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一句话一条命
冰指2020-04-08 10:593,259

  魁梧汉子缓缓地提起手中弯刀,把刀尖上的一滴血珠轻轻吹落,淡淡地说了句:“脱胎境吗?你说是,就是咯。”

  刚才持剑黑衣人在回答老马夫的问题时,同样也说了这么一句,此时魁梧汉子几乎将原话奉还,代价却是对方的一条命。

  矮瘦黑衣人的怀中,还藏有个压箱的手段,那是他的成名独门暗器“毒刹”——一筒装着弩膛里,淬了剧毒,见血封喉的三百须蚊针。矮瘦黑衣人本还想着咬咬牙再拼拼命,趁对方大意的时候,暗将使出,说不定能一奏奇功。

  但此时听了魁梧汉子的这一句话,原本就因为武功修为还在自己之上的同伴,却接不住对方的两刀,而心胆欲裂的矮瘦黑衣人,顿时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毒刹”诡秘阴狠,近距离兀然施放,曾经袭杀过不少比他高一小阶的强者,几乎屡试不爽。但在面对高了一个大境界的“脱胎”武帝,矮瘦黑衣人清楚,两者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绝对不是一筒小小的毒针能够弥平的。

  矮瘦黑衣人甚至再顾不上去考虑,未尽全力,临阵逃脱,回去之后会受到“狩天”执法者,怎么样的严厉惩罚。

  他脚尖一点,顾不得什么高手风范,爆发出自己所有的力量,在地面上,溅起了一大片泥浆,身体一扭,就如一只黑夜里的鹞鹰,冲天而起,尔后向后急速飞去,瞬间已到百米之外。

  “走?走得了么?”声音未落,刀光一闪,红芒如练,魁梧汉子的身形像整个地在快速的扭曲着,他所站的地方周围泛起了一阵波纹涟漪,然后就听得空中传来“嘭”的一声闷响,一蓬红雨撒落,还有片片的碎布,像许多黑色蝴蝶,在翩翩飞舞,然后被雨水打湿,如泥土尘埃,轻飘飘地,坠在山岗的另一边,融入了大地。

  “碎……碎虚?”老马夫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整个人简直都被惊呆了。,罡气三丈,身法如电,丹罡高阶强者也勉强能做到,但是绝对比不上魁梧汉子这么样的行云流水,轻描淡写。

  而魁梧汉子甚至仿佛并没有移动过,此刻依然站在原地,他从怀里取出两样东西,一块灰布,一块白色手帕,他把灰布拣了出来,然后将那块手帕小心翼翼得折好,又放了回去。

  他一边用灰布擦拭着弯刀,一边喃喃轻声说道:“我说了一刀就是一刀,凭着你怀里的暗器,说不定你能接下,那样,也就放过你了,却偏偏选择了逃走。”

  披着蓑衣,浑身看上去湿漉漉的老马夫,全身抖了抖,一股浑厚的内息罡气,把身上雨滴抖落,他看着从头到尾,衣角都未曾被打湿的魁梧汉子,拱手恭声说道:“步熊国人士司马破,见过前辈。”

  魁梧汉子转过身,把弯刀插回刀鞘中,微微笑了笑,说道:“司马老哥,不必如此,叫我‘澐’吧。”

  “澐?”从未曾听过,老马夫眉头微皱,但马上明白对方是不想透露太多。虽然对方的语气平和,但面对着一个疑似破虚境的大能,老马夫依然有点诚惶诚恐地问道:“那敢问澐兄可是‘守天’所托而来?”

  魁梧汉子摇了摇头,说道:“司马老哥不必打听我的来历,澐某并无恶意。近日相随,看了司马老哥的那套无名拳法,我也是佩服不已。双拳敢战天,听了就让人热血沸腾。”

  老马夫忙抱拳回道:“微末之技,怎入得澐兄法眼,汗颜,实在汗颜。”

  魁梧汉子却突然沉声说道:“拳法招式,确不算得高明,但武者之心,不卑不亢是理,勇猛果敢,同样是理。”

  老马夫听言,似有明悟,稍稍躬了个身,由衷地说了句:“受教了。”

  魁梧汉子看他一点即透,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看你方才气机运转,刚猛沉浑,却后继乏力,显然是血元有亏,罡劲滞塞。刚才又听那持剑黑衣人说起,是因为对战受伤之后,留下的旧疾。不知是否能让澐某替你察看一番?”

  老马夫已猜到眼前的这个神秘男子,应该就是凌慕枫身后的那位大能,现在提出要察看自己的旧伤,这是对方要报以琼瑶,以感谢自己对凌慕枫的授拳之恩。他又凝住心神,细细感受了下周围,以确保刚才那一丝在潜伏的气息,是否还在暗中窥视。

  而看到老马夫如此,那魁梧汉子又笑了笑说道:“那人已经走了,竟然三去其二,所以我就没有出手留下他,也是想让他回去通个信,以使得对方心存忌惮,不然日后,接二连三地再找上来,终究烦不胜烦。”

  老马夫点了点头,“澐兄说得极是。”

  魁梧汉子伸了伸懒腰,“这种天气,找个地方睡上一睡,才是最为美妙的事,站在这树都没几棵的山岗上,望眼放去,湿哒哒的让人周身不自在呀。司马老哥,我们闲话不多说了,请你伸手过来,让我看上一看。”

  老马夫听言也不迟疑,坦然地伸出了自己右手、

  魁梧汉子脚下一动,轻迈一步,竟是缩地成寸,眨眼间,就从岗顶上,来到了老马夫面前,然后五指轻含,搭在了老马夫的手腕处。

  轻轻的一个接触,老马夫只觉得魁梧汉子的指尖,就如那烙铁熔针,似乎随时都能把自己的皮肤烧焦,手腕上刺痛刺痛的。

  要知道老马夫自年少之时,就以秘法药水浸泡熬身,全身上下,尤其是一双手,称之为铁骨铜皮也不过分,能让他感觉到如此疼痛难忍的,早已是少之又少,而对方还只是轻轻的替他把脉,更是实在匪夷所思。

  兀地,老马夫又感到魁梧汉子的五根手指,传出五道尖锐炙烈的气劲,从自己的手少阳三焦经而起,流注胸膛心包经,再到下丹田,然后逆督脉而上,又沿任脉而下,如此运行一个小周天。

  如果说,初始时,那五道气劲好像烧红的铁水,在涓涓而流,待到了后来,则好像地底熔浆,汹涌而过,势不可挡。

  感受到自己体内的血气汩汩如滚粥沸腾不止,全身的经膜也像要烤焦了,然被层层的剥落,后化成污垢,从毛孔挤出体外,老马夫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魁梧汉子的气劲竟如此绵长宏厚,自己命脉全在对方掌握之中,只要对方心稍有歹念,自己简直就如砧上鱼,俎下肉,毫无反抗的可能。

  喜的是,他明白如此一来,自己不但顽疾可去,而且关厥狭窄闭塞的地方,也会被贯通扩大,随着年龄的增长,自身干枯的血元,就等同鹊桥再搭,浴火重生。

  气劲运行三个小周天,魁梧汉子才吁了一口气,缓缓把手收了回去。又看得老马夫一时还不能完全的适应,而且刚才为他通行脉络,也同时消耗着他的精元气血,此时老马夫整个人精神委顿,嘴唇泛白干裂,皮肤干涩晦沉,肌肉干枯瘪陷。

  魁梧汉子思考片刻,说道:“我方才所为,虽然为你祛除内患,但毕竟过于猛烈,一来你不走那养生润气的路子,二来时常奔波劳碌,甚少静养,怕是对你以后的寿命有妨,好人做到底,澐某再送你一缕精元,给你浸润经脉。”

  说完,他四指微曲,拇指内屈,就见得一股淡青色的罡气,在他掌中慢慢形成光团,晶莹氤氲,清清冷冷,曜灵缱绻。

  光团中,有烟雾袅绕,烟雾中,似有一座擎天的山峰,隐隐还有琼楼玉宇,亭台殿阁虚影,蔚为大观,玄奥难言。但老马夫搜刮脑中所有的记忆,都不曾看过此等景象。

  魁梧汉子掌中虚含淡青色光团,向前一推,按在了老马夫的胸口之上,口轻喝一声“敕”,那光团就如杯水落沙地,一下就融入了老马夫的体内,消失不见。

  一股蓬勃的生气,浩大而柔和,如潮水般包围着老马夫的全身,从头顶的百会到脚底涌泉,通体洗刷了一遍。然后又听得“啪”的一声轻响,老马夫的皮肤之上,有一片光华碎开,化成点点碎光,散落在他的脚下。

  老马夫就像一条被阳光暴晒后的鱼儿,突然被放入一潭清泉之中,整个地都活了过来。他额头上的皱纹在快速地变少,身上的刀创剑伤也在慢慢变淡,霎时像是年轻了十几岁,花白的须发更是须臾间,已然恢复尽黑。

  “这,这……”,感受着自己肌肉下面一股股欢欣跃动的充盈力量,老马夫简直以为自己在做着一场梦,片刻之后,才苦笑着说道:“澐兄,你这份再造之恩,实在是太大了些,让司马破如何相报?”

  魁梧汉子却仿佛只是随手而为,并不以为意,他指了指下面的马车,说道:“把里面的人平安送到武神学院,咱们,就算两两抵清。”

  老马夫也知,到了对方这等境界的强者,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能求于自己的,是少之又少,他也没再作啰嗦姿态,抱拳躬身说道:“职责所在,定然义不容辞。”

  “那好,司马老哥,澐某练的是那真火之法,最是不喜欢这缠绵的风风雨雨,就先告辞了。”说完,也不见他如何作势,眨眼间,已到远处山头,稍刻,就消失在蒙蒙雨雾当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