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赶车的少年
呆小萌2018-12-30 21:252,845

  当然,这一个多月以来阿姐也常常给他施针,给他熬药,他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结实,他好奇的问过,阿姐说是娘亲教的,娘亲是个了不起的人,他也就信了,可他没想到阿姐竟然这么厉害。

  “阿姐……”他有些不安的看着赵璃,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赵璃放下银票,拉着阿璟,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阿璟,不要担心,从今以后,阿姐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人伤害你!”

  “阿姐……”阿璟眼眶湿润,有些哽咽的说道,“阿璟也要保护你的!”

  “是,我的阿璟快快长大,来保护阿姐吧。”

  赵璃对着满桌子的菜肴,张大嘴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哇,这么多好吃的,我要全部吃掉。”

  阿璟被逗得哈哈大笑,姐弟二人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吃得不亦乐乎。

  远在三十里之外的燕王府,气氛就没有那么愉快了。

  冯七送走大夫回到书房,就见楚行舟一脸阴郁的看着窗外。

  “大夫不是说没事嘛,只是一点令皮肤发痒的药物,怎的还这样生气啊,”他吊儿郎当的从桌上拿起一个苹果,笑道,“再说,要不是人家小小姐处理及时,等我们找到,你恐怕就那啥了。”

  楚行舟转头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冯七立马举手投降,“开玩笑,开玩笑,别当真嘛。”

  楚行舟冷哼一声,坐到桌前,“我看你最近是太闲了,不如去管管言室。”

  冯七一听言室二字,立马冷汗直流,说得文邹邹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高雅的去处,其实说白了就是个严刑逼供的暗房,成天跟那些打死不开口的死士打交道,他才不要去。

  “哎呀,你也别生气,虽说受了伤,可到底收获了些有用的东西,不然宁王也不会那么大阵仗搜山。”

  想了想,冯七正色道,“只是你也太冒险了些,这种事下次还是让底下人去做吧!”

  “我就想亲自看看,他到底要搞什么鬼。”楚行舟面色一沉,“我就不信抓不到他的痛脚。”

  “总会有机会的……”

  转眼七天过去,八月天,还干热难耐,也只有早上略微凉爽些。

  赵璃靠在晃动的马车里,看着两旁熟悉的山景,深吸一口气压住了心头的颤抖。

  上一世,也是这条路,她和阿璟欢喜的坐着马车回府,本以为要过上好日子了,没想到却踏入了早就为她准备的万丈深渊。

  “大小姐,现在还早,你靠着休息会儿吧!”坐在外面的刘山回头歉意的说道,“只有早上凉快些,所以……”

  “不打紧,如此正好。”赵璃淡淡一笑,果然歪着头闭上了眼睛,心里盘算着等会儿要买些什么。

  刘山见她不想说话,也就识趣的闭上了嘴,只叮嘱车夫把车赶稳些。

  他家这位大小姐,是越发让人看不透了,小小年纪,却是沉稳得很。

  不过她幼年丧母又被生父不喜,再加上前段时间落水差点死掉,性子变化也是应该的,再不变,姐弟二人可没路走了。

  从庄子到京里坐马车都得走三个时辰,之前赵璃就在想,怎么让刘管事捎她一下,却一直没有机会,刚好遇到虎子的事,顺理成章的就提了这个要求。

  这次进京,她主要是想买些日常的东西,比如笔墨纸砚,阿璟已经五岁,却还没有开蒙,京里指望不上,她准备亲自来教。

  还得买些衣裳料子,阿璟日常就那两身衣服,都洗得发白,穿得还不如庄子里那些长工的孩子。

  还得买些点心,阿璟还没吃过点心呢!

  当然,还得去药铺走一趟,她得买些东西配药,没有药防身她心里总不踏实。一想到那天在山上遇到的事,她就背脊发凉。那是她运气好,人家没有杀人灭口,可好运气始终不如早准备来得稳当。

  顺便她还想看看收不收药材,她想进山采点药来卖,不知是否可行。

  按照前世的轨迹,他们很快就会回府,多准备些银子,总会有用处的。

  突然,马车一阵剧烈的晃动,赵璃的头在车璧上狠狠的撞了一下,发出咚的一声。

  “怎么回事?”赵璃探出头问道。

  “大小姐怕是要下来等一会儿。”刘山已经下了车,站在窗口歉意的回道,“车夫不小心把车赶到了小坑里……”

  这种泥路上多的是下雨后冲出的坑洼,就是赶车的老手也有吃瘪的时候,赵璃点点头,扶着刘山的手臂,利索的跳下马车,站在一旁等候。

  刘山和车夫喊了号子就一齐用力,可惜试了几次都没能把车推出来,就在赵璃准备过去帮忙推车的时候,突然从后面驶来了几辆装饰华美的马车。

  这年月,用得起马车的人家本就不多,再看那拉车的马儿膘肥体壮,必定不凡。

  京里的达官贵人们,大多围着玉芒山建有庄子,这许是哪位贵人的车架吧。

  为了避免冲撞贵人,刘山和车夫退到一旁,想等马车过去后再来推,不料当先一辆装饰最为华丽的马车却停在了他们的马车旁。

  “喂,要帮忙吗?”车辕上,一个身着暗红锦衣的少年指着马鞭扬声问道。

  那少年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生的唇红齿白,眉目如画,高高的斜坐在车辕上,背着光,浑身像镀了金一样,贵气逼人,让人不敢直视。

  这样的尊贵人还亲自赶车,贵人们的想法还真是怪稀奇的,刘山先是一愣,继而满脸欣喜的要上前答话,不料却被从后一辆车上跳下来的几名护卫给拦住,只好尴尬的停下脚步,再一抬头,才发现那少年压根就不是在和他说话。

  “难道是个哑巴?”少年歪着头摸了摸下巴,疑惑的喊道,“喂,说你呢,要不要帮忙?”

  道旁的赵璃从那几辆马车一出现就在打量,可惜马车上没有任何徽记,那少年他也从未见过,实在不好猜测,不过,想来身份不低。

  见刘山吃瘪,又见那少年喊自己,赵璃这才不慌不忙的抬起眼,指了指自己,“我吗?”随即哦了声,点点头,“确实需要。”

  听到这句需要,少年得意一笑,鞭子一挥,朗声吩咐道:“多去几个,赶紧把那破车推出来,本公子还要赶路呢。”

  闻声,后面的车上又下来几个随从,一大堆人,都不消费力,几息就将那马车推了出来。

  刘山赶紧作揖道谢,那些人却看都不看他,向那少年行了礼,转眼又钻进了车里。

  刘山擦了擦额头的虚汗,正不知要不要上前给那少年道谢。就见那少年交叉抱着手臂,仰着头冲赵璃喊道:“帮了你这么大忙,不谢我吗?”

  赵璃站在路旁,隔着马车,远远的很规矩的朝那公子行了个礼,清脆的回道:“多谢公子相助。”

  话一讲完,垂下眼,一骨碌就爬回了自己的车,再不出声。

  那少年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一鞭子抽在马身上,赶着车绝尘而去。

  刘山这才回神,招呼车夫继续赶路。

  走了一会儿刘山还是忍不住问道:“小姐怎么不上前说话,许是个贵人呢!”

  “那又如何?”赵璃反问道,“不过一时兴起,我若凑上去,他反要烦了。”

  刘山被堵得一噎,再一想,也是这个理,贵人做事,咱们这些凡人还是不要懂太多的好。

  “公子怎的要帮他们?”

  少年已经扔了马鞭坐回车里,接过婢女递来的帕子擦了擦手,又接过茶杯押了口茶,笑眯眯的对那美婢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

  “奴婢不知,公子说给我们听听呗!”另一个婢女笑道。

  “母亲不是总和贵妃娘娘说我爱惹事,你们回去就给她说说,公子我今天也路见不平,做了回好事。”

  婢女二人相视一笑,原来是为这个啊,遂放下心来。

  说完那少年已经闭上眼,好似睡着了一般,翘起的嘴角显示了他的心情不错。

继续阅读:第9章 也不是不能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嫡女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