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被打断的谈话
陈晓之2020-01-15 18:422,380

  之后好几天,周灵鹫见到夏瑶的时候都在克制着内心焦急的,欲要询问的想法。夏瑶似乎也看出了周灵鹫内心的想法。

  于是乎,便主动找到了周灵鹫。

  “我已经想好了,但是不方便在公司说。”夏瑶说道,并且仔细地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听见才开口:“下班以后,咖啡厅见。”

  说完,夏瑶便匆匆离去。

  尔后在办公室等待着下班,周灵鹫感觉到十分难熬。时间从来没有过的这么慢过,感觉几个小时,像是几千年,几万年。他中间不断地看着钟表。

  终于,熬到了下班。周灵鹫匆匆忙忙起身,离开了公司,向着与夏瑶约定的地方而去。

  一路上,小心翼翼地避开可能碰到的同事,以免泄露消息,终于,到了。

  此时夏瑶已经坐在了座位上,饮着咖啡,等待着周灵鹫。

  见到周灵鹫后,夏瑶招了招手,周灵鹫急忙过去。

  “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但是我希望你可以保证一件事情,就是这件事情,你听过就算了,不要胡闹,不要发脾气,以免让人知道是我说的。因为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周灵鹫感觉到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于是乎急忙保证。他暗自发誓,无论真相是多么残忍,多么难以接受,自己都绝对不会出卖夏瑶,哪怕是无意识的举动。这是原则问题。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是你告诉我的,哪怕是无意间让别人知道,都不可能。”

  见周灵鹫说的如此郑重肯定,夏瑶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她一口气喝干净杯子里面的咖啡后,开口说话了:“其实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夏瑶正准备往下继续说时,忽而停下了,神情显得很惊恐。

  “怎么了?”周灵鹫疑惑地顺着夏瑶的目光向后看过,只见周天云目光冷冷,一脸肃杀地站在他身后,死死地看着夏瑶。

  夏瑶顿时显得慌张起来。

  “你们在干嘛?”周天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夜枭一般尖利,让人在大热天都觉得浑身发冷,不寒而栗。

  “没……没什么。”夏瑶说道。

  “如果没事,你就先走吧,我还有事情要和我儿子说。”周天云很不客气地将夏瑶给赶走了。

  事已至此,夏瑶还能怎么办?她只能无奈地看了一眼周灵鹫,然后拿起包包,转身离去。

  周灵鹫见夏瑶起身欲走,急忙站了起来,但却被周天云一把抓住。

  “坐下,我们好好聊聊。”周天云的力气出奇的大,周灵鹫挣脱不得,只能遵命,看着夏瑶从自己眼前消失。

  他的神情瞬间变得很难看。

  周天云叫了两杯咖啡,先喝了一口,说道:“这里的咖啡并不是很好喝,如果你想喝咖啡,我知道有个地方不错,改天可以请你。”

  “你满意了。”周灵鹫冷冷地说道:“还是说你一直在监视我。这算什么?我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是在监视你,我只是担心你。”

  “你在故意给我使绊子。”周灵鹫说道。

  “我是你父亲!”周天云说道:“你身上流着我的血,难道你以为我会害你?虎毒不食子,难道我周天云,会害自己的儿子?”

  周天云冷冷地说道。

  周灵鹫无话可说,只觉得郁闷。过了一会儿后,他站了起来,向外而去。

  “你去哪?”周天云看着周灵鹫说道,但周灵鹫头也不回地离去,更没有回应。

  离开了咖啡厅之后,周灵鹫像是疯了一样的在街上拼命的跑。他很烦,心情很不好,五脏六腑里面,仿佛有火焰在燃烧,再不想办法让自己平息下来,只怕不是发疯,就是爆炸。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仿佛是郊外。

  周灵鹫朝着没人的地方大喊:“啊……”

  他以此来发泄自己内心的不快。

  但,喊完之后,周灵鹫感觉到,这一幕似曾相识,仿佛自己曾经做过无数次。怎回事?

  可要仔细追寻,却不仅想不起来,还感到了头疼。不行,不能再想了,周灵鹫只好作罢。

  夜里,很晚的时候,周灵鹫才折回了家中。一进门,周灵鹫就看见自己的父亲,周天云穿着睡衣,目光冷冷地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

  因了内心实在不快,也不知是怄着哪门子的气,周灵鹫故意装作没有看见,转身准备上楼。

  “你站住。”周天云说道:“一声不吭就跑出去,像什么样子。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又知不知道,我骗你妈妈说你在公司加班,不敢让她知道,有多辛苦。”

  “所以呢?”周灵鹫转过头看着周天云,目光冷冷,带着一种厌恶的恨意:“我只是想知道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就是不让我知道。是不是你有什么阴谋?是不是你曾经害过我?是不是我出车祸跟你有关?”

  听得这话,周天云的神情先是诧异,尔后变得无比愤怒。他五官几乎都扭曲了在了一起。

  过了好久,他才恨恨地说了一句:“你放肆!”

  “那你为什么要阻止我?难道不是吗?”

  “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周天云怒吼道。

  “我不知道,我甚至都怀疑你根本不是我的父亲。”

  听得这话,周天云再也克制不住,猛地站了起来,冲到周灵鹫面前,扬起手就是一巴掌。周灵鹫倒在了地上,嘴角淌血。

  周天云指着他说道:“我还真希望我不是你父亲,你个不孝子。你吃我的,穿我的,我一生奋斗为了你,你现在说的是什么话?小畜生!”

  周灵鹫从地上爬了起来,冷冷地看着周天云,一句话也没说。

  周天云则因为生气,不断的喘气。

  此时,张薇薇从楼上下来了。两人的动作实在太大声,即便是吃了安眠药,也得被吵醒。

  “你们两父子好好吵架干嘛?”张薇薇看到了周灵鹫嘴角淌出的血迹,便明白了个大概:“周天云,你疯了?儿子刚刚出院,你就打他?你是不是有病。”

  “你问这个不孝子,都做了什么!”

  张薇薇转头看向周灵鹫。周灵鹫一句话也不说。

  “不管怎样,你们两个都消停点,天云,灵鹫才刚刚出院。还有灵鹫,你父亲的心脏也不好。你们两个,都不要吵了。”她苦口婆心的姿态让周灵鹫觉得很无奈。

  周灵鹫只能低着脑袋服软:“对不起。”

  说完,他转身上楼。

  夜晚,躺在床上,周灵鹫怎么都睡不着了。内心乱的很,看着外面的太阳,渐渐出来。五点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制造人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制造人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