饭也没吃,一觉睡到大天亮。别说,自从昨天在张医生那里睡了一觉后,周灵鹫觉得自己精神状态好多了。至少不再像之前那样,整天困得很。

  后来他又去做了几次心理辅导。

  正当周灵鹫开始渐渐听从张医生的话,尽可能放松自己时,忽而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他的记忆力,似乎出现了衰退。

  不仅仅是记忆力的事情,甚至精神都开始无法集中。

  怎回事?

  他很明显的感觉到,似乎自己打大脑出现了什么问题。尤其是某次,在公司开会的时候,周灵鹫忽而觉得头晕眼花,看不清楚,也听不清楚了。

  好不容易熬到开会结束,周灵鹫回到办公室,就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力气都没有,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此时,周天云推门走了进来。

  “灵鹫,你没事吧?”

  周灵鹫刚想表示自己没事,就忽而双目一闭,晕了过去。

  再醒来是在医院,周天云并不在自己身边,就自己一个人,孤独的躺在病床榻上,怎么回事?

  正当周灵鹫疑惑之际,忽而听见外面隐约传来什么声音。因了浑身无力,只能看到外面那人的半个身子,但从他的动作看来,应该是生气的。

  他是谁?

  还没有想明白,门就被人推开。周天云走了进来。

  见到周灵鹫醒来,微微有一些诧异,紧接着,便是欣喜。

  “你醒了?”

  “我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会在医院?”周灵鹫疑惑地说道。

  “你之前在办公室晕了过去,医生意见给你做了检查,你不要担心,很快结果就会出来。”

  正说话,医生在此时走了进来。

  不待周灵鹫开口,周天云急忙焦急地问道。

  “医生,我儿子没事吧?”

  “没什么大碍,只是你儿子到底是脑袋受过伤,最近这段时间,他用脑过度,导致还没有恢复的脑部神经承受不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我给他开一点安神补脑的药物,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医生的话让周天云稍微放下了心。

  “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那应该不会。”医生说道:“不过我看你儿子的精神状态不好,我建议你们去看看中医,开一点安神的药。”

  “好。”

  之后,在医院休息了一段时间,周灵鹫便回到了家中。因了这次住院,张薇薇也跟着紧张的不得了,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见到周灵鹫没事,她才显得放心起来。

  “还好,还好你没事。”

  也不知道张薇薇从哪里听说,吃猴脑对脑子有帮助,每天都逼着周灵鹫喝一碗猴脑汤。以至于周灵鹫到了后来,见到豆腐,都想呕吐。

  “不行,我真的吃不下了。”

  “这个对你身体好,不管怎样,你都要喝一点。”张薇薇端着碗递给周灵鹫:“来,乖。”

  她这个样子,就像是在将哄着孩子吃药的母亲。不过也是,在母亲眼中,哪怕一百岁,不还是孩子吗?

  周父也很是关心周灵鹫,将自己的附属卡给了他,告诉他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过也下了命令,便是不允许在外面逗留太久。

  之前的,对于骇客入侵的疑惑,也在这种氛围中,渐渐消失了。周灵鹫想,或许和自己父母真的没有关系,那只是一次凑巧。

  也是,亲生父母,待他又是这样好,怎么可能害他呢?

  然而,正当周灵鹫渐渐放心的时候,一次意外,却又让周灵鹫起了疑惑之心。

  是一个晚上,周灵鹫睡在床榻上,忽的感觉到一阵尿意,急忙去了厕所。从厕所出来时,他看见,自己父母房间的灯还是亮着的。于是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周灵鹫走到了自己父母的房间门口。

  虽然知道这样是很不好的,可人的好奇心,哪里是那么容易被愧疚击败啊。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是因为知道的太多了才被杀的呢?

  可见知道太多,真的不好。

  周灵鹫听见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甚至能够算得上是争吵,不过周家房屋的隔音效果还算可以,毕竟花了这么多钱,所以周灵鹫也只能听见个大概。

  他母亲似乎在说什么不应该这样,这样或许是错的。而自己父亲则说什么没有办法,妇人之仁,长痛不如短痛之类。

  这话听起来十分没有来由,也十分让人感到疑惑,以及恐惧。他们仿佛是在说一个计划。而周灵鹫隐隐感觉到,这个所谓的计划,和自己有关。

  是什么?

  自己也说不清楚。

  待得周灵鹫还想在听时,门忽而被打开。周父走了出来,见到周灵鹫站在门外,顿时显得惊慌紧张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周父问道。

  “没……”周灵鹫不知该怎么解释,是说自己听到声音,所以偷听吗?开玩笑,这也太幼稚了吧。“看到你们房间灯亮着,又有说话声音,所以有些好奇,你们再说什么?”

  周灵鹫努力不让自己父亲看出来自己对他们的谈话存在疑惑,于是拼命展现一种对于他们聊天内容的好奇。

  “没什么,你妈妈看你这样,很是不安,我在开解她。”

  撒谎,周灵鹫活了这么大,第一次知道,原来妇人之仁也可以用来开解一个担心自己孩子的女人。

  不过看周父这样,肯定是问不出什么的。所以周灵鹫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说了一句晚安便折回了自己房间。

  待得周灵鹫离去,周父也急忙进入了自己房间。

  看到周父那惊惧的脸,周母好奇了起来。

  “怎么了,天云?”

  “灵鹫刚刚站在我们门外。”

  “那我们的话……他会不会听到?”

  “应该不会,但我们以后也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不能让灵鹫知道我们的计划。”

  “嗯,好。”周母的脸上显露出了一种奇异的担忧。

  “我知道你不认同,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难道,你真的希望永远的失去我们唯一的儿子吗?”周父语重心长,苦口婆心地说道。

  渐渐,周母的神情暗淡了下来,是无奈地认同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制造人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制造人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