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冤家路窄
呆小萌2019-01-02 16:003,338

  “瞧什么呀?”不远处的酒楼上,冯七丢了颗花生米到嘴里,凑到窗边张望了一下,不解的看着楚行舟。

  “冤家路窄。”楚行舟幽幽的说道,举起酒杯,煞有介事的冲楼下抬了抬下巴。

  冯七疑惑的“嗯”了声,又打量了楼下一番,“几个街上的混混碰瓷个小姑娘而已,常有的事儿……”

  不对,小姑娘!冯七突然瞪大了眼,指了指楼下,一脸的不敢置信,“就是她?”

  “哼,这么爱惹事,看她如何脱身。”楚行舟扯了扯嘴角,颇有些幸灾乐祸。

  “我说你这就不对了,怎么说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就这么放着不管……”冯七一边说着一边干脆趴到了窗台上,“哟,要动手啦!”

  闻声,楚行舟微微侧头朝楼下看去。

  楼下,混混们一听赵璃说没钱,都有些气急败坏,廖奎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见赵璃还是没什么动静,也有些气恼,正要叫人动手,就见那小丫头朝躺在地上的人走去。

  她伏着身子,围着地上的人走了一圈,顿时朝廖奎笑了起来。

  那笑比太阳还灿烂,让人以为她看了什么好玩的稀奇事一样,廖奎正疑惑,就见她说道,“这位廖爷,您的朋友要是受伤我理当赔偿,即便没钱也要去想法子的,可他若是好好的,还要我赔吗?”

  周围看热闹的不少,廖奎也不能坠了面子,就咬牙道,“若是好好的,自然不要你赔。”

  “那太好了,”赵璃笑着拍了拍手掌,开心的说道,“我通些医理,刚刚瞧了,您这朋友,只是突然撞了下,晃了神,只需喊喊名儿就能活蹦乱跳了,这样算不算好好的呢?。”

  “活蹦乱跳……”廖奎好笑的念着这几个字,他可不信,没有他的命令,猴子敢起身,于是道,“行啊,我廖奎也大度,他要能活蹦乱跳,今儿这事就算了,可要是不能……”

  “要是不能,我就是在这正阳大街讨饭也要赔您的钱,给这位大哥治伤。”

  “好,”廖奎大喝一声,双手抱在胸前,笑道,“你去喊吧,最好多喊几声,免得他晕得厉害没听见。”说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赵璃胸有成竹的站到那人身边,又朝旁边的一个混混问道,“不知道这位大哥高姓大名?”

  那混混不耐烦的应道,“你喊他猴子就行。”

  赵璃点头谢过,围着那人朗声喊道,“猴子大哥,猴子大哥……”

  一连叫了两声都没动静,众人觉得好笑,都等着看这小丫头的笑话,却见她不慌不忙的继续喊着。

  “猴子大哥……猴子大哥……”

  突然,那原本在地上躺着一动不动的猴子,猛的从地上窜了起来,抓耳挠腮的就在那跳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众人面面相觑,一个混混走上前去拍了那猴子一巴掌,怒道,“你个龟孙,起来做啥呢。”

  “痒,浑身痒……廖爷饶命,小的实在是忍不住了……”那叫猴子的人一边跳着一边解释,滑稽的样子惹得围观的路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廖奎眯起眼,再次认真打量起那小姑娘来,穿得倒是普普通通,可这份胆气却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她说猴子能活蹦乱跳,猴子果真就跳了起来,她是什么时候动的手,手上还有别的东西吗?

  他廖奎打从十二岁逃难到这儿,见过的人不少,打过的架也不少,自问还从没看走眼过,没想到今天倒栽到个小丫头手里。

  不过,有些人,是惹不得的,这一点他很早很早就明白了,而面前这个看起来顶多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大概就是那不好惹的一类,他可不想偷鸡不成,还蚀把米。

  想到这,廖奎面上换了笑容,朝赵璃拱了拱手道,“姑娘好手段,先前都是误会,某廖奎,常在这正阳大街行走,姑娘以后有什么事只管招呼一声就是!”

  “原来是廖大哥,幸会幸会!”赵璃见他是个聪明人,也不点破,笑咪咪的同他见礼。

  围观的路人见一场好戏就这么结束了,一边感叹那小姑娘运气好,一边感叹廖奎今天转性了,纷纷散去。

  “老把戏。”楚行舟重重的放下杯子,仿佛感觉两条手臂又开始痒了起来,顿时脸色就不好了。

  冯七“咦”了声,好奇的笑道,“她是何时动的手,怎么下的药,好利索的丫头,难怪能给你下药……”说到这见楚行舟一张脸黑得像包公,立马捂了嘴不再言语,只嘿嘿直笑。

  楚行舟没好气的丢了块银子在桌上,起身就走,冯七朝楼下看了一眼只好跟上。

  原以为这场戏就算结束了,可当楚行舟的马车从赵璃身旁驶过时,就见刚刚还剑拔弩张的两人坐到了茶寮里,聊得还挺投机的样子,半点没有要各回各家的打算。

  楚行舟撇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冯七却是一脸遗憾的放下车帘。

  “真是个有趣的丫头,真想看看她还要干嘛。”他朝楚行舟身边靠了靠,“你说她跟那人聊什么呀?”

  “总不会是什么好事,再说,哪里有趣,惯会给人下药罢了。”楚行舟懒得理他,凉凉的回了一句就闭目养神,心里却是忍不住在想,“怎的还不走,那些混混是好相与的吗?这丫头胆子也忒大了些。”

  那边廖奎也很纳闷,他正要带人走,没成想又被那小姑娘给叫住了,见她欲言又止,只得遣散了其他人,跟着赵璃坐到了路旁的茶寮里,想看看这姑娘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廖大哥,我粗通些医理,刚刚打眼瞧着,大哥胸口似乎有些暗疾呀,平日倒还好,要是刮风下雨的就难过了,想着廖大哥是个爽快人,小妹我也就冒昧说出来了。”

  廖奎一愣,有些拿不准,他早年间靠拳头吃饭,没少打架,伤筋动骨也是常事,只胸口这,确实受过重伤,如今也时常折磨着他。

  本以为赵璃是个药商,手上有些迷药毒药一类的,不想惹她,没想到,还是个懂医的行家,廖奎不由正色了些,“不知姑娘如何称呼?是这京都人士?”

  “小妹赵璃。”

  见她不愿多说,廖奎也不强求,就道,“赵家妹子有所不知,我早年间受过重伤,胸口这确实有些不好,最怕的就是那风雨天咯。”

  “那就是了。”赵璃神色凝重的点点头,“我替您探探脉吧!”

  廖奎见她如此郑重,忙挽起袖子将手递了过去,赵璃搭了三指静默片刻就收回了手,随口问道:“廖大哥可曾医治?”

  “那是自然,当年没钱医治,后来日子好些了就四处寻医,这京里数得上号的名医也都看过不少,”说到这,廖奎有些无奈的叹口气,“可惜到底坐下了病根,一遇到刮风下雨就钻心的疼。”

  赵璃“嗯”了声,点点头,“若我猜的不错,当年断了三根肋骨,虽然接好了,可其中一根伤到了肺腑,调理不及,这才坐下的病根?”

  “妹子真是神了!”见她一语中的,廖奎来了精神,急忙说道,“对对对,确实如此,妹子可有法子救我?”

  赵璃莞尔一笑,“既是病,总有法子医嘛!”

  “当真!妹子有几成把握?”廖奎急急问道。

  “八九成吧!”赵璃也不瞒他,至于为什么不说十成,只是不想把话说太满而已。

  廖奎激动的站了起来,搓着手不知如何是好。

  怨不得他要着急,这病平日里不显,真要发作起来,回回都能要了他的命一般,且那些大夫都说了,越上了年纪,这病会越重,发作也会越勤,他本不报什么希望,没想到她竟然有如此把握,真是天不亡我。

  “好妹子,不瞒你说,我真是给这病折磨得不轻,你若能医好我,诊费你放心,大哥我绝对不会少了你的!”廖奎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就请廖大哥找个清净地方,小妹好替你诊治一番。”

  “还找什么,我家就在这正阳大街后巷,近得很。”

  廖奎一招手,在街上随意拦了辆载客的马车,两人就朝着廖家跑去。

  赵璃初来乍到,将来少不得要人替她跑前跑后,刚好见这廖奎有疾,又是惯常在京里走动的活泛人,所以才动了心思替他治病。

  只是若一次就好,倒显得病不算重,这恩情也就太浅了,所以赵璃只说暗疾太深,需每十日施针一次,连施三次再配以药浴方能痊愈。

  廖奎自她施完针,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对这个半道遇到的小姑娘再无疑虑,她说什么也就信了什么。

  从廖家出来,太阳已经有些西斜,婉拒了廖奎要拦车送她的要求,赵璃按着原主的记忆,急忙赶到了和刘山约定好的地方。

  远远的就看到刘山在马车旁伸着脖子四处张望,想来是等着急了。

  “哎哟,我的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老奴还担心您忘了路,正要去寻您呢!”刘山一脸焦急的说道。

  “对不住,让你就等了这么些时候,我久不来京里,确实迷了路,好容易才问人找了过来。”赵璃歉意的说道。

  “无妨,无妨,回来就好,您上车,咱们赶快一些,天黑前应该能到家。”

  迎着落日的余晖,马车悠悠的朝城外驶去。

  一直远远坠在后面的廖奎,若有所思的盯着那马车看了好一会儿才肯离去。

继续阅读:第12章 定国公的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嫡女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