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山中异象
冰指2021-04-23 19:562,679

  大雾岭的主峰,当地人叫大田顶,上面有一块巨大的卧石,历经多年的暴晒雨淋,已然有不少的地方被风化,草木不生。

  此时在处处石头缝隙中,却是绿草茵茵,灵气弥漫。那些小草,在微光中,一棵棵地都长得晶莹剔透,看上去就像是玉石做的似得,还长出了不少的小碎花。

  这里已经是大山最深处,平常时人迹罕至。因为莽莽群山,树木丛林之中,野兽横行;荆棘草芒里,更是遍布许多的蛇虫肆意。正所谓近山者敬山,近水者畏水,这是必须具备的生活智慧,普通山民自然不会吃饱了撑着,跑来这里瞎晃悠。

  但就在大卧石外围的稍远处,一个身材魁梧,打扮朴素的中年男子,正半蹲在一棵松树上,遥望着大卧石上,汇集得越来越多的各类山兽动物。

  中年男子一张四方的脸庞,上面有短短的胡茬,皮肤黝黑,似是经过岁月的洗磨。乍一看和普通的山村汉子,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

  但是如果看到他并没有任何依扶,身体也好像随着轻轻晃动的松枝而自然地摇摆着,再看到他身后背着的一把弯刀,你又会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

  中年男子此时眉头微皱着,看着大卧石中央,正在对峙着三头的猛兽。

  其中一头竟是只有传说中才会出现的“魔兽”金环黑虎,动作矫健,体形庞大,犹如成年水牛。

  另外一头则是同样没有小上多少的白背苍狼,它身上像是披着一层淡淡的金光,头顶上,还有一撮白毫,卷曲如弯月,此时面对着丛林之王,却并没有胆怯退缩。

  剩下的猛兽则是一头体形更加庞大些的青皮铁犀,头生双角,尖尖的冲天而立,厚实皮肤像披着一层铁甲般,四肢粗壮,偶尔轻轻一跺,就让人感觉到山体都在震动。

  早闻有人说,山中有灵兽,这三头分明不同一般生物的猛兽齐集,加上外围还有更多的动物在靠近,料想不差,肯定都是冲着那一看起来就不是凡物的开花小草而来。

  当山风吹过,更多的小花苞,摇曳着纷纷绽放,清香四溢,整个深山里,噼噼啪啪,像是响起了无数细小的炮竹声,风过无痕,花开有音。这是何等难得一见的异象?

  微妙的平静被打破,三头猛兽再也抑制不住,金环黑虎首先冲向了大卧石的最中央。

  与此同时,那白背苍狼也动了,风驰电挚,箭一般奔出,速度上毫不遑让。

  青皮铁犀的速度稍慢,却也不打算甘于落后,硕大的头颅低垂,就倚角抵上。

  很快,一虎一狼就碰到了一起,两者相争,嘴撕爪击,竟发出铿锵之声,似乎它们并非血肉之躯,而是金铁铸成。

  一时间,虎啸狼嚎,充塞山林。苍狼敏捷凶狠,黑虎凶猛却也不笨拙,而且力量稍胜,片刻之后,前者就落于下风。

  而后面稍慢加入战场的铁犀,见得如此,也马上加入混战,但见它前脚刨了两下石面,后脚一用力,尖角一顶,就从旁顶向了苍狼的腰部。

  都说狼是铜头铁爪麻杆腰,三者相争,并非第一次,以往都是后两者联合起来对抗最强大的金环黑虎。那白背苍狼却想不到这一次,竟然被“盟友”偷袭,没有防备之下,马上就受到了青皮铁犀重重的一击,呜咽一声,已经是受了不小的伤,它也顾不上再和黑虎争锋,四肢用力,连忙跳开,逃到了外围边上。

  白背苍狼不解地向着铁犀咧着嘴咆哮着,似乎是在愤怒地责问铁犀为什么要这样做,但那青皮铁犀也不看它,一双赤红的眼睛,分明已经有了人性,隐隐带着一丝讨好之色,看向金环黑虎。

  金环黑虎也被眼前的情景,稍稍惊愕了一下。以往为了占据这个灵源之地,它独自对抗狼犀两物,都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不过它马上就反应过来,像是明白了铁犀的意思,竟然能不用太费力,更能免了受伤,就能得到最大的收益,它倒也不打算独占。

  金环黑虎朝着青皮铁犀颔首,然后迈开虎步,走到了大卧石的最中央,那里的小碎花开的最是茂密,光华最盛,是最好的宝地。

  三者之中,稍弱的青皮铁犀本来只能抢得些残羹冷炙,此次得了便宜,也连忙紧随而上,在大卧石稍微外围的地方,张开大嘴,大口大口地咀嚼那些花花草草来。

  而两眼发出幽绿光芒的苍狼,嘶牙咧嘴地咆哮了几下之后,似乎也就认命地没有再去多作反抗。

  花期短暂,又明显失去了再争夺的可能,狼性狡猾,加上不知何因,已经通灵,也懂得此时捉住稍纵即逝的际遇,要远比争强好胜来得实在。

  松树上的中年男子,看着眼前的如玉繁花,看着三头像人一般懂得勾心斗角的猛兽,面对如此一幕幕奇异景象,他并没有丝毫的激动,也没有心惊,只是把一双眉头更加的紧皱。

  接着,更多的蛇虫凶物,开始纷纷汇集而来,再抬头看了看天时,他准备离开了。

  蓦然,心中一紧,警觉顿生,他连忙侧首看去,就见到自己所在的这棵松树下面的不远处,竟有两头通体雪白的雪豹,正朝着自己这边,缓缓地踮着脚摸了过来。

  两只雪豹大概也是想不到自己的猎物,竟然如此的耳目灵敏,还没近身,就被发现了,也是暗自吃了一惊。它们停下了步伐,四目眈眈,似乎是在准备谋而后动。

  中年男子本来不想生事,看了刚才的一幕幕,有了心事,心里急于离开。但此时被两头雪豹看上了,心中早就不耐,也就没有选择躲避,而且他不认为在山中,面对豹子的捕食,一味的逃跑,能轻松地离开。

  他跳下松树,稳稳地落到了地面,动作轻灵,就像落下的一根松针。然后慢慢地抽出背后的弯刀。

  刀很平凡,不过只用了一两银子,在城里的铁匠铺买来的铁器而已,但是一握在手里,那把磨得并不雪亮的凡刀,竟发出了阵阵的红光。

  见到“猎物”还企图“垂死挣扎”,两头雪豹睁大了仿佛透明一般的眼睛,露出锋利的白色獠牙,同时“嗷呼……”一声,就如脱弦之箭,张牙舞爪冲了上去。

  豹子素以灵活敏捷著称,尤其是这种高山雪豹,短时间迸发的爆发力,更是惊人,只不过眨眼间,就已经跨越了双方之间十数米的距离,扑到了中年男子眼前。

  中年男子神色如常,一如安静的湖面,毫无波澜。

  在雪豹扑出的瞬间,他也同时挥刀而出,刀尖轻震,在空中快速连点了两下,只听“滋、滋……”两声轻响,电光石火之间,甚至让人还没来得及看清刀势的轨迹,人和豹已经错身而过,然后就看到空中,撒下了一片淡淡红雾。

  稍刻之后,才听得“嗷、嗷……”两声惨叫响起,却是那两只雪狼的左脚趾爪已经同时被砍掉,正在汩汩地流着鲜血,受伤的部位,竟不差分毫,刀芒之快,甚至超过了雪豹的痛觉。

  都说受伤的野兽,才是最危险的时候。一声痛嚎之后,两只雪豹却是并没有兽性大发,同样因为不知名原因,而有了一丝灵性的它们,知道今天是遇到了硬茬子,再不顾得伤痛,低吼着,落荒逃去。

  中年男子也没有继续追击,如果有杀心,刚才完全可以顺手施为。

  他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准备抹去刀上的血迹,但看了一眼手帕上的一朵桃花图案,又细心地折了起来,放回怀中,然后就着鞋底,擦了擦那刀锋上的污血。

  再仔细看了看,确定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他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弯刀归鞘,微笑着喃喃说了一句,“该回家吃饭了啊,不然枫儿怕是要等急了呢!”

  跟着身形轻晃,人便如流星般飞了出去。

  (PS:谢谢大家的支持,感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