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她是谁?
陈晓之2020-01-15 18:422,460

  “我想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恢复我的记忆。”周灵鹫在差不多一个星期后对自己的父亲周天云说道。

  这一个星期,周天云几乎一道下午就会来医院陪护周灵鹫,带着他坐在草坪上,不是看照片,就是说一些以前的事情给他听。但是却一点效果也没有。周灵鹫的记忆仍旧空白的。

  “医生说了,不能着急。”周天云说道。

  “我只是不想再继续这样,什么也不想不起来了,你知道吗?”周灵鹫说道。

  失忆的不是周天云,就算是父子,也无法感同身受。这种没有记忆的日子简直是一种折磨,这就是所谓的活受罪吧。什么都想不起来,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想怎么做?”周天云看着周灵鹫说道。

  “电击疗法!”这是周灵鹫无意中在网络上看到的,说是电击可以刺激人的大脑,或许可以恢复记忆。

  “不行。”周天云忽而变得非常严厉:“这种没有科学依据的事情,怎么可以当真,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的确,周灵鹫并没有什么十足的把握,但是俗话说得好——病急乱投医。

  他现在就是病急乱投医。

  “可也好过我继续这样,什么都不知道来的好。”这段时间,听着周天云诉说一切的事情,仿佛就是在听别人的一生,那无聊的,平凡的,没有波澜的人生。周灵鹫受够了,压抑许久的脾气,终于爆发。

  他恼怒地站了起来,向着病房而去。进去后,周灵鹫将病房的大门紧紧关上,并且在屋子里面来回走动,烦躁不安。

  忽的,他感觉到身体里面有一种情绪在波动,让他觉得自己被某种欲望驱使,仅仅凭借直觉,开始在屋子里面来回的找东西。

  到底是什么东西?

  周灵鹫镇定了下来,缓缓地将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吸烟的动作。

  他明白了,自己仿佛是烟瘾发作了。

  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灵鹫,你开开门。”是周天云。

  周灵鹫打开了门,看着站在外面,神色失落的父亲,也显得惭愧:“对不起,我最近心情不好。”

  “没关系。”周天云说道:“你现在失去记忆,心情烦躁也是很正常的。”

  “爸爸……你有烟吗?”

  “什么?”

  “没什么。”见周天云显得诧异,周灵鹫不由得说道。

  “你要烟干嘛?”

  “我……想抽烟。”

  “可你不抽烟的,你以前还说对烟味过敏,你怎么想抽烟了?”周天云疑惑地说道。

  听到这话,周灵鹫不由得露出一个苦笑。顿时周天云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是了,周灵鹫什么都不记得,跟他说以前他对烟味过敏反感,有什么意义呢?不是增加他的烦恼吗?

  “你要是想抽的话……我们下去吧。”周天云说道。

  于是乎,两人又回到了之前坐在长椅上,周灵鹫接过周天云递给自己的烟,用打火机点燃,熟练地吸入肺中,然后,吐出一个烟圈。

  周天云陪着周灵鹫坐了那么一会儿后,因为天色渐晚,所以离开了。

  周灵鹫问周天云讨要了一包烟。因为他住的是VIP病房,所以很有隐私性,即便是在厕所吸烟,也无大碍。

  烟这个东西,吸了第一根,尔后就会想要第二根。

  周灵鹫站在厕所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吞云吐雾。忽的,他怔住了。

  怎么回事?

  周灵鹫此时才发现不对劲,自己父亲说过,自己是不吸烟的,那么也就说,这应该是自己第一次吸烟。而第一次吸烟的人,一定会出现头晕的现象,甚至很多人并不知道,香烟是要缓缓吞入肺中的。

  但,自己一个从来没有吸过烟的人,怎么会这么熟练?怎回事?

  他觉得自己的过去,简直就是一个被尘封起来的秘密,越是想要揭开,就越是无法得到答案。

  周灵鹫陷入了苦恼当中。

  紧接着就是失眠。

  这个晚上周灵鹫没有睡好,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才起来。因为睡得有些僵硬,于是乎周灵鹫便走到了窗户前,拉开窗户,想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

  他看见不远处,自己父亲似乎在和谁说话,因为隔得太远了,所以周灵鹫只能看清,那是一个女人。但年纪什么的,都无法判断。

  正疑惑到底是怎么回事,周灵鹫就看见,自己父亲似乎和那个女人发生了某种争执,渐渐地还演变成了肢体冲突。甚至,自己父亲还推了那个女人一把。

  她是谁?

  周灵鹫虽然不记得以前的父亲是什么样子,但这段时间的接触,周灵鹫感觉得到,自己父亲应该是个十分温润儒雅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和同性动手的可能性都不会太大,怎么会去推一个女人呢?

  正想继续看,周灵鹫就发现,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便是自己父亲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在看什么呢?”周灵鹫猛然回头,看见自己父亲站在身后,疑惑地看着自己。

  “没……没有……”周灵鹫犹豫着,要不要询问自己父亲,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事告诉我,不要瞒我。”周天云仿佛看穿了周灵鹫的内心,微笑地看着他说道。

  犹豫了片刻后,周灵鹫开口了:“我刚刚看见,你似乎和一个女人,发生了什么争执,怎么回事?”

  “哦,那个女的是个骗子。”

  “骗子?”周灵鹫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是个骗子?”

  “她说自己外地来的,钱包丢了,没钱回家,想问我借十块钱,这不是骗子是什么?”

  “才十块钱?”

  “是,”周天云说道:“不过这段时间看你一直苦恼,我的心情也很不好,于是便要那个女的走,谁知道她不肯,死死缠着我,一时间心情不好,就推了她一把。”

  周天云的话听上去没有毛病,还有他的神情,也一点破绽都没有。

  但,不知为何,周灵鹫就是心神不安,总觉得周天云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好了,不要多想了,我们下去走走吧。”周天云打断了周灵鹫的沉思,将他带到了楼下。

  或许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又或许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出现,导致周灵鹫敏感的内心变得更加敏感。

  他晚上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到的是那个女人。

  但周灵鹫并没有看清楚那个女人的脸。因为在梦里面出现的,只是那个女人的背影。然而,很奇怪的是,周灵鹫感觉到,自己似乎认识那个女人。不仅仅是认识,还很熟悉。

  甚至,那个女人的名字,也隐约在周灵鹫的脑海里面浮现。只是那被埋藏的记忆,始终不肯出来。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周灵鹫猛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制造人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制造人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