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经理的奇怪反应
陈晓之2020-01-15 18:422,146

  坐在自己办公室里面,周灵鹫百思不得其解,不自觉地,抽了好几根烟。忽的,周灵鹫听到了一阵咳嗽声,立马反应过来。

  他看见人事部的经理老吴,站在自己面前,神情有点怪异。那是被烟呛到了,可又不好说什么的尴尬。

  “不好意思,呛到你了。”

  “不不不,”老吴急忙说道:“您是上级,这又是您的办公室,您这么说,让我怎么好意思啊。”

  老吴的姿态更是让周灵鹫疑惑,因为他看到的,不是一个下属对于上级,对于强势上级的敬畏,而是一个老油条,对于公司太子爷的讨好。

  但,周灵鹫也很清楚,这种人,可以说是十足的油滑,真的要问,是问不出什么来的,只能从细节入手。

  于是乎周灵鹫说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有份文件麻烦您签个字。”

  周灵鹫接过文件,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后递给了老吴。老吴转身欲要出门。周灵鹫忽而将其喊住。

  “老吴,问你个事情。”

  “周总请说。”

  “我以前是不是很凶,经常骂人。”周灵鹫问道。

  老吴怔住须臾,显得诧异,过了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挤出一张笑脸,说道:“哪有啊,您那是严格要求,关心我们。只是有的人内心太脆弱,那词怎么说来着?玻璃心。对,就是玻璃心。那些人是自己有问题,承受能力太差了。”

  “我知道了。”周灵鹫说道:“你出去吧。”

  “哎,我先出去了。”

  这个老狐狸,说的这话,真可谓是滴水不漏。周灵鹫看着他出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虽然老吴刚才的话和老刘是如出一辙。但,有一点不同,老刘的回答,是很明显的出于自然的反应。可老吴不一样,他先是怔住了一会儿。

  人会在面对某个问题被怔住,那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而不知道怎么回答有两种,一种是完全不知道答案的糊涂错愕,另一种,则是不知道该怎样组织语言的尴尬。

  老吴很明显属于前者。

  那么,也就是说,老吴和老刘在说谎。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关于他们为什么说谎,周灵鹫想不明白,但他们是在说谎,周灵鹫却很快确定了。

  是因为下午的时候,公司里面来了一位客户。

  老刘告诉周灵鹫,那是和他们公司长期合作的客户,因为周灵鹫现在状态还不是特别好,所以他会在旁边协助接待。

  “你现在状态还不对,所以等会不要说话,看我是怎么和人家说的,你慢慢学,以后遇到客户了,就知道怎么沟通了。”

  老刘的话一点也不像是从旁协助的人说的,更像是一个师傅,在教自己的徒弟。

  “嗯,好,我知道了。”周灵鹫说道。

  很快,两人就到了会议室内,而那位客户,也在不久后进来了。

  一见到老刘,他表现的很亲切:“老刘,好久不见,最近身体怎么样?”

  “托您的福,一切安好。”老刘与之交谈。忽的,那人看向了周灵鹫,双目带着疑惑:“这位是?”

  “我们老板的儿子,也是我们公司的副总。”老刘说道。

  于是乎那人急忙跟周灵鹫打招呼,周灵鹫也立马回应。尔后,周灵鹫默默地看着两人如何交谈,但内心却是不断思考着一件事。

  老客户,经常合作,但,怎么可能不认识自己这副总呢?有问题。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周灵鹫暗暗思索,或许可以从眼前这个人嘴里问出点什么来。很快,他们之间的会面就结束了。

  周灵鹫陪着老刘送客户出去。

  “不好意思,”客户的神情忽的有点古怪:“有点不方便,能否借个厕所?”

  “可以,在那边。”老刘急忙给对方指路。然后客户就匆匆忙忙地向着厕所跑去了。

  见客户进了厕所,老刘也离开了,周灵鹫趁着附近无人,也闯了进去。但此时客户正在隔间里面,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站在厕所里面等。

  所幸,客户出来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一见到周灵鹫也在厕所里,他顿时被吓了一跳。

  “周副总,你在这里有什么事吗?”

  “没有……”周灵鹫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开口说道:“你经常和我们公司合作?”

  “是,怎么了?”

  “那你之前有没有见过我?”

  “什么?”对方疑惑地看着周灵鹫,仿佛是在打量一个弱智。也是,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人问这么古怪的话,是否见过自己。

  周灵鹫只好解释道:“我前段时间除了车祸,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周灵鹫将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该客户。听了他的讲述,客户显得很同情。

  “不好意思,你的遭遇让我非常同情,但是……关于你的过去,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和你们公司合作至少有六年左右的时间,可今天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周灵鹫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十分感谢,也有点不好意思的送客户出去了。

  之后,他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疑惑地思索着这一切。

  疑点重重,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对此,周灵鹫是痛苦的。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被制造出来的三无产品,找不到日期,地址,种种……

  正痛苦着,周灵鹫忽而发现了一件事情。

  公司里面,有一个女同事,总是有意无意地偷看自己。或者那也不能说是偷看,而是一种打量,目光很复杂,带着同情的和其它的意味。

  又仿佛是有话要跟自己说,但一时间却又找不到如何开口的时机,或者是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自己。

  怎么回事?

  周灵鹫思考着,自己要不要主动找上去问问,或许她知道什么呢?

  很快,他做出了决定。

  一定要找个时机,问问这位同事,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有着什么秘密。不然,周灵鹫还真的是无法安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制造人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制造人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