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梁王殒命
龙芯2019-01-02 14:161,677

  翌日一早。

  穿戴整齐的梁王,怀里捧着兽角,精神抖擞的出现在了营帐外。见将士们此刻正在洗漱,他举着兽角向着天空连吹了三声,号角高亢凌厉,划破了早晨的祥和宁静。众将士听到号角鸣了三声,纷纷丢掉手里的洗漱用品,抬头张望。

  梁王面上一扫前几日的阴霾,满是沟壑的脸上挂着久违的笑容,他清了清嗓子,冲着众人道:“今日大家吃好喝好,明日我们便要回京!”

  回京?这是何意?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皇上此刻唱的又是哪出。

  三位渠国将军一听,心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拨开众人走了出来。此刻鸣金收兵,岂不是放弃了如此好的天时地利,等着阎军攻占梁京?年长的将军一脸疑惑道:“皇上,这是何意啊?”

  “哈哈哈,天不亡我,天不亡我啊!”梁王难抑心中的欢喜,朝着众位将军道:“众位随朕进来吧。”

  待众人坐定,梁王将昨夜阎辰到访之事同大伙又说了一遍。因阎辰临走之时令他很是生气,故只同众人说了阎辰退还梁国江山,并未提及他提亲一事。

  在座众人无不目瞪口呆,纷纷道:“不成想这世间竟还有这等事?”

  “千真万确!朕当时也是无法相信。诸位请看——”梁王将桌上的文牒打开,铺展开来,“官印在此,哪还有假?”

  众将军纷纷探头来看,见真是官印,均高兴起来,勾肩搭背的随着梁王一道出了营帐。下面的士兵好酒好菜已经备上,许久不曾这般轻松快活过,大伙席地而坐,大口的吃将起来。

  这一日,望岳山一直洋溢着欢声笑语,直到天黑下来许久,清风之中似乎还飘荡着酒肉的余香。

  到得午夜时分,突然周遭火箭四起,冲杀之声一涌而来,响彻了整座望岳山。营帐被无数飞过来的火箭点燃,燃烧的营帐窜着火红的火苗,照得整个营地火光滔天。

  此时已然酒醒,皇上胡乱披着战甲提着宝剑冲出营帐。这时外面已经乱作一团,四周火势汹汹,流箭纷飞,眼到之处全是横卧的尸体与负伤的士兵。突袭的如此突然,使得军士都措手不及,死伤甚是惨重……不,这绝不是突袭!是有人在谋反!阎辰临走之时已然将各州官印交于他,断不会再派军发动攻击。

  “皇上,快些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侯在一旁的太监此刻被吓得浑身哆嗦。

  “是谁?”梁王瞪着一双泛红的双眼,在一片厮杀声中寻找答案。

  “此事来的蹊跷,奴才也不知——皇上,快些走吧……”

  脑海里,一个人影一闪而过。怎会是他?怎可能是他?他们兄弟二人自小就感情甚好,他登基后,他也一直尽心尽责的驻守北疆。怎可能会是他呢?可朝野上下,除了他此时有多余的兵力谁还有这个能耐?况且渠国援军也是他游说的,除了他,还能有谁?梁王甚是恼怒,拔出宝剑,朝着混乱的局面开口怒吼:“你我二人本是同根兄弟,何苦如此?伙同他国谋朝篡位,日后有何面目去见先皇?”

  突然,迎面笔直射来一箭,“噗呲”一声正中胸口。梁王手捂着中箭之处口吐一口鲜血,倒下之余,混乱之中又来一箭,穿透手掌箭头深深没于胸腔……旁边的太监吓得大叫一声,忙蹲下来扶着倒地的梁王。

  橘红的火光中,远处一匹骏马匆匆朝着望岳山而来,马上驮着的正是玉清天师同琉光公主。只见她全然不顾此时身侧的刀光剑影,一手夺过师傅手中的马鞭,催着马儿朝着那最大也燃的最烈的营帐飞去。到得帐前,看见一位将军一手护着梁王一手挥动着手上的长剑,左右开工的在厮杀护驾。琉光翻身跳下马,奔到父皇身边,一把抱住浑身是血的梁王。

  “父皇……父皇您坚持住……”

  梁王睁开眼,空洞的眼睛盯着琉光,无力的交代道:“琉儿,此后要好生照顾自己……切勿像从前一般不晓事……日后……日后寻一处清净之地,带上你母兄,同阎辰……阎辰……”话没有说完,梁王磕上双眼,一滴泪瞬即滑落了下来。

  “父皇……父皇……女儿,要跟您和母后在一起……您不要丢下我们……不要……求求您……不要丢下我们……我们不能没有您……”周遭的喊杀声她已经听不见了,腥红的鲜血从四周溅到她的脸上、身上……她疯了一般搂着父皇的身子不停地摇晃着,像是要把他摇醒了方肯罢休。

  泪水就像是断了线一般汹涌而泻,撕心裂肺的哭声已近嘶哑,就彷如天地崩塌了,整个人顿觉要这般哭到海枯石烂,誓死才方休……

继续阅读:第三十六章 张罗婚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