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进城比高贵
冰指2021-04-21 18:002,730

  过得没几天,李石坚便来通知凌慕枫要准备启程了,而正好村子里有人要到城里卖些土特产和皮子,以换回一些布匹衣衫,及其它生活所需,凌慕枫跟着走,恰好能路上有个照料。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相对于凌慕枫有点迫切地想要离开,到外面去看一看的心情,母亲罗颖更多的却是担心与不舍。

  她反复地检查了儿子的行囊,还来回的叮嘱一遍又一遍,路上小心,照顾好自己,别饿着了这样的话音,脸上甚至有了伤感的神色。

  直到村人在屋子外头催了又催,听着都有点不耐烦了,罗颖这才松开儿子的手,还离开平时几乎从不外出的小屋,一直跟着送到了村外,然后站在村口处,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默默站了许久。

  李家寨去郡城的路,四十多里,九曲十八弯,盘旋而上,又蜿蜒而下。一路上,凌慕枫心头上一丝丝的不舍,还有微微的伤感,很快就消弭得无影无踪,他好奇地打量着身边的一切,还不停地问东问西。

  一起同行的村人,以往也带过不少的村中孩童,走过这一段路程,也早已是见怪不怪,还时不时地调侃着他,路上笑语时起,倒也不觉得无趣无聊。

  到了郡上,城里的繁华热闹,一下就吸引住了少年的目光,只是还没等到他来得及细看,村人已经把他带到父亲所在的镖行,直到凌云接到通报,走了出来,这才离开。

  凌云客气地谢过村人,然后回头看着凌慕枫,露出笑容问道:“枫儿,走了那么远的路,饿了吧?带你下馆子去?”

  其实凌慕枫的行囊里,有母亲罗颖早早就做好的糍粑、烙饼,一路上,村人也拿出自身携带的干粮和他分享,此时并没有感到很饿,但是那些农家小食,即使做得再精致,也没有那“传闻中”的馆子里头,各式的美食,更让少年来得向往。

  凌慕枫听言,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嗯,饿了。”

  凌云又岂会不知道自己儿子的心思,他也不去揭破,大手一挥,颇为豪爽地说了一声:“走。”

  天晟国的青河郡,其实只是一个小城镇,并没有什么太雄伟的建筑,但作为附近十里八乡,通往天晟国国都的必经之路,人来人往,食肆却是不少。

  正是当午,郡城里每个饭馆的客人都不少,凌云也没小家子气,选了其中最出名的金芙蓉酒楼。当然,说是最出名的饭馆子,其实也不过只是栋两层小楼,不过这已经足以让凌慕枫,觉得很是开心。

  凌云带着儿子在一楼选了张靠过道的桌子,坐了下来,点了个这里的招牌菜芙蓉鱼,还有两碟小菜,然后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起些家常,等待着菜肴的上桌。

  “哟,这不是凌镖师么?怎么,今天这么阔绰,带儿子下馆子来了?”一个粗犷的声音,突然在两人旁边响起。

  父子两人闻声看去,却是一个中年大汉,四十来岁,身材壮硕,肤色古铜,最惹人注目的是,他的一双手,足足有普通人的两倍大,骨节粗大,青筋暴凸,劲道十足。

  可惜的是此人明明是一副雄赳赳的武人气质,偏偏身上穿着一件富家翁的衣袍,脖子上手上还披金戴玉的,极为不搭,一副暴发户的即视感,扑面而来。

  此人身边还跟随着个俊美少年,身材修长,剑眉下有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脸庞光洁而白皙,隐隐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少年的五官跟那中年大汉隐隐倒有几分相似,不过看他的那身文生衣着,还有形态举止,就要显得文雅秀气了许多。

  “喔,是许镖头呀,是呀,怎么这么巧,你这也是带令公子来的?”凌云没有刻意显得很冷淡,看到对方先出声打了招呼,也客套地回了两句。

  “是啊,我这儿子争气哪,给考上了武神学院,明天就要走了。这不,今天来这里,那什么来着,对,践行。”许镖头肚子里墨水看来着实有限,搜肠刮肚,好不容易才挤出了最后两个字来。

  旁边一些认识他的人,其实大多早已知道这个消息,毕竟人许镖头这些天来,几乎天天都要来这里替他儿子“践行”一次,想不知道都不行。于是众人,本着礼多人不怪的想法,一如既往捧个场,纷纷拱手祝贺一番。

  听了大家的赞誉,许镖头也不管它到底是真心还是敷衍,脸上笑得像一朵盛开的菊花般,说多灿烂就有多灿烂。

  倒是他身旁的少年,似是在这样的客套中,已是极为不耐,冷冷然的说了一句:“你这都是些什么朋友?贩夫走卒。”说完,自顾自地走上二楼去了。

  看到自己儿子这样落了大家面子,许镖头又是尴尬,心里又不免高兴,心想,我家麒麟儿就是不一样,他呵呵一笑,“大家伙的,不说了,吃好喝好。”然后,也赶忙急脚跟了上去。

  金芙蓉作为这小城里最有名的食肆,酒水饭菜自然不便宜,一楼是大众客人席,二楼自然就是所谓的包厢雅座,上面的脍炙厨艺听说也更加的精美,只是当然,更不是普通人吃得起的。所以去得上面的人,经过一楼过道时,一个个的,昂首阔步,一颗脑袋抬得老高。

  看到凌慕枫不经意地看了眼通往二楼的楼梯几眼,凌云以为自己儿子有所想法,脸色变得有点严肃,又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复杂,他轻声问道:“怎么?枫儿想上去?”

  凌慕枫听得父亲的发问,回过神来,“呃,没有呢,父亲,记得李教头说过,人的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我是很赞同的。现在这样子,我就很满足了。”

  凌云听了儿子的回答,心中更是五味杂陈,他沉默片刻,才说道:“枫儿,这世界很大,大到你无法想象,今天坐在这里的大多人都只是坐井观天,所以要多看,但有时候人又不能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刚才那许镖头的儿子,说什么贩夫走卒,但很快,当他走到更远的地方去,他就会知道,越是他这种高傲的性子,一和胜过他的人比较,就越是容易感受到差距,然后心生出满满的失落,继而要么变得疯狂,要么被整个地击垮。”

  凌云的这一段话,说得有些没有由头,但凌慕枫却竟然好像听懂了,他展颜一笑,就像朝阳跳出山头的那一刻,光芒四射,明亮透彻,“我知道的咧,不过父亲,我没想着那么多。饭菜来了,我要开动咯。”

  凌云看着眼前吃得不亦乐乎的儿子,想到他的身份来历,心中又是自傲,又是一阵心酸,再想及刚才那个眼睛长到额头上的少年,暗自冷哼一声,枝末微尘一样的东西,还敢跟枫儿比高贵?才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

  其实倒真是凌云多虑了,虽然闭塞的山村生活,让凌慕枫的见识不免缺乏,但罗颖的言传身教,并没有让凌慕枫真正只是个一无所知的乡下少年。

  或者是天生的骄傲,又或者是罗颖的宽容性子影响,在凌慕枫的心中,从来没有自卑这两个字。

  他不喜欢去和人比较,他更在乎的只是自己今天有没有比昨天更加好一些,比如武技、剑法,是不是比之前娴熟了些?如果有,那他就会觉得开心,觉得非常的不错了。

  “父亲,这鱼还真好吃,等以后回去,我捉它几条,也让母亲做上一做。咦,父亲,你怎么不动筷子?”

  “枫儿喜欢吃呀,那就多吃点,父亲吃过许多许多比这更美味的东西,不馋。”

  “真的?”

  “真的。哦,对了,枫儿,小梦呢?”

  “唔……唔……,不知道呢,不过我能感觉它就在不远的地方,丢不了。”

  看到儿子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凌云这才想起梦蝶一族的天赋神通来,不由哑然一笑,这小梦怕是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和枫儿许了那心印契约,不过这只小蝴蝶也忒自作主张了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