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木家风云中
花瓶子2018-12-15 11:352,647

  离开了白子家后我没有立刻回木家,时间尚早,我也想四处走走梳理下思绪。

  回想起刚监听的那人,死了一个还会有第二个,关键还得把幕后那人找出来。木家伙计过百,有内奸就绝不仅仅只是这一个。趁着这个机会,应该也要想个办法把全部都揪出来,斩草还需先除根,不是对木家熟悉的人是安插不了人的,哪怕安插在内也只能呆在外层盘口跑路,进木家门是不可能的。

  看来这黑手,还是身边人……

  现在的情况有点乱,黑手蛰伏这么久,在母亲与父亲回来时才出手,一开始,就是奔着木家当家的位置来的么。可这么巧,还是在老道找十三家合作之后。那么那天袭击我的人,会不会跟他们有关系?说起来,那天昏迷时,我好像看到那个人身上还有梼杌的图案。梼杌,梼杌玉。

  我眯了眯眼,看着前面两旁的小树被封吹得折腰。

  云雨欲来风满楼么。

  又独自走了一会,看了看天色已经很晚了我也就摸着黑回木家,从之前出来的窗户翻了进去,小心走到房门打开了条缝隙,那两个人依旧守在外面一动不动。

  我松了口气,转身脱了衣服就躺在床上,闭上眼满脑子都是梼杌图案,翻来覆去了很久也没办法入睡,索性坐了起来,看着黑漆漆的窗外眼色复杂。

  我从不知道生于十三家的好处在哪,也不知道身处木家优势在哪,想想小时候,父亲对我和无常管教甚严,不管符不符合年龄该掌握的一样都不会放过。直到后来身体出现问题,木家才将我排除在外,着力培养无常的能力,但却也没让我自生自灭就是了。相比起这个盛名还是家族,我还是觉得普通人家才最是幸福,如果可以,我又如何会想要跟死人打交道,跟人心斗智勇?生于这条路,想要脱离,也就只有死亡了。汪家四代洗白,功亏一篑,最终还是被蹊跷灭亡。这也许,也是一个警示也未可知。

  想着时,门外传来争执声,我皱了皱眉头仔细听了下。

  “你们是谁,我要进去找少爷你们也敢阻止?”

  “管家,三爷四爷有令。”

  “我有伙计出门曾看见少爷在外,如今不过确认一下少爷是否在家中。”

  “我们不曾离开这里,少爷自从进去就未曾出来过。管家的伙计想必是看走眼了。”

  “胡说,我的伙计眼神向来狠毒,怎么可能看走眼?”

  “那管家就请他来说话吧。”

  “你们!他有任务被我派出门,现在如何会在这里?”

  “那就等他回来吧管家。还请别让我们为难。”

  我笑了笑,正想着怎样把奸细全部揪出来这就送了一个上门,派出门任务,哼。早就身首异处了吧。

  我把就寝的衣服拉松了些,又将头发拨乱,随手拿了件外套从床上爬了起来,“门外谁在吵闹?大半夜不睡觉这是找我赏月么?”

  说完我把门拉了开来。

  “少爷。”那两人见吵醒了我,立刻跪了下去,管家看见我,脸色变了几变。

  “管家,听说你很急着见我,怎么,现在见到了又没话说了?”

  “这,少爷,这,我,我也是心急,不想打扰了您休息。你看,这大半夜的传消息回来您在外面,这,我,我也实在是担心,少爷身子骨不行……”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说,“既然如此,我也想见见这个眼神狠毒的小伙,回来后嘱咐他记得来趟我这。可以?”

  “可,可以,当然可以了。我等下就去安排。”

  管家毕恭毕敬的对我弯了弯腰,我挥手让他退下。

  “少爷,现在尚早,还可以再多休息会。”

  我看了看地上依旧跪着的两人,靠在门边,“不急,被打扰了也难再睡,我现在倒想和你们聊聊。”

  那两人对望一眼,说道“少爷说笑了,我们何德何能与少爷聊天,打扰了少爷的休息,三爷四爷也难放过我们。”

  “我见过三叔他们的伙计,但你们却有些眼熟,又有些眼生。感觉见过你们,但我印象里没有。你们是什么时候跟着三叔他们的?”

  一人笑出了声,“我们确实和少爷您见过,不过那是您很小的时候了,不记得,也不奇怪。我们是孤儿,被木家管事收养做下人,后来在少爷五岁时才被三爷四爷各自带进了盘口。”

  “带进盘口?”我挑了挑眉,“五岁我确实还未怎么记事,不过七八岁开始我一直有在各个盘口中走动,怎么没见过你们。”

  “少爷,我们在您六岁时就被派遣出去潜伏在其他家的地盘里。也就我们离开那天在木家大门曾与少爷有过一面之缘。”

  “为什么要潜伏在其他家?”我不解。

  “十三家里想要取木家而自居的人不在少处,为了木家的安全,这是必要的行为。若没有反叛之心,我们也会忠心与那一家。”

  “有呢?如果有,你们回来通报?”

  “有则除之。”那人顿了顿,又说道,“这是我们离开木家时当家就下的死命令。反叛者,一家皆不可留。”

  我霎时间变了脸色,一家皆不可留。这是什么概念?十三家中每家有上百人口,一个,都不留么?我以为,木家是里三家最为仁慈的存在。如今看来,竟是我错了。

  那两人见我脸色不对劲,开口安慰道,“少爷不需想这么多,少爷不曾管理木家,专心修养,三爷他们也不希望少爷忧心。有些事,交给我们来就好。”

  “以前,十三家繁盛时,里三家中,木家最为慈善,最受人尊敬。如今汪家被灭,唐家衰败,木家竟是换了副面貌么?”

  “少爷,你怎么可以这么想?!里三家位置何其荣耀,觊觎者何止一二?如您所说,汪家被灭,唐家衰败,独剩木家无人帮扶。所以更应该保护自身。木家并非残忍对待外十家,虽然插放内奸,但相安无事时依旧是以命相护他们。有何区别?关于一家全灭,不留活口。少爷,斩草需先除根啊。”

  “斩草,除根?呵。”我有恍惚的转身,“是了。你们,倒真是忠心。”

  话落,我关上了房门。没有走到床上,只是靠着门滑落在地。

  我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木家。生于木家,这些事情父亲母亲却完美的瞒住了我。我所知道的,都是我所以为的。我以为木家慈善,我以为十三家无辜。所以我一直以木家为豪,所以插手这件事将十三家用尽我所能拉出这个泥潭。到头来,原是我没有看清……白子以前说的没错,十三家里,远远还有我所不知道的阴谋在里面。我现在所接触到的,不过是刚开始而已。

  我胡乱抹了把脸,站起来走到窗户前面看着月亮静静出神。不管怎样,已经踏进去,就不可能半途放弃了。与其在这颓废想多,不如思考之后怎么走。

  我揉了揉眼睛,既然现在想清楚了,还是回去睡觉的好。在我打了个哈欠准备转身时眼角突然瞟到一个快速闪过的人影,快到让我怀疑是否看错了。

  我望着他消失的方向,想了想,还是从窗户翻出去跟上去。

  追着快速闪走的人影,我一直跑到了一个荒园里,里面只有一口井,看上去荒废了许久。我有些疑惑,木家居然会有这样的地方,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感觉已经存在很久似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墓底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