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九章 皇上的鞋底板
凉夜白2018-12-17 17:362,178

  苏幼仪回想一番,自己方才的举动好像是有点不敬。

  那盘剁椒鱼实在太辣了,桌上的菜都是清淡口味,这突如其来的辣就像华美殿堂里闯来的破马张飞一样。

  她的规矩和礼仪也被闯乱了,只得描补,“皇上恕罪,宫中的宫人各有份属,奴婢是伺候大皇子的,没学过御前伺候的规矩。”

  皇上眉梢一挑,她哪来这么多理由?

  不过说的有些道理,叫人挑不出毛病,他嘴角微微翘起,形成一个极其浅淡的笑容,“既说没学过,今日就好好学吧。”

  苏幼仪怎么听这话都觉得别扭,他说的就像……就像自己很想学似的!

  她委实不想学,池公公已经走上来,在她身后轻声道:“还不快给皇上布菜,皇上看哪道菜,你就夹哪道菜。”

  她喏喏地应了,心想桌上不过七八道菜,应该不难吧?

  这样想着,她聚精会神地盯着皇上的脸,注意他目光的转移,忽然发觉皇上长得还挺好看。

  修长的剑眉浓黑,威严不可侵犯,目光沉稳大气,鼻梁直i挺i挺的,就是嘴唇薄了些。

  皇上眼珠子忽然一动,看的不是桌上的菜,而是她。

  “你在看什么?”

  苏幼仪有种被抓包的心虚,“奴婢在看皇上看哪一道菜,好给皇上布菜。”

  布菜看自己眼色便是了,她方才显然在打量自己面容,哪里是在看自己眼色?

  皇上懒得拆穿她,目光落在她方才少夹了鸡皮的那道酸笋鸡皮上,苏幼仪立刻把筷子伸过去,下意识夹了许多鸡皮,里头只有一丝酸笋。

  夹完忽然想,皇上爱吃酸笋还是鸡皮?

  算了,夹过去就知道了。

  她小心翼翼把菜夹到皇上跟前的碟子里,盯着看他爱吃鸡皮还是爱吃酸笋。

  皇上却像看不到菜里混着两样食材似的,一视同仁一起夹到嘴边,慢条斯理地吃完,根本看不出他爱吃哪一样食材,不爱吃哪一样食材。

  苏幼仪脑中忽然浮现出六个字——喜怒不形于色。

  那些她只在书上读过的帝王之术,慢慢浮现在她脑中,和眼前这位年轻的君主重叠在一起。

  当今皇上……也算是一位明君吧?

  苏幼仪想起民间和宫里对于他的传言,兴修水利,不分贵贱重用贤臣,甚至亲自劝课农耕……

  皇上吃完眼前的菜,又看向桌上,目光最后落在那道剁椒鱼上。

  苏幼仪多看了一会儿,确认他要吃的的确是那道剁椒鱼,便挑鱼腹位置夹了一块肉多无刺的,小心翼翼把上头的花椒等物剔开。

  她要是不剔,皇上大约又会“一视同仁”地吃下去。

  皇上眉梢一动,不置可否,如苏幼仪所料的那样把碟子里的鱼肉都吃了下去。

  他不怕辣。

  苏幼仪这么想着,一顿晚膳伺候得还算周全,一直到皇上吃饱了,高奇寿才送她出去。

  “怎么好劳大总管相送?”

  高奇寿笑眯眯的,越看苏幼仪越满意,“天都黑了,大皇子用晚膳的时辰早就过了,苏姑姑回去会不会被训斥?不如我让小义子送姑姑回去,也好和大皇子解释是皇上留了你。”

  苏幼仪笑道:“不必了,大皇子是最通情达理的孩子,我同他解释清楚他一定会理解的。”

  说着看了看天色,“再迟一会儿天就黑了,二位不必送,我先告辞了。”

  说着朝高奇寿师徒二人福了福,赶出乾清宫去。

  小义子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啧啧称奇,“师父,怪不得您说这位苏姑姑有神通呢,我从来没在宫里见过她这样的女子!”

  高奇寿轻哼一声,“你才入宫多少年,好意思说嘴?”

  他在宫里伺候十余年了都没见过苏幼仪这样的女子,先是拒封,后是一次次冲撞皇上,没想到皇上不罚反赏,对她宽容得不得了。

  他下意识教导小义子,“这位苏姑姑美是美,你以为皇上只是看重她美吗?你不想想,宫里识文断字的宫女也不少,怎么偏她能带小主子读书?”

  小义子想了想,“皇上是因着大皇子的事才注意到苏姑姑的,可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的可多了去了。”

  高奇寿扬起下巴,“你瞧见方才苏姑姑怎么布菜没有?那道剁椒鱼把她辣着了,她给皇上夹菜的时候,便特意把上头的花椒清走。”

  小义子不解道:“咱们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高奇寿恨铁不成钢地白他一眼,“那能一样吗?有些事懂规矩的人做出来,那就是中规中矩而已。苏姑姑不懂伺候皇上的规矩还能这样做,那是一片诚心,懂了吗?”

  小义子就懂了一个道理——有时候不懂规矩比懂规矩更占便宜,他忽然有点后悔自己学那么多规矩干嘛?

  不对,还是要学的,不懂规矩还能讨人喜欢,那得是苏姑姑这种一身福气的人,他小义子要是不懂规矩,只怕早八百年就被拉出去砍了!

  高奇寿慢悠悠往回走,“日后见到这位苏姑姑,或者有关于她的事,都要上点心,做好了少不了你的功劳。”

  “是,师父,我记下了!”

  苏幼仪出了乾清宫,只见淑芽在半道上等着她,“姑姑,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大皇子等着急了,生怕你出事。”

  苏幼仪挽着她往回走,“我是去谢恩的,又不是去打擂台的,能出什么事?”

  淑芽噗嗤一声,“姑姑去找皇上谢恩,真稀奇!您不是最不肯亲近皇上,怕皇上再封这个赏那个的吗?”

  苏幼仪低声道:“此一时彼一时,只要皇上不消了这个心,皇后娘娘和贤妃就不会停止对我的关注。娘娘、皇子们之间斗法,都拿我做筏子,我岂能任人宰割?皇上这个佛脚不能抱,却也不能离得太远,关键时刻还靠他救命呢!”

  淑芽恍然大悟,“所以姑姑不抱皇上的佛脚,而是抱着大总管这个鞋底板?!”

  苏幼仪差点笑出声。

  “鞋底板?可不是嘛,大总管就是皇上的鞋底板,皇上的脚想往哪里去,他就往哪里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娘娘有点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娘娘有点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