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选择
苏西2019-05-16 15:233,267

  夏纤儿的话惹怒的云浅,她紧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压低声音警告到:“你别给脸不要脸,如果不是为了阿靖哥哥,我那里会有这么多时间坐在这里和你废话,夏纤儿,你是一个不错的姑娘,但是也不是那种可以肖想从麻雀变凤凰的姑娘。”

  云浅的让也夏纤儿的心震了震,在心中苦笑的选择,她那里还要麻雀变凤凰呢?现秦靖的心从头到尾都是云浅的,她不知道这个女人还在不知足什么?

  当即摇了摇头说:“我并没有那种想法,只是君子不食嗟来之食,所以即使是还钱我也不会要你们的钱的。”

  她这句话虽然说的是真话,可是云浅明显的不相信,嘲讽的笑了笑说:“我见了太多你们这样的女人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飞扑在阿靖哥哥的身上,而且一点也不知道羞耻。”

  心中觉得即使夏纤儿说的是真话又能怎么样?在她的心中只要秦靖身边站着别的女人她就不会放过,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

  夏纤儿却对她这种明显的被迫妄想症感觉到心烦,虽然这是一个好的办法,可是她现在就是不想要这样的离开秦靖,不管是谁给的钱。

  不由的有些挫败的说:“云小姐,秦靖心中只有你,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这也是她心中尤为不解的。

  云浅当然是有些疯狂的说着,她对秦靖不正常的占有欲,让夏纤儿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而这个时候,随着时间的推动,秦靖慢慢的醒来了,刺眼的阳光让他的眼睛都痛了起来,忍不住将手挡在眼睛前面。

  大脑有一瞬间还没有回过神,显然还不明白这里是那里?他为什么要睡在这里。

  过了一会儿,才看出来这是家中的客厅,而他睡在这里的原因……夏纤儿!

  秦靖猛然的想起来他睡在这里的原因就是因为要大早上给夏纤儿道歉的,这刺眼的眼光明晃晃的告诉了他,现在起码已经到中午了,那夏纤儿呢?

  秦靖揉了揉在沙发上睡了许久有些变形的头发,刚刚站起来,王姨就从厨房走了出来,脸上带着笑容的说:“少爷醒来了,要不要用餐?”

  看了看客厅的表上明晃晃的指针指着中午两点,他也没有在客厅中看到夏纤儿,皱了皱眉头说问到:“王姨,夫人呢?”

  “夫人去上班了啊。”王姨脸上带着诧异的说。

  秦靖听到,就准备冲出去,冲到公司给夏纤儿第一时间认错,还没有出去的时候就被王姨叫住了。

  她脸上带着些犹豫的说:“少爷,如果您去找夫人的话,恐怕要换身衣服了。”

  听到王姨这样说,他反射性的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原先平整的西服,已经变得褶皱不堪了,脸色一暗,就匆匆忙忙的上了楼梯,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出了家门。

  王姨看着秦靖出去的背影,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昨天睡得挺早的可是人老了就很容易被惊醒,所以昨天秦靖和夏纤儿吵架的事情她都是知道的,看到少爷现在这样关心夫人,她觉得老夫人想要抱孙子的愿望不远了。

  “我就问你,你到底你不离开阿靖,不然就不远怪我了。”云浅的耐心显然被磨得差不多了,忍不住警告的说。

  夏纤儿脸上带着笑,丝毫都没有感觉到害怕的说:“对于我的欠款问题,我觉得还是我自己还比较好,谢谢云小姐的咖啡了。”

  说完就准备拿着包离开了,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云浅竟然端起一杯咖啡往自己的身上泼了过去。

  本来夏纤儿还以为她是要泼自己,已经做好了防备,就被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弄懵了,不过看着云浅脸上得逞的笑容,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往窗户外看的时候,果然看到了一脸怒意,冲过来的秦靖。

  她嘴角苦笑了一声,果然是又被耍了,她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咖啡店没有人,要不然她明天又要成为头条了。

  在秦靖赶过来的一瞬间,云浅嘴角带着得逞的笑容说着:“愚蠢!”

  夏纤儿并没有理会她的挑衅,一看到云浅脸上露出来痛苦的表情她就知道秦靖一定过来了。

  果不其然身边感受到一阵的风,那个刚才还恶毒的笑着的女人,现在脸上充满了梨花带雨,软软的躺在秦靖的怀抱中。

  在秦靖看不到的地方还对着她挑衅的笑着,夏纤儿虽然感觉到幼稚,不过看到秦靖那带着责备的表情看着她的时候,也知道是她技不如人,心中一阵的冰凉。

  可是她并没有做错什么,脸上露出了毫不畏惧的表情看着秦靖。

  秦靖皱了皱眉头,看着她慢慢的就说出来两个字:“道歉!”

  这下子上夏纤儿对这个男人还有一丝期望的心掉到了寒冰中,她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说:“你什么就不问就让我道歉是吗?”

  夏纤儿嘴角的嘲讽,让秦靖微微的恢复了一点神色,他低头看着云浅准备问什么的时候,看着她脸上的委屈,还有难受就什么也不管了。

  张口就说:“云浅这么温柔,怎么可能对你做什么,夏纤儿,不要让我生气,给她道歉。”

  他的心中已经和夏纤儿感觉到一荣俱荣,一辱俱辱了,所以他不想要丢面子,就只能让夏纤儿道歉。

  夏纤儿听到秦靖说的话,眼睛中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笑了许久,才在他们两个诧异的目光中,缓缓说到:“秦靖,你就是一个白痴。”说完看也不看身后面的人,转身就走了。

  秦靖被骂,心中很是生气,不过想起来刚才夏纤儿眼睛中的冰冻三尺,竟然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了,知道怀中的云浅拉了拉他的胳膊,他才反应过来。

  看到她脸上有些害怕的表情,忍不住安慰的说:“不怕,我在你身边,有没有被烫到,我送你去医院吧。”

  说完就扶着云浅慢慢的走出的咖啡店,而已经出了咖啡店的夏纤儿觉得这个世界都充满了一阵的冷意。

  也只有她知道,她的心中有多么的痛苦,也有多么的失望,手上狠狠的捏着手机,上面俨然就是一段录音,时间不长不短,就是刚才云浅带她进咖啡店和她离开的时候这个长时间的录音。

  她之所以没有将录音听给秦靖听,就是想要听听他的选择,可是听到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云浅,夏纤儿感觉到她的心,就像是撕裂一般的痛苦,真的是痛不欲生。

  而那个人让她失望到,没有勇气将这个录音交出去,恐怕在那个人的人的心目中,这位是她夏纤儿耍的手段吧,云浅是秦靖心目中的白莲花,白的没有一丝的污尘,而她就不一样了。

  现在她一点也不像要去上班,看着现在的时间还早,忍不住拨通了柏奕的电话,声音中微微带着颤音的说:“柏奕,你在哪里?”

  夏纤儿突如其来的电话,让柏奕本来是的哦的开心,可是听出来了,她声音中的颤音,忍不住担心的说:“纤儿,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被欺负了?”

  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有什么事情,会让她哭泣呢,又有谁去忍心伤害她呢,所以说现在秦靖的心中云浅就是一朵不会伤害人的白莲花,而柏奕的心中,夏纤儿也是这样的。

  夏纤儿,沉默了一下,稳定了情绪说:“我没有什么事情,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想要去唱歌。”

  这下子柏奕可以肯定夏纤儿一定出了什么事情,从小到大她都不喜欢唱歌,因为她的五音不全,也就只有在心情不好发泄的时候才回去ktv这种地方。

  现在夏纤儿主动要去想要去,一定是因为出了什么事情,立马说:“没事没事,你现在在哪里,我现在就过来。”

  夏纤儿抬头一看,正好走到了××ktv的门口,说了这个ktv的地址,柏奕连忙说:“你就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就过去。”

  夏纤儿点了点头,乖乖听话的在哪里等着,也没有过多长时间,柏奕的车就来了过来。

  下车就看到了蹲在一边的夏纤儿,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这个样子,脸上带着疼惜的说:“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你给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哪怕是付出了所有,只要你给我说。这句话是他心中想的,依然没有说出口。

  夏纤儿摇了摇头,脸色有些疲惫的站了起来,笑了笑说:“我没有什么事情。”

  柏奕自然是不相信的,可是夏纤儿不想说,他也不能强求,将她扶起来说:“走,咱们去ktv。”

  说着两个人就开了一个大包间,供夏纤儿一个唱,而柏奕是她唯一的观众。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她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想要发泄的时候都是这个青梅竹马陪她来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在唱,柏奕在听。

  夏纤儿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姑娘,她知道她的歌声可以算得上是魔音了,所以在同学聚会上,宁死也没有唱过一首歌。

  在柏奕消失的三年中,她也没有踏进ktv一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宠爱:总裁的霸道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宠爱:总裁的霸道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