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塑像珑雀,圣启之音
冰指2020-07-01 15:372,857

  看着凌慕枫走向左边的那道“小门”,然后不见了身影,老马夫知道自己这一趟的使命已经告一段落,想起一路来的各种际遇,不免稍稍感叹了下,刚想转身离去。

  突然,他感到身体所靠着的石拱门,剧烈地震动起来,并且通体光芒乍现。顶上的那块石匾更是异象频起,先是一道五彩之光喷薄而出,又见云蒸霞蔚,光风霁月中,“圣启学堂”四个大字之中的“启”字,浮凸其上,璀璨闪耀。

  跟着听得武神学院的半山之上,有“当、当、当……”三声钟响传来,钟声清越绵长,引得所有人都驻足而听,恍恍间,心中只觉一片清明。

  钟声甫落,那紫铜塑像继而嗡嗡轻振,然后是一把清冷冷的女声响起,“圣音启示。”

  简简单单四个字,却尤胜那黄钟大吕,惶惶然,磅礴浩荡,就如这天地中的一道人间至理。听闻之让人心安神泰,窍脉舒畅,有种恍然大悟之觉,欲想个透彻,又喃喃张口而止,说不出个什么具体来。

  小集市里的一些老人,已经围在了一块,纷纷议论开来,“这几年来,武神学院到底是怎么个回事呀?异象一年比一年盛大。”

  “可不是,三年前是石门吐霞,前年是霞光钟鸣,今天倒好,连圣启之音都出来了。”

  “这等盛况,好像也就现在的院长当年那一届才出现过吧?”其中一个白须鹤发的拄拐老人低头想了想,出声问道。

  一些年轻人也围了上来,其中一个奇怪地问:“柳老爷子,到底什么叫圣启之音啊?我们怎地没听说过。”

  “你们这些后生关起店门之后,整天就知道斗酒遛狗,能知道什么?”

  被拄拐老人斥责的汉子,悻悻地挠挠头,也不敢反驳,引得旁边的其他人哈哈大笑不止。

  雅风国国力强盛,地处盛元大陆中央,与南方的步熊和敖危两国之间,有着许多小国作为缓冲,百多年来虽有彼此攻伐,却只算得是“小打小闹”。

  至于东北方向最为强大的雄武国,则因为有横断山的阻隔,加上有雅风军神之称的沐端数十年来,亲自坐镇作为东北边屏障的雄关——夫差城,雅风国近百年来可谓是蓬勃鼎盛,尤其是京都附近的州郡,人们更是和乐升平,安逸自在。

  “都快六十年了,那时候老头子我还只是个膝盖高的娃娃,这么久了,差不多也就要忘了。这圣启之音哪,听说是当年沐武神留下的武道感悟,对修武者有着指引参鉴的裨益,对普通人也有莫大的好处。”

  年轻汉子“哦”了一声,又忍不住问:“那沐武神不是男的么?为什么刚才却是把女声?”

  拄拐老者赶忙瞪他了一眼,竖起个手指,“嘘,作死呀,别大声嚷嚷,这是武神学院的一个隐秘,放在当年,也几乎从不和人提及。”

  说完,扭头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紫铜雕像上的女子啊,听说名叫‘珑雀’,不是我们人族的,而是来自北面的无尽莽荒,这也是为什么武神学院里还愿意招收“他族”异能原因。明白没有?是‘他’而非‘它’,一字之差,意义可大不同咧,这还是是沐武神当年亲自定下来的规矩。”

  “知道了,知道了,官家不还年年发文告诫,‘灵人’与咱们同为一家,一视同仁,都记着呢!”一众年轻人附和着回答。

  “知道就行,又有客人上门了,还不赶快回去招待?散咯,都散咯……”,拄拐老者挥挥手,“驱赶”着大伙。

  众人一哄而散。

  --------------------------------------

  踏入“小门”,又穿过一截甬道,然后来到一间密室,密室的四壁之上偶尔会闪过条条白色光纹,纵横交错,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在凌慕枫的前面,站着个中年大汉,浓眉大眼,脸有些圆,身材微胖,身上一套玄色武者服,倒也干净整洁,就是满脸的胡渣邋遢,有碍观瞻。

  凌慕枫从老马夫口中,早已得知,这是武神学院入学时的一项必有环节。那四年一届的各地学子何等之多,自然不可能都分到一个班里头去,故就算是普通的呈荐学子,也是要经过这最后的一关核评,分出个三九六等的。

  藤千很是郁闷,非常的郁闷,因为被众多学子投诉自己的不作为,加上在功勋考核上排名倒数,刚从精英导师被降为普通导师,这也就罢了,谁叫自己太懒呢?但没料到,却还被派来当这新生的入学察考,说得好听是‘察考’,不好听就是‘人肉沙包’。

  在这密室里,核评导师只能把己身的修为,压制到和被考核的学子差不多的境界,以此,主要是为了测试新学子们的机变、潜质。

  但是经常却会有一些平日隐藏实力的新学子,突然爆发,反过来将核评导师打败,然后被别的,在一旁看热闹的导师们引为谈资,那真是大丢脸面。

  所以说这入学察考,尤其是在精英新学子那边,绝对不是什么好差事,可以说是武神学院,对一些“吊尾”导师进行的鞭挞和警戒,或者根本就是一种变相惩罚。

  藤千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普通,一身土衣布裤的少年,从密室之灵那里传来的感应,得知了他的资料:凌慕枫,十七岁,天晟国清河郡李家寨人士,灵力所属:未知,武境修为:未知,武技:未知。

  看了这么一份履历资料,藤千顿时有种想骂娘的冲动,有股想跑到负责整理各种情报的机密处,狠狠揍一顿那些吃饱了不干点正事的娘儿们。刚才就是因为信了她们的资料,藤千差点阴沟翻船,被一个明明显示是锤骨高阶的黑瘦少年,暴打一顿,直到向密室之灵要求把武境修为提升了到易筋中阶,才将之制服,但着实是冒了一身冷汗。

  要知以往,他可也没少取笑过别人。

  “凌慕枫是吧?来,用上你的全力,打我一拳。”藤千向凌慕枫勾勾手,咧开大嘴吩咐着。

  “全力?老师您是说真的吗?”

  经过和密室之灵的讨价还价,已经把武境修为提到易筋初阶的藤千,觉得自己已足够小心,并打算跟着下来,好好虐一虐最后这些进来的“娃儿”们,听到凌慕枫竟然还有所疑问,他觉得自己拳头在发痒,有点按捺不住地催促着说道:“什么真不真的?这大半天的,酒虫都犯了,我还等着赶紧的整完,回去填填肚子呢。快点,别啰里啰嗦的。”

  “那老师您小心了,破山……”,听得对方这样要求,凌慕枫也没再废话,双脚相错,紧腰沉肩,轻喝一声,一式破山就径直轰了过去,不过暗中还是留了两分劲道,而且也并没用上碎空拳意。

  “哟,还不错嘛,挺像模像样的……”,藤千大掌一挥,如蒲扇一般,有风声呼啸,且带着一排虚影,就迎了上去。

  他身为武神学院的“资深”导师,快有二十个年年头,什么样的天骄学子没见过?自身又作为丹罡强者,一下就看出凌慕枫这一拳已经有易筋中阶的威力。不过他自信凭着深厚的修为底蕴,加上更为全面的武道认知,还有丰富的临战经验,哪怕是低了一小阶,也足以应对,且还不忘在心里吐槽了一下,那份全是“未知”的狗屁资料。

  但还没等他把话没说完,随着“蓬”的一声闷响,他的裂风掌的确是对上了凌慕枫的破山拳,也的确破了对方的一道拳劲。但是对方的拳劲压根没完,就如那大江叠浪,一浪高过一浪,而自己的掌力,旧劲已尽,新力未生,那来得及变招抵挡,“砰”的一下,就被凌慕枫一拳打在了胸口上。

  “考核对象,潜力过高,立即提升察考老师的境界修为,易筋高阶。”脑海中传来密室之灵的感应声音,被击飞的藤千,只觉自己的胸口差点没被人捶塌,他实是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机密室,我干恁娘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